思路客 - 其他小说 - 从猎人世界开始的猎人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四章 你想对村子里的人柱力做什么?(1/5)

第二百七十四章 你想对村子里的人柱力做什么?(1/5)

        与往常一样,今晚的木叶村也依旧十分安静,除了几条主要的商业街之外,其他大部分地区都已经陷入一片黑暗。

        那些普通人根本不知道,村子里最重要的封印之书在不久之前刚刚被一名参加毕业考试失败的学生偷走了。

        此时此刻,村子里所有的忍者都被紧急动员起来,四下里去寻找一个叫做漩涡鸣人的家伙。

        当然,表面上看起来这只是一次绝密物品失窃事件,但实际上却是一场自编、自导、自演的好戏。

        封印之书全程都在暗部的监控下,从未脱离掌控。

        不得不说,三代火影真是抓住了一个非常好的时间点。

        因为在这个时候,首先鸣人未通过毕业成为正式的忍者,所以理论上无需遵守任何忍者条例,其次还有水木这个蠢货背黑锅。

        最后再加上他本人和稀泥,结果八成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这个老头子不知道的是,有人已经看穿了自己的小伎俩,正躲在暗处准备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

        村子外面的树林里,鸣人正抱着几乎有自己一半大的封印之书卷轴坐在地上,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喃喃自语道:“我看看,第一个忍术是……多重影分身之术。什么啊!怎么一上来就是我最不拿手的类型!”

        不过抱怨归抱怨,他还是十分认真地原地开始练习,满脸都是专注的表情。

        没过一会儿功夫,居然已经渐渐掌握了这个足以让大多数忍者力竭而死的禁术。

        漩涡血脉那海量的查克拉,在这个黄头发男孩的身上得到了最简单、最直观的体现。

        要知道多重影分身跟影分身不一样,是不折不扣的禁术。

        不仅要有足够的查克拉瞬间创造出大量分身,同样还要承受住分身消失后反馈回来的疼痛、创伤和疲劳。

        就算是上忍施展一次,恐怕都要躺在创伤休息十天半个月。

        可鸣人呢?

        居然连续施展好几次都像个没事人一样。

        毕竟他现在连下忍都还不是呢!

        由此可见那深不见底的天赋有多么恐怖!

        “果然在这个世界上,血统是比任何东西都要重要的资本。如果没有宇智波、日向、漩涡、千手之类直接从六道仙人延续下来的血脉,再怎么努力都是白扯。最后除了能开启第八门的迈克凯,一个都能打的都没有。”

        躲在阴暗角落里默默观察的艾伦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

        别看火影忍者前期各种热血、各种强调通过自身努力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但一进入中后期,那脸打的叫一个响。

        贯穿忍界数百年的恩怨,实际上就是大筒木辉夜的家务事,一部儿子跟母亲反目成仇,并且延续到子孙后代的狗血故事。

        所有人的命运,实际上都是在两个幕后黑手的操控下的产物。

        其中黑绝是一个,六道仙人大筒木羽衣则是另外一个。

        至于剩下的人,统统都是这两个家伙的棋子。

        就在艾伦暗自感叹这个世界的人类实在有够悲哀的时候?    漩涡鸣人终于完成了多重影分身之术的修炼。

        突然?    一个身影从天而降,咬牙切齿的质问道:“喂!鸣人!你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吗?”

        “嘿嘿嘿嘿嘿!被发现了啊!我明明才学会了一个忍术。”

        漩涡鸣人挠着后脑勺?    脸上露出了尴尬无比的笑容。

        很显然?    这个脑袋里只剩下一根弦的家伙,压根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当他刚刚说出是谁告诉自己封印之书和存放地点的刹那?    十几个苦无瞬间从高出飞下来,其中一支准确的命中了依鲁卡的大腿。

        剧烈的疼痛让这位忍者学校的中忍教师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满脸都是痛苦之色。

        “鸣人!把封印之书叫出来!”水木从黑暗中缓缓走了出来。

        “唉?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鸣人吃惊的张大嘴巴?    完全搞不清楚眼下的状况。

        但依鲁卡却强忍着疼痛大喊道:“鸣人!死也不能交出卷轴!那里边记载了大量足以令人死亡的可怕禁术,水木为了得到它,所以利用了你。”

        但水木的口才也不差,立刻把漩涡鸣人身体里封印着九尾的事情全部抖落出来?    并且告诉他自己被村子所有人憎恨、厌恶的原因?    甚至就连一直对其照顾有加的依鲁卡,实际上父母也死于九尾之乱,并且内心之中对九尾充满仇恨。

        一时之间,漩涡鸣人被这种爆炸式的消息惊呆,傻乎乎的站在原地?    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毕竟他一直以来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忍者,然后通过保护大家来获得村子里所有村民的认可。

        可现在?    突然有一个人告诉他,你存在的本身就是一种原罪?    对于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子来说,简直就像天崩地裂一样可怕。

        借助这个机会?    水木二话不说丢出巨大的手里剑?    想要利用偷袭来杀死眼前这个讨厌的小鬼?    然后把封印之书夺回来。

        可就在手里剑旋转着即将命中鸣人的刹那,躲在暗处的艾伦终于动了。

        在场另外三人只见到寒光一闪!

        那个巨大的手里剑便被包裹着查克拉的利刃从中间一分为二,砰砰两声插在旁边的树干上。

        “中忍水木!你想要对村子里重要的战争兵器人柱力做什么?”

        带着面具的艾伦手持长刀,用冰冷的声音质问道。

        “根……”

        当水木看到那极具识别性的面具后,额头上瞬间布满了汗水,甚至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对于一名间谍来说,团藏领导的根组织是比暗部和审讯部门更可怕的存在。

        相比之下,漩涡鸣人则十分茫然的眨了眨眼睛:“人柱力?战争兵器?这是在说我吗?”

        “当然是在说你了!不然你以为是在说谁。如果不是体内封印着九尾,光凭盗取封印之书一项罪名,换成其他忍者就会立刻以叛村处理,格杀勿论。现在,滚到一边去,别在这里碍事。”

        说罢,艾伦一把从漩涡鸣人手上夺过封印之书,然后将人丢给一旁的依鲁卡,封印之书则直接背在身后。

        等做完这一切,他才冷笑着对水木说道:“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立刻束手就擒,老老实实把所有知道的东西全部交代清楚,另外一个则是由我在这里斩杀你,然后把尸体带回去直接提取记忆。告诉我,你准备选择哪一个?”

        毫无疑问,水木很清楚自己绝对不会是根组织精英的对手,所以二话不说转身就想要逃走。

        但艾伦怎么可能让这个家伙逃走,一个瞬身来到近前,手持长刀从背后穿胸而过,直接将其钉死在树干上。

        瞬间!

        大量鲜血顺着破碎的心脏喷涌而出,那血腥得画面让第一次亲眼见到杀戮的鸣人感受到了发自内心的震撼与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