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其他小说 - 从猎人世界开始的猎人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章 只是碾死几只讨厌的苍蝇而已(2/5)

第三百五十章 只是碾死几只讨厌的苍蝇而已(2/5)

        对于达鲁伊的指责和评价,艾伦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直截了当问自来也:“你是准备进行赔偿呢,还是打算让这些人都死在这里?”

        “一定要做得这么绝吗?”自来也脸色十分难看的反问道。

        作为亲眼见过核弹头爆炸威力的人,他一点也不想在那个封印术开发完成之前,招惹眼前这个可怕的疯子。

        因为那不符合木叶的利益,甚至会把整个村子拖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不过要是那个封印术开发完成,可以将那种恐怖到极点的爆炸在一瞬间封印起来,那这场战争就还有的打。

        事实上,凡是亲眼见过核爆炸威力且脑子清醒的人,都知道如果想要扭转眼下被动的局势,就必须先解除自己头顶上悬着的那把利剑。

        最近一段时间,几乎所有忍村都在秘密开发用来防御核爆炸的忍术和封印术。

        其中以继承了漩涡一族封印术的木叶研发速度最快,已经差不多进入最终阶段了。

        所以越是在这个时候,自来也就越明白自己要忍耐。

        “不是我要做的这么绝,而是你们越界了。作为惩罚,我必须要给你们这些忍者一点教训,省得有人认为我软弱可欺。”

        说罢,艾伦扫了一眼身后那几个蠢蠢欲动的云忍。

        也许是长期受到武斗精神的影响,也有可能是没有切身感受过绝望般的实力差距,所以这些来自群山深处的家伙一直都不太安分,甚至有好几个人多次试图发起偷袭,但最终都被带队的上忍达鲁伊制止了。

        作为云忍中极少数运用脑子躲过运用肌肉的明白人,这家伙非常清楚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恐怖。

        别的不说,光是万花筒写轮眼和木遁就已经够让人头疼了,更何况还有那种一发就能让整个村子从地图上消失的可怕武器。

        “那你想要什么样的赔偿呢?”自来也眯起眼睛试探道。

        “很简单!第一,你们立刻退出田之国,并释放所有的俘虏。第二,赔偿一笔钱来重建音忍村。我并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只要你们做到这两点,那么今天发生的事情我就既往不咎了。但如果再有下一次,那我会将其视作宣战。到时候,我跟你们将会不死不休,岩忍发生的那一幕也会落到你们头上。”艾伦漫不经心的开出了条件。

        毫无疑问,这对于联军来说,就像是一个巴掌狠狠的抽在脸上。

        毕竟他们几分钟之前还是耀武扬威的胜利者,正打算彻底毁掉这个被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地方。

        可谁能想到几分钟之后,局势仅仅因为一个人的突然出现,直接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明明有着数量上的绝对优势,可是却要像个失败者那样支付赔偿。

        终于!

        向来以暴躁和不服管束著称的云忍中有几个家伙按耐不住,纷纷以施展自己最难受的忍术不约而同发起了攻击。

        不过下一秒……

        宁次便消失在原地。

        紧跟着以肉眼无法分辨的速度,将查克拉转化成为某种实体,瞬间对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发出了无差别的覆盖性打击。

        伴随着空气被积压发出的巨大响声,所有动手云忍的身体都在一刹那炸裂开,化作刺眼的漫天血雾,就连最坚硬的骨头都变成了骨粉一样的微小颗粒。

        这一幕不仅让剩下那些云忍看呆了,就来木叶的指挥官自来也也看呆了。

        因为据他所知,日向家的柔拳中绝对没有这种恐怖的招式。

        不需要身体的直接接触!

        仅仅是从穴道中直接喷射出来的查克拉,就已经能够将敌人震成碎渣,如此惊人的破坏力别说是柔拳了,就是钢拳都很难做到。

        杀光所有胆敢动手的蠢货,宁次抖了抖身上根本不存在的尘土,转身回到艾伦的身边。

        毫无疑问,这一招是他在副本里这段时间自己琢磨出来的体术技巧。

        而且随着体内隐藏的血脉渐渐被六道之力唤醒,整个人实力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提高。

        虽然白眼始终还没有进化的迹象,但已经不是这些靠忍术来作战的普通忍者所能企及。

        “该死!你们这是在向云忍宣战吗?”达鲁伊拔出了随身的佩剑,眼睛里闪烁着愤怒的火光。

        “宣战?不!当然不是!宁次只是碾死了几只讨厌的苍蝇而已。如果你非要认为这是宣战的信号,那也无所谓,大不了明天去把云忍村炸掉。反正对于我来说,这从来都不是什么苦难的事情。”艾伦完全没有惯对方毛病的意思,直接冷笑着怼了回去。

        他可不会像三代火影那个老头子一样,惯着这群好战云忍的臭毛病。

        如果雷影和眼前这个家伙不识趣,他一点也不介意让剩下的四大国再变成三大国。

        在这个扭曲病态的世界里待的时间越长,艾伦就越觉得对待野蛮的方式就是变得比对方更野蛮。

        以杀止杀、以暴制暴。

        没有任何忍者和忍村是无辜的!

        他们消失了对于这世界来说只会更好,而不是变得更坏。

        “够了!别再给自己的村子找麻烦。他可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的会付出实际行动。”

        还没等达鲁伊开口,自来也就一把将其拉住。

        尽管木叶和云忍之间的仇恨不小,但眼下已经是唇亡齿寒的关系,他可不想好不容易聚集到一起的盟友,突然一夜之间消失了。

        “可恶!这笔账总有一天我要亲手讨回来!”

        达鲁伊撂下一句狠话后,立刻带着剩下的云忍选择了离开。

        目送这些皮肤黝黑的家伙彻底消失在地下隧道的尽头,香磷这才用一种尖酸刻薄的语气嘲讽道:“这就是号称武斗派掌权的云忍村?也不怎么样嘛!还不是像条老鼠一样灰溜溜的逃了。”

        “不然呢?留下来等死吗?还是说你觉得这些所谓的盟友会为了他们搭上自己的性命?记住,每个忍村都是极度自私的,他们甚至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绑架整个国家。正因为如此,那些底层的民众才会憎恨他们,恨不能将所有的忍者全部杀光。”

        艾伦当着木叶和砂忍揭开了他们血淋淋的伤口。

        当听到这番话之后,在场所有的忍者脸上都纷纷露出难堪和痛苦的表情。

        因为这戳到了每个人的痛处。

        在反抗军出现之前,他们一直都认为自己是国家的守护者,是为了多数人争取利益甘愿冒着巨大风险乃至献出生命的英雄。

        可现在,他们发现自己只是一群大名和贵族豢养的恶犬,被无数民众深深地憎恨与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