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小说 - 全球旧日在线阅读 - 第159章 原来人是无辜的

第159章 原来人是无辜的

        呜呜——

        深黑幽暗的洞穴还在往外吹着鬼风。

        维利的尸体从脚下已经膨胀成了白色的肉团,空洞的眼神中只剩下骇人的血肉。

        其他玩家为了防止这些增生出来的白色肉块继续变异,别一会有整出个人面鼠群出来。

        他们都忍着恶心,将那些属于恶魔诅咒的肉块捣碎,用武器砸烂。

        “现在和这场任务有关的npc全死光了。”

        “......”

        这场任务实在过于诡异,直到现在,玩家们也没有找到谜团的关键。

        要回到上面的路,已经被人面鼠给塞满,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冲破阻碍,来到这个地下世界。

        地下世界的死人太多了,这里的骸骨有的都已经开始风化,变得极容易粉碎。

        来自不同时代、国籍的死者,全部都被堆积在深坑旁边。

        看着那些残留着的衣物和物品,这里的死者至少是包括了罗马人、英格兰人、凯尔特人、盖尔人......

        甚至一些颅骨的形状,那下颌和骨头结构已经不是现代人类的了。

        那是猿人的骨头!

        “奈亚拉托提普。”

        许白重复着这个名字。

        这里的一切,埃里翁德家族的所作所为,世世代代利用人类去饲喂人面鼠,都是关于奈亚拉托提普吗?

        在深坑前的祭坛,上面铭刻着复杂的铭文,就连许白也看的一头雾水。

        这或许是极其极远的古神秘文字,需要精通神秘学、考古学或者某些宗教传承才能看懂。

        “你想到什么了?”赵晴天问道。

        许白半蹲在深渊前,他试凝视黑暗的深渊。

        他感觉到在彼端,有种神秘的力量在和自己对视。

        那力量很明显的在承受范围之内,他可以预感,要是自己此时是α级玩家,肯定会立刻被这深渊吸引的无法抽离视线。

        “这里有祭坛,虽然我无法得知祭坛铭文描写着什么,在歌颂什么。”

        “不过这只能是献祭的祭坛,这里的人类不止是作为粮食,反而是作为了被献祭的材料,这里的死者,全部都是祭品。”

        鱼丸点头道:“没错,我也观察到这些死者哪怕是被人面鼠吃光了血肉,但是这些尸体最后的方向,也都是汇集在了这个深坑这边。”

        许白平静道:“单纯的喂养人面鼠是毫无意义的一件事情。”

        “哪怕喂养再多的人面鼠,埃里翁德家族也无法获得任何好处,即便他们信仰着人面鼠,人面鼠看样子也只是一些低等旧日生物,也只是数量庞大而已。”

        “能支撑他们有这个力量去世世代代的圈养活人,喂养人面鼠,只可能是背后有更强大的力量。”

        他指着深坑继续说道:“我没猜错的话,这背后的力量,很可能正是奈亚拉托提普。”

        “很可能喂养人面鼠,就是一种向奈亚拉托提普献祭的手段。至于埃里翁德家族能获得什么...至少这个修道院藏着这么多人面鼠,他们仍世世代代的没遭受人面鼠的袭击,活得好好的,这就可以说明一切了。”

        “奈...奈亚拉托提普?”

        “这个名字...怎么有些奇怪啊。”

        露可、迷失丛林和无敌真寂寞也来到了深坑的边缘,他们一边细品着这个名字,一边凝视黑暗时,忽然就怔在原地。

        迷失丛林和无敌真寂寞不可置信的望着许白。

        “我刚才看了会那深坑...我掉理智点了!”

        “我也是!”

        露可没说什么,她的脸色比起那两人平稳许多。

        任务难度b级,也只有β玩家在接触更多旧日信息时,才会免受这些忽如其来的掉san。

        赵晴天说道:“埃里翁德一脉既然都是奈亚拉托提普的信徒,可维利他还是死了,也疯了,他甚至没有把我们诱骗到地下世界里,也没有趁着夜晚对我们动手。”

        “回想起刚见到维利,他的确很害怕老鼠,也很害怕梦里的猪倌。”

        “难道我们猜错了?”

        “维利并不是邪教徒?他是无辜的!?”

        许白冷静道:“看样子应该是无辜的,说到底他的身份也只是我们的猜测。其实整个修道院的npc从来就没有加害过我们。”

        “关于埃里翁德家族的传闻,我们也只是从村民那打听的。人面鼠也是我们玩家自己打开暗门碰见的,甚至也是自己追寻npc的踪迹,自己来到地下世界。”

        “从始至终,维利和他的仆人真就是聘请我们来解决墙中之鼠的事情。”

        “......”

        玩家们也觉得有道理,他们对于埃里翁德家族的抗拒,全部都添加在了维利身上。

        现在想起来,维利似乎真的就是悲催回乡养老的倒霉蛋。

        鱼丸皱眉道:“要是我们没打开那暗门的话,或许也不会碰到鼠潮,也不会导致所有npc死亡,我们也不会现在就来到地下世界?”

        “看样子好像是的,我们好像提前把这副本推向了全灭的路线。”迷失丛林说道。

        就是因为玩家的一个开门的举动,直接把全部npc的生命推向终结。

        甚至他们损失了一个队友,而且最重要的npc维利也死了,关于埃里翁德家族噩梦的主线任务,也断了!

        “我敲!我刚才是不是不应该开枪爆他头的?”鱼丸开始后悔了。

        “没事,维利看样子也应该要走远了,不击毙他的话,或许接下来我们就要面对一个精英怪也说不定。”赵晴天说道。

        接着,玩家们都在检查这个地下世界。

        可除了周围的监狱建筑外,就只有中心处最标致的深坑,其他地方就是用来存放祭品的,这里虽然庞大,不过就是简单的储存区域,没有任何出路。

        除非他们直接跳入祭坛前的深坑里,要么他们只能原路返回地下室。

        “没有其他路呢?或者谁有想跳进那个深坑里面的?”许白问道。

        其他玩家闻言,皆看着许白。

        “跳进里面?”

        “你没开玩笑吧?”

        许白一脸认真道:“超级玛丽里面水管都可以通往新地图,或者深坑就是个传送门也说不定。”

        露可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不是刚才推论出这里是献祭给奈亚拉托提普的地方吗?”

        “跳进去,那么等于送上门的祭品?”

        “那没办法了,那就只有回去对付那群人面鼠了。”许白说道。

        露可、迷失丛林和无敌真寂寞皆是身体一颤,回想起那密密麻麻的人面鼠,简直就是折磨啊!

        但相比许白扯淡的提议,要跳进深坑是不可能的。

        因为光是走到深坑边缘,倾听到奈亚拉托提普的名字时,几名α级玩家都发现那深渊有种莫名的邪恶声音,不断的在召唤着自己。

        可怕的,狂傲且疯狂的,在恐怖和绝望中,却让人在心底油然而生出一种...莫名的喜悦。

        正是这般复杂又细思极恐的反馈,让他们打死都不想靠近那深坑一步。

        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回去应对人面鼠。

        可在走之前,已经商量好了要摧毁这个修道院,许白在众目睽睽之下,掏出了一颗手雷。

        这颗雷也是狐狸面具那搜到的。

        拉扣,按动扳机,毫不犹豫的扔进了那深坑当中。

        “奈亚拉托提普是吧,请你吃手雷!”

        所有人眼睁睁的看着手雷坠入无底的黑暗,几秒过去后都没有到底,任何声音都没有。

        “......”

        又过去了几秒。

        连爆炸声也不曾有。

        那手雷直接被黑暗吞没了,早就应该爆炸的手雷,却没有任何动静,火光和声音也逃不过那无法穿透的黑暗中。

        现在他们知道了,这深坑能不能跳了。

        估计跳下去,结局也跟那个手雷一样。

        不知所踪!

        沿着原路返回,玩家们心情复杂。

        在地下室中,那阻挡着人面鼠的铁门扭曲的不像样,断断续续的响起铁皮被刨动的声音,还有人面鼠不断碰撞着铁门的声音。

        咚咚咚——

        咔啦咔啦——

        看那情况,待会冲进来的人面鼠就会跟决堤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果然走的时候全灭路线吗?”

        “刚才就不应该让千年等一回开那扇暗门,你们谁有范围攻击大杀器什么的?”

        “这些老鼠,恐怕会立刻把我们全部吃光。”

        面对不足一百的人面鼠还行,要是面对沾满走廊,像是蝗虫过境一样的人面鼠,他们只能被数量给碾压。

        鱼丸等人也有些犯怵,第六感告诉他们,从npc全灭开始,他们甚至逃不开人面鼠的追击。

        咚咚!

        铁门还在变形,这质量也算不错的了,甚至就在铁皮上被刨开了一个细小的裂口,然后愣是挤出了白色的肉时,他们更是觉得走投无路。

        但之前怂下去的许白却很勇敢的站在玩家前方。

        他的身姿笔挺,如长弓、似利剑。

        带着极具魅力的声线,淡定道:“慌什么?”

        “现在怪聚的差不多了,到我的主场了。”

        他伸出手,口中呢喃着空间紊乱的祷文,像是法师一样的施咒引导着前方。

        旁边的露可却还是觉得不放心。

        “连对付几十个人面鼠都要躲起来,白哥你是认真的吗?”

        “现在居然这么勇了,你怎么敢的啊?”

        迷失丛林和无敌真寂寞也不太信任许白。

        毕竟要一人解决庞大的鼠潮这可太扯淡了,不可能仅凭一人就能做到的。

        “聚怪?”

        “别聚怪了,我们先回去地下吧,这门就快撑不住了,我们回去地下位置还比较开阔一点,能找机会绕开人面鼠,然后跑出去的!”

        也不由得他们不太信任许白此时的操作。

        因为他们也没见过,许白的空间紊乱能够无差别的抹杀拥有实体的生灵。

        不过就在许白刚好念完祷文时,那铁门终于也不堪重负。

        在所有人的面前被庞大的鼠潮推开,然后是癫狂的人面鼠像是潮水一样涌入地下室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