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小说 - 全球旧日在线阅读 - 第161章 副本诅咒:猪倌的噩梦

第161章 副本诅咒:猪倌的噩梦

        清晨的光像是被无形的灰雾给过滤了一番,照在身上没有任何暖意。

        即使村民们昨晚篝火晚会庆祝到深夜,可也不至于天亮了也没有人出现。

        安切斯特村陷入了死寂。

        周围就是田野和森林,可却没有虫鸣鸟叫。

        很快,玩家们就发现了疑点。

        “那些村民...怎么都不见了?”

        “等一下,你们看那些屋子的门...还有外墙也是,全部都有被破坏过的痕迹。”

        “我敲!又是那些啮齿类动物的咬痕,还有刨痕,不会是人面鼠在昨晚入侵了村子?”

        “不会吧?”

        “我们昨晚也有在窗口观察,没有发现到有人面鼠的出现啊!”

        玩家们在议论,但是周围的房屋全部都有啮齿类动物留下的齿痕,除了他们居住的招待所外,没有一栋房屋是完整的。

        在那些房屋外,躺着大量的木屑和墙灰茅草,一些种植的花草也被无情的践踏摧毁。

        许白看着赵晴天说道:“看来你昨天的预感,要实现了。”

        “应该发生了不好的事情。”

        整个村子安静的吓人,这里的成年的村民怎么说也有50人左右,这还没算上小孩。

        “......”

        谁都没提,可是大家都似乎预想到了最糟糕的下场。

        全村遇难?

        还是失踪?

        但是那遍布全村的齿痕与刨痕更预示着,这是关乎人面鼠的事情。

        玩家们来到了最靠近的房屋,门框都已经被咬烂了,被咬破了好几个大洞。

        光靠近大门,他们都闻到了刺鼻的血腥味。

        “应该是没有活口了。”赵晴天平静道。

        门是锁死的,可是这难不倒玩家。

        砰!

        大叔一拳砸烂了上锁的位置,否则砸其他地方只会半只手卡在门里,会有些尴尬。

        等他们推开门后,映入眼帘的是躺在床上血肉模糊的夫妻两人。

        床榻和棉被已经吸干了他们的血,可尸体全部都是被啮齿类动物啃噬过的痕迹。

        浑身上下还有没啃干净的血肉连着白骨,血淋淋的液体还未完全干涸,死亡时间还是挺新鲜的。

        他们连眼球都没有了,双眼空洞的望着天花板,鼻梁也是被挖空,张着嘴巴,满脸的恐惧。

        “哦豁,估计全村的人差不多都是这样了。”

        许白看见这凄惨的死状,竟也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

        “越来越糟糕了。”

        “人面鼠这是把全村的人都给宰了,可这村子待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出事,现在却出事了。”

        “或许这是我们毁掉了修道院的缘故吗?”

        露可还是难以细看具有冲击性的画面,她转过头说道:“就算这的确是人面鼠做的,但是他们死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声音?”

        “招待所就在旁边,距离这么近也不隔音,他们被人面鼠啃咬的时候肯定很痛苦的吧,但为什么连叫喊声都没有?”

        村民们死的不明不白,甚至是在玩家的眼皮子底下死的。

        抱着一丝期待,他们又接连搜寻了好几间房屋,但结局都一样。

        无人生还。

        所有人都死了。

        死相各有不同,可都是被啮齿类动物啃咬过的!

        大叔吞咽了口唾沫道:“人面鼠竟然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侵袭了整个村子?”

        “我昨晚睡得很舒服,外面也感觉不到有什么奇怪的噪音。”就连昨晚睡得很香的许白都没有察觉到。

        玩家们在广场叫喊,试图吸引幸存者的注意力。

        不过回应他们的,只冬季的冷空气。

        “......”

        在此时,所有人都已经可以确定,现在这个郊区的位置,只剩下他们了。

        全部NPC不留活口。

        这对于许白其实也挺犯难的。

        因为就连野生的祭品也不足够了,他想要召唤出某些东西来崩副本,就连原材料也不够。

        队友吗?

        估计就算全献祭出去了,也不够那些至高旧日们塞牙缝的。

        但其他玩家正为了找不到主线任务的突破点而烦恼,许白忽然说道:“你们有没有发现,自己的状态栏上有个诅咒。”

        “昨天还没有,好像是今天才出现的。”

        其他玩家闻言,连忙打开自己的面板,在状态上的确有一个诅咒!

        【副本诅咒:猪倌的噩梦】

        【持续时间:未知】

        【你被梦中的猪倌盯上了!他会一步步的侵占你的理智!你是被诅咒的人!埃里翁德家族无法逃离!你们也无法逃离!】

        “啊!”

        无敌真寂寞和露可也吓得叫了出来。

        其他玩家脸色不妙,可是见到他们两人的反应,于是问道:“你们昨晚做了噩梦,难道是梦到了猪倌?”

        露可犹豫的点头。

        “的确梦到了一个丑陋的猪倌......”

        “我以为那只是被维利的描述潜移默化影响的!”

        现在看来,猪倌的噩梦并不是巧合,从维利身上的猪倌噩梦,开始蔓延到了玩家身上。

        他们被‘猪倌’盯上了!

        一想到维利最后变成那人不人鬼不鬼的疯样,露可和无敌真寂寞就有些崩溃。

        鱼丸思索道:“我们应该都是同时获得这个状态的。”

        “而且人面鼠杀光了村民,也没有攻击过我们,是我们拥有这个状态的原因吗?所以身上带有猪倌噩梦的气息,人面鼠把我们当成了自己人。”

        “这只是其中一个猜测。”赵晴天说道。

        “可是虚白和赵晴天昨晚也睡觉了,按状态描述,你们也应该梦到猪倌才对。可为什么你俩没事?”鱼丸疑惑道。

        许白淡淡道:“人和人的体质不能一概而论,我曾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就尝试过使用滑铲攻击旧日生物。”

        “或许是猪倌也害怕被我滑铲,所以不敢来见我。”

        “......”

        这话从许白口中说出来,就像是风凉话一样。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许白身上的状态已经像是‘叠buff’一样离谱。

        被罗兰特和克苏鲁诅咒,还有几名大佬的注视,区区一个猪倌噩梦就敢造次?

        想要诅咒许白,得先排队好吧。

        怎么说也得排在罗兰特、克苏鲁和米·戈后面,诅咒也要分个先来后到。

        这队可不好插啊!

        不是说你是副本诅咒,就可以不管其他大佬的诅咒而蹭蹭就进去的。

        至于赵晴天,则很可能是她身上的黄衣力量,抵消了猪倌诅咒带来的噩梦。

        这下有猪倌的噩梦,其他玩家都是连睡觉都不敢睡了。

        试图在许白和赵晴天身上找到避免噩梦的原因失败后,玩家们开始询问起噩梦的细节。

        露可和无敌真寂寞显然不想回忆猪倌的噩梦。

        可是为了寻找到通关副本的细节,两人还是努力回忆起来。

        露可说道:“我梦到的是一个臃肿肥硕的猪脑人身,浑身都是糜烂布满真菌的臭肉,提着一把杀猪刀,膝下操纵着一群白花花的肉块牲畜,不断追杀着我。”

        “那些肉块牲畜,就好像人面鼠一样的皮肉,但是形状却比人面鼠大许多,也没有人面,就是一团难以名状的肉块......”

        无敌真寂寞微微点头。

        “我也差不多,也是被同样的猪倌追杀,他把我追到了一个幽深黑暗的洞穴里面,那猪倌还在不断的说着什么邪恶的咒语,像是巫蛊的跳大神的祷文一样。”

        “虽然知道自己在做噩梦,可是却无能为力,我无法操控噩梦,甚至有种很强烈的感觉。”

        “如果在梦中被那个猪倌杀死了,很可能我就...会变成维利那样子......”

        许白看着两人,他若有所思的说道:“之前维利也明确的做过这个猪倌的噩梦。”

        “当时我们的重心都在人面鼠身上,还有埃里翁德家族的秘密,却忽略了猪倌噩梦。”

        迷失丛林插嘴道:“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噩梦这种东西,我们无法干涉,也无法操控,玩家又有什么手段去调查噩梦呢?”

        闻言,许白立即反驳道:“谁说没有办法?”

        鱼丸狐疑道:“有什么办法?”

        许白摊开手道:“既然我们都梦到猪倌了,那就把猪倌的梦给做完就得了。”

        “之前维利关于猪倌的噩梦很明显就没有做完,甚至在他临变异前,癫狂的时候,口中还有说着关于猪倌的话。”

        “我现在反倒怀疑,你杀死维利的时间太早了,导致我们错过了最重要的线索。”

        “......”

        其余玩家都宛若看疯子一样盯着许白。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诅咒啊!”

        “你没看到维利死前,他的身体都变成了白花花的肉块!”

        “不找办法解除这个诅咒,我们还要故意去体验这个噩梦!?”

        “......”

        露可像是看魔鬼一样看着许白。

        许白露出一副和善的微笑,“哎呀,我就开个玩笑咯。”

        “也只是一个猜测而已。”

        言罢他挠了挠后脑勺,看样子真就像是开玩笑一般。

        可赵晴天却察觉到许白的表情,那是很自然说谎的表情,他分明是推断出来了什么事情,并没有完全说出来。

        这件事情,是要瞒着队友的。

        显然,许白似乎在算计着要对队友下手,他才会选择隐瞒。

        随后玩家们又组团回到了伊克姆修道院。

        被烧毁的修道院成了一片废墟,在废墟中他们寻找有用线索的几率更低了。

        围绕着修道院,甚至他们还挖了埃里翁德家族在山边的墓园,就连骨灰盒都不放过,可始终没有找到能解除诅咒的方法。

        夜深,无处可去的玩家们回到了招待所休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