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暮虎识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四章 金玉其外 败絮其中

第一百五十四章 金玉其外 败絮其中

        “老七,你媳妇虽然个子矮,长得可真不赖!”黄老大对虎老七说道。

        “天这么黑,你能看出好赖来?再说好看有屁用,能当吃还是能当喝?”虎老七心里有气,说话很冲。

        “靠,你和你媳妇闹别扭,怎么把火撒到我头上了?你别跟这傻站着了,你走不走?不走我可走了!”黄老大把摩托打着了火。

        虎老七蔫头蔫脑地上了摩托车,连夜回了西登县城。

        第二天一大早,虎老七就把黄老大喊了起来,让他跟自己去房木找赵老四。黄老大没睡够,不情不愿地爬起来,嘟囔道:

        “你赶上周扒皮了,晚上跟你回小砬子,这大早上也不让人睡个安稳觉!今天我再陪你一天,要是再找不到人,明天你自己骑摩托去找吧!”

        “我哪会骑摩托?今天要是找不到,我明天骑自行车自己去找!”虎老七知道黄老大玩心重,天天这么找人,他根本受不了。

        “行!反正找人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我这两天过过手瘾,然后我再陪你去找人!”几天没赌,黄老大手直痒痒。

        两个人在房木挨个村子找了一天,一点线索也没有。虎老七本来还想再找一个村子,黄老大说肚子饿得受不了,说什么也不肯继续再找下去,虎老七无奈,只好和黄老大回了西登。

        吃过晚饭,黄老大骑上摩托跑出去赌博去了。虎老七心情郁闷,看到墙上挂了一把二胡,于是拿了二胡到院子里拉了起来。

        虎老七内心苦闷,心情低落,于是拉起了瞎子阿炳的《二泉映月》。

        虎老七从小就喜欢二胡,不大的时候就和屯子里的还俗道士姬老道学习拉二胡,在监狱服刑期间参加汇演还得过奖,演奏水平相当不错。

        虎老七把自己悲凉的情绪融入到《二泉映月》中,曲子拉得时急时缓,如泣如诉,让人断肠!

        虎老七完全沉浸在乐曲当中,完全没有注意到院子外面慢慢吸引了不少围观群众,何仙儿也被吸引而来,站在外面静静地聆听。

        一曲奏罢,围观的人们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虎老七这才看到院子外站了很多人,他根本没有炫技显示之心,于是不好意思地和大家拱了拱手,拿起二胡就要回屋。

        “别走啊,小伙子,再来一个!”有人看虎老七要回屋,大声喊起来,边上的人也跟着起哄。

        虎老七在人群中看到了何仙儿,何仙儿冲他粲然一笑,冲他竖起了大拇指。

        虎老七一看,觉得盛情难却,就又拉了一曲《流波曲》,曲子拉完,众人再次叫好,可虎老七没有心情再拉,拱了拱手就回了屋里。

        见虎老七回了屋,众人很扫兴,慢慢都散了。何仙儿却没走,她站在门外犹豫了一会儿,走进了院子,敲了敲门。

        黄老大的外婆开了门,见是何仙儿,笑着说道:“仙儿,你要是找小方子(黄老大小名),他可不在家,你要是找我这老太婆,我倒是有时间!”

        “姥姥,你怎么也逗上我了?不是我说你这个老太太,你都把黄鼠狼惯成啥样了?一天天东游西逛的,也不找个正经工作!”何仙儿和黄老大的外婆很熟悉,所以说起话来,口无遮拦。

        “你别看小方子没个正经工作,他可孝心,啥好吃的,好喝的都给我买!这谁要是嫁给他,那可得享老福了!”姥姥笑吟吟地看着何仙儿,话中有话。

        “姥姥,你就别打我主意了,还是让别的姑娘来你家享福吧!我啊,没有这个命,你就别替我操心了!”何仙儿打趣道。

        “那你是找七小子的吧?你们唠吧,我就不在你们跟前碍眼了!”姥姥开着玩笑,小脚紧倒往里屋去。

        到了门口,姥姥又转过身来,对着虎老七说道:“七小子,小仙儿这孩子心眼可好了,小方子不在这两年,她跑前跑后给我帮忙,你看她看不上我们家小方子,你试试呗!”姥姥是个乐天派,愿意说愿意闹。

        “姥姥,你可别操心了,人家有媳妇儿,你快回去吧!”何仙儿哭笑不得。

        姥姥进了屋,何仙儿看虎老七有些局促,笑道:“姥姥就爱开玩笑,你可别当真!”

        “这几天你没少给我帮忙,真谢谢你!”虎老七感激地说道。

        “都是小事,也没帮啥忙!你和黄鼠狼今天找人找得咋样啊?”何仙儿问道。

        “哎!还是一点线索也没有!”虎老七叹了口气。

        “你们这么找,跟大海捞针有啥区别?你和我说说,你四哥为啥丢的?我帮你分析分析!”何仙儿喝了一口水,说道。

        赵老四离家出走是因为虎老七往他和小兰身上泼脏水,虎老七难以开口。

        何仙儿见虎老七半天没说话,知道虎老七肯定有难言之隐,于是说道:“一个大男人,有啥不能说的?你不说,不解决问题,就是找到了你四哥,他能跟你回来吗?”

        虎老七一愣,他只想着找到四哥,却没想到这个问题,不由得呆住了。

        何仙儿不再说话,拿起虎老七放在沙发上的二胡,吱呀吱呀胡乱拉了起来。

        虎老七内心斗争了好一会儿,最后一咬牙,抱着豁出去的想法,把四哥离家出走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

        何仙儿听完,秀眉紧锁,半天没吭声。

        “你怎么不说话了?”虎老七小声问道。

        “你让我说啥啊?我都纳闷了,你找四哥有啥用?这种最埋汰人最伤人的话你都说,你就是找到他,他能和你回去吗?”何仙儿气哼哼地说道。

        “我找到四哥,和他道歉,解释开,他能回来!”虎老七说道。

        “我原来以为你是个人物,比黄鼠狼他们强,实际上你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白长了一副好模样,却一肚子肮脏肠子!黄鼠狼这些人虽然混,在外面打打杀杀,可对家里人从来不耍脾气,黄鼠狼对姥姥可孝心了!你说你自己亲哥和媳妇有一腿,还有比这更伤人的话吗?你就是找到四哥,他就是能原谅你,可回来后有脸见你媳妇吗?所以我说,你也不用找了!”何仙儿的嘴很厉害。

        “我说我不说,你非让我说,说完了你还骂我!”虎老七低下头,小声嘟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