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暮虎识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歧视

第一百五十五章 歧视

        “你媳妇跟你也真是倒了霉了,你进去了,她给你撑着家,还治好了你亲哥,你不知道感恩,还打人家,真不知道你们这些男人都在想什么?”何仙儿替小兰鸣不平。

        “那她要是真养汉子了,我还感恩她?”虎老七想起小兰从小成子屋里走出来,心里就堵得慌。

        “哼!拿贼拿赃,捉奸捉双,你是看见了,还是抓到了?”何仙儿冷哼一声说道。

        何仙儿的话,虎老七没办法反驳,他的确没有任何小兰红杏出墙的证据。虎老七虽然听田红山说过小成子为人处世和他入狱前后截然不同,但他心里还是对小成子抱有偏见,所以他才会有小兰和小成子住一起的想法。

        “你啊,也不用去找你四哥了!他要是不想回家,故意躲着你,天下这么大,你一辈子都找不到他!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回家,把和媳妇的事整明白,再琢磨找你四哥的办法吧!我走了,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吧!”何仙儿把二胡扔到沙发上,站起身来冲着里屋喊道:

        “姥姥,我走了,有功夫再来看你!”

        黄老大姥姥听到何仙儿的叫声,从里屋出来,把何仙儿送出门外,这才回到屋中,对陷入沉思的虎老七说道:

        “我在里屋都听半天了,我觉得小仙儿说得对!你这孩子有点闷,啥事都搁肚子里,来这好几天了,也没听你念叨这些事!记住孩子,再好的女人都得有人疼,打女人骂女人的男人都是窝囊废,窝里横的主!明天你就回去吧,把老婆哄好才是正经事!”

        “我知道了,姥姥,你休息吧!”虎老七点头说到。

        姥姥摇着头叹着气,嘟嘟囔囔回去休息了。

        姥姥走后,虎老七关了灯,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月亮。再有两天就是中秋节了,所以月亮很圆很大,月光如水,透过窗户把整个屋子照得朦胧虚幻,虎老七就如一个雕塑,沉浸在思考之中。

        黄老大赌博到凌晨四点多才回家,他进了屋,打开灯,冷不丁看到沙发上呆坐的虎老七,不禁吓了一跳,拍了拍胸口说道:“唉呀妈呀,你作啥妖啊!都几点了还不睡,在这装僵尸,你这是想吓死我啊?”

        “黄哥,我问你一个事,你能告诉我吗?”虎老七目光呆滞地说道。

        “我怎么感觉你神叨叨的呢,有啥事赶紧说,我都困死了!”黄老大打着哈欠说道。

        “人活着究竟是为了啥?”虎老七问道。

        “我*,你不是想死吧?真想死,去外面死,可别在我们家死,我胆子小!”黄老大骂道。

        “我说的是真的,我觉得活着太累了!”虎老七喃喃地说道。

        “就你活得累?谁活着轻松?碰到点事就寻死觅活的,娘们唧唧的,你以前那豪横劲哪去了?再说了,要是连死都不怕,还有啥怕的?我可不跟你扯了,困死我了,你自己墨迹吧!”黄老大说完,把虎老七丢在屋里,自己进房间睡觉去了。

        虎老七一直坐到天亮,黄老大的外婆都起来了,他还没合过眼。

        “姥姥,我回家了,等黄哥起来,你告诉他一声!”虎老七说道。

        “走吧,赶紧回家和你媳妇好好过日子!记住姥姥的话,大老爷们不能心眼小,疑神疑鬼的男人没有女人得意!”姥姥点了点头说道。

        虎老七坐大客在明德下了车,去派出所把户口的事解决完,就直接回到了家。

        中秋节左右正是秋收农忙的时候,小兰背着小松下地掰棒子干活去了,虎老七跳进了东院,把整个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这才回了家,做了点饭吃了一口,躺在炕上睡着了。

        小兰下工回到家,看到院子被打扫得干干净净,不由得暗自纳闷,不知道是谁做的,她猜来猜去,就是没猜到虎老七。

        小松因为这几天折腾了好几个地方,受了凉感冒了。小兰给小松喝了奶粉,吃了药,好容易才把小家伙哄睡,这才起身去给自己做饭。

        可她一看水缸,里面已经没有水了,不由得叹了口气。之前赵老四和小成子在家住的时候,水缸永远是满的,挑水的事根本不用小兰操心。

        虎老七的院子里有一口水井,可她不愿意去虎老七院子里挑,可去村北头挑水,她又不放心小松。

        想来想去,小兰把睡着小松背在身上,拿起扁担和水梢准备出门去挑水。小松因为感冒,本来睡得就不踏实,小兰一折腾,小家伙醒过来,开始哭哭咧咧起来。

        小兰一边用一只手拍着小松,嘴里“嗷嗷嗷”地哄着小松,一边晃悠悠地挑着水梢往外走。小兰个子小,水梢不停地碰在地面上,扁担一滑,掉到地上。

        小兰摇了摇头,无奈地拎起一个水梢,走出了门,却看两桶盛满水的水梢放在门外,不由得一愣。

        小兰四处看了看,却没有发现任何人,暗自想道:“肯定是成子哥怕人嚼舌根,挑完水放在门口就走了!”

        小兰心中感激,赶紧把小松哄睡,胡乱做了口吃的,吃完锁好门就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虎老七直接去了赖文家里。

        凯文刚起床,看到虎老七敲窗户,就走出房门,笑着起说道:“老七回来啦?回来好!回来好!”

        赖文不得意虎老七,因为虎老七当队长的时候,他想要点工分多又轻巧的活,虎老七根本没给他面子。可赖文心里又有点怕虎老七,他能把苗大眼睛打瞎,这虎劲谁不忌惮。

        “赖文,我这刚回来,这一年还一个工分都没有呢,能不能给我找点工分高的活儿,累点苦点没事!”虎老七说明来意。

        赖文一听虎老七叫他外号,心里顿时不高兴了,他脸往下一撂,冷冷地说道:“什么赖文赖文的?我没有姓啊?”

        虎老七一看赖文不高兴了,就改口说道:“我说错了,刘队长!”

        “哼!这还差不多!你想要工分多的活,谁不想要啊?再说你一个蹲过大狱的劳改犯,还挑三拣四的,别人会怎么想?”赖文官不大,官架子可不小。

        虎老七听出了赖文口气中的歧视,他把火往下压了压,说道:“就当我没说,你咋派工就咋派吧!”说完转身就走。

        赖文眼珠一转,忽然有了主意,冲虎老七叫道:“等一会儿,有个工分高的活,不知道你敢干不敢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