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64章

第64章

        第64章

        “你抱抱我好不好?”

        他轻声请求,    姿态放的很低。

        加上此刻病弱的憔悴,轻易的就勾起了宋枳的怜爱之心。

        她妥协的走过去:“就抱一会啊。”

        江言舟点头。

        手搭过他的肩膀,    将他拥入怀中,    一个躺坐在床上,一个站着,江言舟的头靠在她的小腹。

        平坦的一丝多余赘肉也没有。

        “你最近......”他的声音有点哑,    “是不是又没好好吃饭?”

        “也没有啊,    就正常的量,偶尔运动而已。”

        虽然有新戏在谈,    但距离进组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她也不用刻意去控制饮食。

        江言舟的手逐渐收紧,    女人纤细的楚腰不堪一握,    熟悉的触感,    让人不想松开。

        “瘦了。”

        注意到他加重的力道,    宋枳伸手去推他:“你......你怎么......”

        “我怎么?”

        宋枳脸有点红:“你先松手。”

        ”

        太犯规了,    不可以的。

        宋枳全身软绵绵的,    手上的力气也减弱了大半,哪怕是在推他,    那点力道都像是在亲昵的抚摸。

        在江言舟眼中,    这算不得拒绝,    甚至像是默许。

        默许他的肆意。

        “复合好吗,我以后乖乖的。”

        他放低了姿态,    像个祈求糖果的小孩子。

        “以前是我不对,我不该因为自己没有安全感,而故意对你忽冷忽热。”

        “我喜欢你,只只,我比你想像中的,还要更加喜欢你。”

        “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欢上你了。”

        这应该是他第一次完全将自己的真心剖开给她看。

        让一个不善言辞的人,说出动人的请话有多难,江言舟比谁都更明白。

        他不习惯撒娇,也不习惯在别人面前示弱。

        一路走来,他都是一个人。

        家中长辈自小便训诫他,江家的男儿不允许有弱小的一面。

        他代表的是整个江家的脸面,他连哭的资格都没有。

        难过了,只能偷偷躲起来。

        被发现过一次,因为亲眼目睹父母吵架。

        爷爷拿着戒尺打他,一边打一边问:“以后还哭不哭了?”

        他忍着眼泪摇头:“不哭了。”

        戒尺打在身上很疼,他在家里躺了一周才能下床。

        没有人关心过他的伤势,他们只觉得,他应该被罚。

        从那以后,江言舟时刻把自己藏在伪装里。

        哪怕是在感情里,他也不能让自己有半分弱点。

        他一直觉得,这样是对的。

        “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我不能没有你的。”

        他似哀求,声音很轻。

        手下意识的颤抖,因为害怕宋枳会拒绝。

        他已经不太确定她对自己的感情了。

        她的追求者太多,她随时都有可能碰到比自己好的,然后抛弃他。

        江言舟只要一想到这种可能,就会害怕。

        他足够强大,也足够坚强,哪怕被人砍伤也没喊痛。

        但面对宋枳,他还是会怕。

        坚硬的铠甲也变的腐朽,轻轻一碰就破碎了。

        能感受到他的情绪,宋枳迟疑的垂眸。

        至少在发生那件事之前,她的态度都很坚决,自己和江言舟没可能了。

        她不会在同一条船上栽两次。

        可亲眼看着他被送进手术室,她发现自己还是喜欢他的。

        很喜欢,很喜欢,超级喜欢。

        小姑娘那点心思全都放在脸上,江言舟察觉出她的动摇,温言哄道:“只只,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我只和你一个人好。”

        窗户开了一半透气,风卷着窗帘吹进来。

        宋枳恍惚了一下,好像有什么话,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

        然后是,江言舟高兴的抱着她,甚至连自己手臂上的伤口也不管不顾。

        他站起身时,宋枳只在他的肩膀上。

        他抱着她,不太确定的又问了一遍:“你刚刚说的什么?”

        宋枳刚要开口,他又匆忙打断:“不许反悔了,说出去的话就不能收回。”

        ——————

        天气预报说下午有雨,中午还是大太阳,这会天就阴了下去。

        宋枳突然开始后悔,不该同意的这么快的。

        “......你能先把我松开吗?”

        江言舟抱的更紧,撒泼耍赖:“我太久没抱你,想多抱一会。”

        美女无语:“你刚刚不就一直抱着吗?”

        “不算。”

        “怎么不算?”

        “刚才只是在占你的便宜,现在才是在抱你。”

        “......”

        刚给他换药的护士又推门进来了,手上拿着输液袋。

        江言舟需要注射消炎针,防止伤口发炎。

        才刚进来,就看到恩恩爱爱抱在一起的二人。

        现在的小年轻啊,就是爱折腾,刚刚还发脾气家暴,这会就好了。

        她皱着眉,训斥宋枳:“病人需要好好躺着静养,当心拉扯到伤口!”

        宋枳心里委屈,明明是江言舟抱着她不肯放,怎么就凶她一个人。

        江言舟在床边坐下,看到她那副委屈的小表情,不动声色的隐去唇角的笑意:“是我的原因。”

        护士替他绑上压脉带,拍打手背找血管,听到他话抬眸:“什么?”

        她对帅气的小哥哥总多些好感,语气也明显更温柔。

        江言舟看着老实站在一旁的宋枳,笑容宠溺:“我太喜欢她了,所以想一直抱着,下次会注意的。”

        护士:“......”

        猝不及防就吃了一口狗粮。

        输完液后,她照常叮嘱了一句,然后收拾好东西出去。

        宋枳在椅子上坐下,有点不爽:“怎么每次都凶我。”

        关键是,她还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来。

        江言舟拉拉她的手,又摸摸她的脸:“肚子饿不饿?”

        “我来的时候吃过了。”

        她拿出手机登了下微信,一上线就看到一大堆消息轰炸。

        她在演艺圈虽然算不上人缘特别好,但表面上维持关系的朋友还是有那么几个的。

        眼下都在询问她的状况

        她一一回复了。

        最后在未接来电里看到同一个号码打来的五十多通。

        何瀚阳。

        她迟疑半晌,拉黑他微信的时候居然漏掉了电话号码。

        她对何瀚阳其实没什么坏印象,他话不多,性子散漫,却比任何人都要护短。

        先前她只当他是个沉默寡言的小弟弟,自然也很少往那方面去想。

        其实只要她多留意些,总能瞧出端倪的。

        他看她的眼神,他永远不问缘由无条件的支持,以及他的倾述。

        感情一旦满了,是藏不住的。

        宋枳不想伤害他,可有些话还是不得不说出来。

        这样对谁都好。

        她替江言舟把被子掖好:“你好好躺着,我出去打个电话。”

        江言舟惯会察言观色,他已经从她的眉眼神情中看出她这通电话是要打给谁的。

        眼睫轻垂,他还是轻点了下头:“好。”

        ———

        走廊外安静,偶尔有病人经过,被人搀扶着。

        宋枳按了回拨,那边很快就接通了。

        耳边的声音并不属于何瀚阳:“阳哥,你的电话。”

        离的远些,一道不太耐烦的声音响起:“挂了,不接。”

        那人崇拜的喊道:“阳哥帅气,宋枳的电话说挂就挂,偶像!”

        几乎是同一时间,那边传来凳子被撞翻的声音。

        两秒后,男人喘着粗气的声音出现在她耳边:“喂。”

        “我操,电脑都差点让你撞翻了,腿他妈磕的不痛吗。”

        “阳哥可以啊,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跑短跑的潜力。”

        “听到宋枳的名字就瞬间变了个态度,你们两不会真有啥吧?”

        “哈哈哈哈哈说不定咱们马上就要有个明星嫂子了。”

        那边断断续续的传来调侃声,何瀚阳似乎走远了些,四周逐渐安静下来。

        他的呼吸也变的平稳,酝酿很久,才哑着嗓子问出那句:“你......还好吗,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

        “那就好。”

        良久的静默。

        宋枳省过了那些弯弯绕绕,直白问他:“何瀚阳,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罕见的,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些慌乱:“我......我只是......”

        宋枳犹豫片刻,斟酌着应该用哪种语气才会不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

        她看的出来,他没什么恋爱经验,在这方面就是一张白纸。

        没有受过伤害,就是最大的伤害。

        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温柔一些:“对不起啊,我一直以来都拿你当弟弟的。”

        耳边沉默。

        “你很好,也很乖,我很喜欢你,但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良久,他点头:“明白。”

        声音哑的像是生吞了一把刚被炙烤过的沙子,声带也被烫伤。

        “你还小,可能会短暂的被吸引,但以后总会遇到比我更适合你的女孩子的。”

        雨下的更大了一些,哗啦哗啦的敲打着窗子,有些嘈杂。

        他突然连名带姓的喊她的名字:“宋枳。”

        “嗯?”

        “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你不能、不能否定我的感情。”

        他声音哽咽,应该是在哭。

        宋枳慌了神,她最怕的就是有人在她面前哭,完全不知所措。

        原本只是想安慰他,没想到竟然弄巧成拙:“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了,我和你道歉,我......”

        何瀚阳的确很难过,虽然已经知道答案,但是听她亲口说出来,还是会难过。

        他哭不是因为她拒绝了自己,只是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喜欢就像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

        他为了能离她更近一些,付出了很多努力。

        可她不光没给自己说出那句喜欢的机会,甚至只当他是一时见色起意。

        “你不用道歉,我没怪你。”

        说完这句话后,他匆忙挂了电话。

        JIS的队员后来回忆起那天的场景,还是会感到震撼,那个流血流汗不流泪、回怼喷子连眉头都不眨一下的何瀚阳,蹲在俱乐部门口整整哭了一个多小时。

        ——————

        电话挂断后,宋枳无奈的揉了揉眉心。

        不想伤害到他,可是好像还是伤害到了。

        她收了手机准备回病房,刚转身,就看到倚在墙边站着的江言舟。

        他单手举着输液袋,安静的看着她。

        宋枳过去扶他:“你怎么出来了。”

        他顺势牵着她的手:“说清楚了?”

        “你都听到了?”

        他笑道:“嗯,不放心,担心我好不容易追回来的女朋友被人抢走。”

        宋枳心里有点乱,带些内疚。

        如果是别人她大可干脆的拒绝,可偏偏是何瀚阳。

        小朋友和她之前那些追求者不同,没有油腻的套路,也不会直白露骨的表达自己龌龊的想法。

        他年纪不大,大学在读,又是个宅男,平时接触的人也不多。

        表达喜欢的方式都是最原始的对她好。

        “担心他?”

        宋枳叹了口气:“要是我能早点知道他喜欢我的话,我就离他远一点了。”

        不管宋枳如何自称自己是少男之友,可最懂男人的还是男人。

        从见到他的第一眼,江言舟就看出了他对宋枳的感情。

        所以才会对他带有敌意。

        “没事。”

        他轻声安慰她,“不是你的错,不用自责。”

        回到病房后,宋枳给江言舟倒了杯热水。

        门外变的有些嘈杂,似在争吵。

        半晌,张范范推开病房门,嘀嘀咕咕的进来了:“这个护士脾气怎么这么大。”

        宋枳:“......”

        她暂时将那点内疚给忘却,双臂环胸,靠坐在沙发上:“你怎么来了?”

        张范范一手抱着花,一手提着果篮:“看望病人啊,不然还能来干嘛,野炊啊?”

        说的倒是理直气壮。

        宋枳长腿交叠,笑道:“看我男朋友呀?”

        张范范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他们居然真的在一起了。

        “我是来看你的。”

        她把花和果篮放下,笑容灿烂,“看望我未来的小姑子。”

        宋枳:“......啥?”

        病房门被粗暴的推开,来人连门都懒的敲。

        宋落担心宋枳午饭没着落,就自己做了点送过来。

        一开门就看到里面坐满了人。

        张范范连忙背过身子,快速对着镜子补了个妆,然后面带潮红的起身和他打招呼:“那个......好久不见。”

        宋落眉头一皱:“你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