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其他小说 - 太荒吞天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兽潮开始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兽潮开始

        柳无邪落在星月怪鸟身上的那一刻,双腿死死的夹住,两只手抓住那坚硬的羽毛,不论星月怪鸟如何挣扎,柳无邪就是不肯松手。

        星月怪鸟虽然嘴巴长,却无法够到自己的后背,只能通过甩动,将柳无邪甩出去。

        谁知道柳无邪狡猾无比,双手像是钳子一样,牢牢的抓住它的羽毛。

        拍打着翅膀,星月怪鸟飞起来,直接掠到半空之中。

        身体做出各种动作,一会后背朝下,想要把柳无邪摔下去。

        一会做出俯冲的动作,要将柳无邪丢出后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柳无邪依旧死死的贴在星月怪鸟的后背上,纹丝不动。

        这也彻底激怒了星月怪鸟,身体陡然朝悬崖下面掠去,就算是死,也不会向人类屈服。

        这就是星月怪鸟,性格古怪之极。

        “真是该死!”

        柳无邪也没想到,星月怪鸟的脾气,竟如此刚烈。

        如果跌落悬崖下面,肯定十死无生,连化元境都无法飞行,柳无邪不过天玄境,就算不死,也永远困死崖底。

        想要靠武力征服星月怪鸟,看来是行不通了。

        柳无邪尝试过好多种办法,试着用神识沟通,星月怪鸟根本不搭理他。

        用兽语交流,同样被星月怪鸟拒绝。

        用武力镇压,结果换来星月怪鸟选择自尽。

        连小小的星月怪鸟都无法降服,那如何降服鸟王,更别提借助星月怪鸟离开安鲁星了。

        传送阵就在城堡里面,没有宇文泰的命令,没有人能靠近。

        除非杀了宇文泰,柳无邪自认现在做不到,他再不济,也是高级化元境,就算是鸟王,都不是他的对手。

        不然冲击了这么多年,营地依旧完好无损,每次也就损失一些星石跟奴隶而已。

        “鬼瞳术,摄魂!”

        无奈之下,柳无邪只好施展摄魂,这是冒险,鬼瞳术刚晋升不久,贸然施展摄魂术,很有可能伤害到魂海。

        如果能施展大度化法术就好了,可以将这头星月怪鸟度化了。

        一股无形的魂力,钻入星月怪鸟的脑袋,柳无邪的神识,强行进驻其中。

        无法吞噬星月怪鸟的魂魄,那就改变它的意志。

        一丝丝信仰之力,注入其中。

        虽然无法施展大信仰术,却能将信仰之力融入到星月怪鸟的魂海中,让它对自己减轻敌意,这就足够了。

        星月怪鸟感觉一阵眩晕,魂海中多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说不出来。

        身体已经冲到悬崖边上,还在不断的往下冲。

        柳无邪感觉耳边生风,两侧的崖壁,不断的倒退,距离崖底是越来越近。

        现在已经没有了退路,不能控制星月怪鸟,他们都要死。

        情况岌岌可危,距离地下只有百米左右了,也就一个呼吸而已。

        就在星月怪鸟距离地面还有十几米的时候,身体突然一个斗转,朝上面飞去。

        柳无邪已经闭上了眼睛,准备跟星月怪鸟一起死。

        这个时候,星月怪鸟的魂海终于出现了一丝变化,柳无邪的信仰之力,起到了作用。

        “幸好我在圣坛中得到大量的信仰源泉,不然今日就命丧此地了。”

        柳无邪惊出一身冷汗,仗着大量的信仰源泉,才改变了星月怪鸟的秉性,让它对自己亲和。                  倒不是将其降服,只是星月怪鸟对柳无邪敌意,不是那么重了。

        身体不断的拔高,从悬崖下面一直飞,已经飞到半空之上。

        更加强大的星域罡风袭来,柳无邪拍了拍星月怪鸟,身体这才朝荒原飞去。

        绕着荒原飞了一圈,柳无邪继续操控星月怪鸟,朝营地飞去。

        平常一日左右的路程,星月怪鸟只用了半个时辰就能赶到。

        看着灯火辉煌的营地,柳无邪心潮澎湃。

        二十天前,他在这里险些九死一生。

        现在却能骑着星月怪鸟,围着营地飞了一圈。

        营地中奴隶多达万人,基本都休息了,没有人注意虚空上突然出现的一头怪鸟。

        连那些侍卫,都回到了城堡,虽然这边星域罡风不是很严重,到了夜晚,外面还是非常的危险,许多星月怪鸟喜欢夜晚过来打野食。

        “用不了多久,我会再回来的。”

        盘旋一圈之后,柳无邪目光瞄准装满原石的仓库,那里才是他的目标。

        估计几天后,星月怪鸟也会对这里发动袭击,抢夺原石。

        回到荒原,已经是深夜时分,贺英武等的很是焦急。

        突然!

        一股狂风袭来,一头巨大的怪鸟,从风洞之中钻入地下矿脉,贺英武连忙拿起铁镐,准备战斗。

        “贺大哥,是我!”

        柳无邪迅速从星月怪鸟的后背山掠下来,阻止贺英武出手。

        “无邪?”

        贺英武有些不敢置信,柳无邪竟然降服了一头星月怪鸟,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他在安鲁星呆了也有十年了,很少看到有人降服成功过。

        柳无邪是如何做到的。

        拍了拍星月怪鸟,后者拍打着翅膀,从风洞之中飞出去,回到荒原,继续休息去了。

        “贺大哥,距离星兽袭击,我们只剩下最后五天时间,这最后五天,我们要抓紧一切时间,突破修为。”

        柳无邪没有解释如何降服的星月怪鸟,贺英武也没问,重点是五日后的兽潮。

        “说的没错,我们要尽一切可能提升修为,五日后免不了一场大战,可是我手里没有兵器,实力会大打折扣。”

        贺英武皱着眉头说道,目前来说,他们还是要靠兵器作战,除非领悟出来法术。

        “你看这是什么!”

        柳无邪拿出一个储物戒指,递给了贺英武。

        神识进入其中,贺英武脸上流露出一丝吃惊之色。

        “无邪,你这是从哪里搞到的!”

        贺英武眼珠子都要瞪出来,这枚储物戒指,柳无邪是从何处得来。

        “星月怪鸟这些年杀死不少人,连带储物戒指一起被星月怪鸟吃掉,储物戒指坚硬无比,星月怪鸟无法消化,只好吐出来,荒原上还有很多这样的储物戒指。”

        这枚储物戒指,是他几天前才荒原一处石缝中发现的。

        每年兽潮,都有不少侍卫死于星月怪鸟手中,被他们活生生的吞下去。

        “原来如此!”

        贺英武连连点头,储物戒指里面除了还有一部分星石之外,里面摆放好几把长剑,正好适合他使用。

        这几天晚上,柳无邪已经捡到十几枚储物戒指,星石不多,加在一起也就几千枚左右,这些侍卫并不富裕。

        被发配到安鲁星当侍卫,估计也没有地位跟后台。

        如此恶劣的环境,只要是正常人,都不会前来。

        剩下的时间,两人都在修炼当中度过。

        有了兵器之后,贺英武大部分时间都在修炼武技。

        十年了,第一次手握兵器,那种感觉,不言而喻。

        终于到了最后一天,大量的星兽开始聚集,除了星月怪鸟之外,像银霆蚁兽,也会攻击营地,抢夺星石。

        “无邪,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贺英武双眼冒光,他一刻不想呆在安鲁星,哪怕是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柳无邪的出现,让他看到了一线希望。

        “再等等!”

        柳无邪并不着急,这最后几天,又开采了一万多枚星石,一颗没有上交。

        看守此地的侍卫,估计认为他们早就死了,也就没有在意。

        “嗡嗡嗡……”

        突然之间,四周光线陡然暗下来,像是一片乌云,从他们头顶上掠过。

        “星月怪鸟发动袭击了,我们出去!”

        柳无邪直奔出口,贺英武紧随其后。

        荒原地面上到处都是怪兽,无法从风洞中离开,只能选择矿洞出口。

        除了他们之外,北麓矿脉还有不少奴隶,他们一直躲在地下世界,也在等这次机会。

        希望可以降服一头星月怪鸟,离开安鲁星。

        “站住,谁敢再往前一步,杀无赦!”

        看守此地的侍卫,拦在了所有人面前,从地下矿脉,钻出来足足三十多名奴隶。

        “跟他拼了!”

        这些奴隶早就受够了,手持铁镐,朝那名侍卫轰击而去。

        柳无邪跟贺英武赶到的时候,打斗已经发生了。

        看守北麓矿脉的侍卫境界极高,那可是脱胎境六重,这些奴隶像是白菜一样,不到几个呼吸时间,就被砍得一颗不剩。

        地面山血流成河,浓郁的血腥之气,充斥着整个地下矿洞。

        杀了这些奴隶之后,侍卫朝通道看去,正好柳无邪跟贺英武出现在他视线当中。

        “滚回去,不然下场跟他们一样。”

        侍卫双手还沾满着鲜血,让柳无邪跟贺英武,滚回矿脉深处。

        地面像是炸雷一般,无数星兽从他们的头顶上飞奔而过。

        “杀!”

        贺英武二话没说,手持长剑冲了出去,他等这一天太久了。

        “找死!”

        侍卫大怒,手中长剑朝贺英武横切下来,脱胎六重修为,强横无比,压制的贺英武无法靠近。

        “轰!”

        贺英武被掀飞出去,不是侍卫的对手。

        “你们两个都该死!”

        侍卫一个健步,冲向他们两人,手中长剑再一次碾压下来。

        柳无邪脸上没有任何变化,邪刃悄悄的出现在掌心。

        邪刃出现的那一刻,这名侍卫眼眸一缩,不知道为何,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袭来。

        “归元刀!”

        没有强烈的气势,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刀,却让人浑身汗毛倒立。

        归元刀法放到星域,也许不算什么高深的武技,但是对付这里的侍卫,却绰绰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