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小说 - 柯学养猫人在线阅读 - 第4章 9年前的真相

第4章 9年前的真相

        群马县公安所属的审讯室外,增山远隔着单向玻璃打量着坐在审讯椅上的池田松。

        “喂~远!你在发什么呆?要开始了!”安室透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抱歉,零,刚才想起了一些事情,我们进去吧!”说完增山远推开审讯室的门走了进去。

        后悔椅上遍体鳞伤的池田松死死盯着走进来的增山远,直到增山远坐在他对面,池田松才回过神来,神情复杂的说道:“诸伏远,没想到你居然是公安。”

        “抱歉池田警部,我没有想骗你,但这是我的工作。”增山远面无表情的说道。

        池田松闻言叹了口气,他缓缓闭上眼睛,让记忆中那个他熟悉的诸伏远和眼前这个神态冷漠的青年渐渐重合。

        在池田松的印象里,诸伏远自从来到他所负责的警署一直都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且颇有正义感,行为处事也是非常稳重,完全不像是一个新人,简直是完美符合一个优秀警员的全部特征。

        再加上诸伏远在警校优异的成绩,池田松几乎可以肯定不出10年这个孩子一定能爬到比他这个警部还要高的位置。

        可池田松没想到诸伏远居然是警视厅公安搜查部的人,而他来到群马县警署的目的从始至终就是自己。

        “池田松,根据我们的调查,你于1987年和群马县三原财团建立了联系。

        此后的9年里,你利用职权多次为三原财团提供各种便利,谋取了超过3亿日元的灰色收入,我说的这些你承认吗?”安室透假装打开录音器后问道。

        对于安室透的问题,池田松没有回答,他转头看向增山远问道:“这些证据都是你从我家里带出去的吗?”

        “是的,池田警部,我劝你不要在负隅顽抗了,我们所掌握的证据,远比你想象的更多。”

        “为什么?我不相信公安搜查部的精英会来调查我这样一个无关轻重的小人物。”

        “这很重要吗?”安室透语气平淡的问道。

        “很重要!至少我要死个明白!告诉我,我到底是栽在谁手里的?”

        “抱歉,具体情况我们没办法像你透露,我只能告诉你,我们收到了一封举报信,信的寄出地就在群马县!”增山远装出了一副犹豫的神情,然后咬咬牙说道。

        “喂!远!你在说什么!这种事情怎么能告诉他!万一......”

        “没关系,我来群马县以后池田前辈对我很照顾,就当是我给他的回报吧!一切责任由我承担。”

        坐在后悔椅上的池田松听到增山远的话叹了口气:“唉!没想到最后同情我的居然是抓我的人。

        呵呵!从群马县寄出的信件,那些家伙为了把自己摘出去还真是狠啊!

        能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吗?”池田松问道。

        “什么问题?”

        “我应该没有犯下那种的罪行吧?为什么不在群马县警署对我进行审讯?反而是在这种特殊机构?这里一般是用来审讯间谍的吧?”

        “抱歉,池田警部,关于这个事是特殊机密,我不能回答你。”增山远语气强硬的说道。

        池田松还是第一次听到增山远会用这种语气说话,他先是一愣,然后自嘲一笑:“抱歉,是我的话太多了,远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增山远闻言和安室透对视一眼,两人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欣喜。

        随后安室透不动声色的打开了录音机,又重复了一遍一开始的问题。

        这次池田松没有任何隐瞒,果断承认了罪行。

        “池田松,根据我们的调查,你的家庭背景一般,父亲池田四郎从警多年不过是一个巡查长。

        你能进入群马县警署任职还是你父亲多番求人的结果,你这样的身份是如何结识三原财团的人的?”安室透问道。

        “这个问题跟9年前的一个案件有关,当时在群马县发生了一起连环儿童绑架案,短短一个月时间就有7名儿童遭遇绑架杀害,里面就有三原财团的千金。

        我当时为了抱上三原家的大腿,将一个和其中一位失踪孩子有所接触的少女增山晴作为嫌疑人逮捕。

        一开始我只是想的把增山晴先带回来,毕竟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调查,确定和女孩所有接触的就只有她一个,也算是暂时给三原财团一个交代。

        谁知道人带回来以后,我们对她进行例行血样检测时发现,增山晴的DNA型和我们发现的一具女孩遗体指甲里的皮肤残留DNA型是一致的。

        (ps:有关DNA型检测的说明在作者的话里。)

        当时我就觉得机会来了,于是我无视了后续出现的证据,将增山晴作为了绑架女孩的凶手进调查,甚至不惜伪造了一些证据......”

        听到这儿,增山远缓缓低下了头,他不敢抬头看池田松,因为他怕池田松看到自己通红的双眼。

        一旁的安室透也不由的握紧了拳头,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增山远为了给他姐姐平反做出了多大的努力,眼看成功就在眼前了,安室透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

        “池田松,你知不知道DNA型检测的精度很低?一千个人中就会有两到三个人的DNA型一致?”安室透继续问道。

        “我...我知道,可是当时的情况实在太巧了,增山晴多次出现在犯罪现场,还被人看到跟失踪的小女孩有所搭讪,她是最完美的替罪羊!”池田松解释道。

        “我明白了,那么裁判所宣判以后增山晴在狱中多次要求重新进行DNA比对都被你拒绝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吗?”增山远低着头强压着内心的愤怒问道。

        “呵呵!居然连这个都查到了,不愧公安,搜集情报能力真是强大!你说的对,这的确是理由之一。”

        “理由之一?还有其他理由吗?”安室透问道。

        “还有就是为了社会的稳定,我知道如今的DNA检测技术的精度跟9年前比完全就是两个次元。

        而且现在也不会在检测DNA型了,如果同意增山晴检测,且最后检测结果跟最初的检测结果不符,那岂不是变相承认了在儿童连环失踪案里对犯人使用的DNA型鉴定技术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

        DNA型检测的结果可是很多案件的重要判决证据,如果这一技术结论被推翻的话,监狱里至少有几百名犯人的判决会出现问题。

        其中不乏像增山晴一样的死刑犯,这会动摇警界的声誉,会让民众对我们丧失信任的。

        两位公安大人,你们也算是警察系统的一员,应该明白民众不信任警察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吧?”池田松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