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小说 - 柯学养猫人在线阅读 - 第12章 理解

第12章 理解

        “这声音......是雪团吗?”说着伊达航的目光已经锁定了在增山远口袋里的小家伙。

        “喂喂~你这家伙,先打招呼的是我吧?你怎么光惦记雪团了?”增山远没好气的说道。

        “你给我爬!臭男人哪有猫可爱!是不是啊雪团?”伊达航跟增山远同窗多年,多少学会了增山远的一些口癖,比如说这个爬字,现在就用的很精髓。

        “喵喵喵~”

        “哈哈!雪团它回应我了,快把雪团给我抱抱!”

        “爬!”回应伊达航的也是这么一个字。

        一旁的高木有些懵了,爬这个字是有什么特殊含义吗?他怎么有些听不懂啊!

        “你这家伙怎么突然来东京了?”没有吸到猫,伊达航只能不情愿的抬头朝增山远问道。

        “我辞职了。”

        “辞职?为什么?你不是想为你姐姐申冤吗?”

        “不用了!池田松已经被抓了。”增山远淡淡的回答到。

        伊达航闻言眉头一皱,他一把拉住增山远来到一旁小声问道:“你干的?”

        “算是吧!”

        伊达航深深的看着增山远,增山远毫不避讳的跟他对视,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

        良久之后,伊达航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是觉得看不到希望了吗?”

        增山远没有说话,事关重大,他不想再把自己的好友拖下水了。

        “其实我早就猜到了,这是司法体系的漏洞,我了解过,截止到DNA型检测技术停用前除去你姐姐一共有五个犯人以DNA型检测的结果为证据被判了死刑,且这些人现在都已经被执行了。

        这五个犯人中有两个人在临执行前也一直在申诉,只是被驳回了。

        如果你姐姐能翻案的话,这两条人命估计都会算到司法体系的头上,到时候我们对民众的公信力怕是会降到最低。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是在和整个司法体系对抗,注定不会成功的。”说完伊达航再次看向了增山远。

        增山远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不过在伊达航看来增山远的沉默其实就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伊达航上前轻轻抱住了增山远的,一切尽在不言中。

        增山远感受着好友的拥抱,心里流淌过一股暖流。

        伊达航的动作让增山远知道伊达航从始至终都是支持着他的。

        这个拥抱,传达了伊达航对增山远的理解。

        增山远很享受这种被人理解的感觉,这让他在原本孤寂的心感受到了一丝温暖。

        “行了!你这家伙还要趴多久?差不多就得了!”说着伊达航把增山远扶了起来。

        “你让我趴我还不愿意呢!臭男人的肩膀谁爱靠谁靠!”

        “切!我现在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了,不像你们28了都在打光棍!”伊达航满脸得意的说道。

        “啧啧,哪个小姐姐瞎了眼能看上你啊!28看起来跟48一样。”

        “你这个混蛋,几年没见,嘴还是这么损!”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一如当年。

        “话说,远,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那个案子有问题?”伊达航突然想起了增山远刚才的话,指了指那边的中年女人问道。

        “那个女孩说她被侵犯了,这应该不是撒谎,你想想,刚才工藤新一问女孩是不是被侵犯的时候,女孩没有一点犹豫答应的很痛快。”

        伊达航闻言眉头一皱:“这么说的话,那个大叔还是有问题了?”

        “不,他是无辜的,工藤新一的推理没错,那个大叔的确是有糖尿病的,而且是跟严重的那种,并发症带来的浑身乏力让他根本没能力对女孩实施侵犯。

        这一点从工藤新一在问女孩侵犯人是谁的时候女孩的犹豫就能看出来。”

        “所以你的意思是,女孩的确是被人侵犯了,只是侵犯人不是这位大叔?”

        增山远点了点头。

        “不是这个大叔,那是谁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建议你们可以去调查一下这个中年女人。

        她明明是在撒谎,但是她回答工藤新一问题时却是那么淡定自若,普通人不可能有这样的心里素质。

        我猜要么这种事情这个女人不止经历过一次,要么就是他跟这位大叔有仇,为了故意陷害他经过了多次彩排。”

        伊达航点了点头,按照增山远的建议去找了目暮警部。

        目暮警部虽然破案能力一般,但是从善如流,很快就按增山远说的调查了起来。

        片刻后,目暮警部查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这个女人曾经多次以自己的侄女被侵犯为由报警,每次警方把人抓到以后,女人就会表示愿意接受调解,从而获取一大笔调解金。

        目暮警部得知这一情况后,立马让人回警局调取了相关案件的笔录。

        结果每一宗案件的过程都是如出一辙,小静的姑姑也就是中年女人说小静被侵犯了,然后报警抓人。

        警员们在对小静进行单独询问时,小静每次都会表示自己的确被人侵犯了,然后小静在姑姑的陪同下指认犯人,最后被指认的犯人都选择了庭外调解,小静的姑姑也都拿到调解金。

        一套流程堪称行云流水。

        至此目暮警部已经能肯定中年男人是无辜的了,一切都是这个女人在自导自演。

        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侵犯小静的到底是谁了!

        经过调查,很快目暮警部就锁定了一个嫌疑人,中年女人的丈夫,也就是小静的姑父。

        因为在目暮警部看来,能配合中年女人实施敲诈的怎么看都只有她的丈夫了,毕竟小静这样的智力障碍人士在警员们的单独询问下还能坚定说自己被侵犯了,那就肯定是被侵犯了。

        随后,目暮警部将中年女人和她的老公一起带回了警局,后面的事情增山远就不知道了。

        而另一边,在增山远没有注意到的地方,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正监视着警察们的一举一动,确认中年男人没事后,黑衣人拿出大哥大拨通了一个电话。

        “情况怎么样了?”电话那头一个女人问道。

        “他没有被抓,警察已经走了。”

        “有人帮他了?”

        “是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吗?还真是个爱管闲事的孩子,行了!你撤回来吧!”说完女人就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