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小说 - 柯学养猫人在线阅读 - 第20章 外援

第20章 外援

        “我该跟你们说的之前都说过了,你们为什么还要把我带到这儿来?是还在怀疑我吗?”男被害人社长的女儿花间荣子一脸不爽的朝佐藤抱怨道。

        “荣子小姐我们没有怀疑你的意思,我们只是在例行公事进行调查,请荣子小姐配合一下。”佐藤面无表情的说道。

        “配合?还要我怎么配合?”

        “能告诉我一下,昨天凌晨2点到4点你在做什么吗?”

        “凌晨2点到4点的时候我肯定在家睡觉啊!还能做什么?”

        “有人能证明吗?”

        听到佐藤的话花间荣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喂!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深夜在家睡觉还需要证明吗?”

        对花间荣子的爆发佐藤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她语气平淡的问道:“那也就是说没人能证明喽?”

        “没有,我家里又没有人24小时守着。”花间荣子没好气的回答道。

        花间荣子给出的回答佐藤觉得是意料之中的事,这个时间段正常人都在睡觉,怎么会有不在场证明呢?

        这也正是死亡推定时间出来以后,目暮警部觉得这个案子麻烦了的最大原因。

        佐藤这边一无所获,伊达航那边的情况却是完全不同。

        因为女被害人的金主,经营着两艘捕鱼船的酒井务川居然是有不在证明的。

        据酒井务川说,昨天凌晨2点的时候他的一艘渔船回港,酒井务川一直在港口指挥卸货,忙到早上十点多才从港口离开。

        这一点渔船上的会计,以及港口装卸工们的包工头都能给他证明。

        伊达航立马让高木去求证。

        很快高木就带回来了消息,酒井务川确实从凌晨两点到第二天早上十点就没有离开过港口。

        渔船的会计和装卸工的包工头一直在他身边和他一起工作,三人除去上厕所谁都没有离开过。

        保险起见伊达航还让高木问了酒井务川上厕所最长离开过多久。

        会计表示大概是3到5分钟,包工头也说是5分钟左右。

        5分钟从港口赶到被害人家中然后在进行犯案,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想到这儿,伊达航觉得基本可以排除酒井务川亲自动手杀人的嫌疑了。

        至于说有没有可能是酒井务川买凶杀人就不好说了。

        就这样又是一天过去了,案件没有明显的进展,目暮警部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警部,要不我们还是拜托工藤老弟帮忙吧?”伊达航小声建议道。

        “可是上头......”

        “没关系,我悄悄带他去案发现场。”

        “在悄悄的去也有可能被记者发现,到时候就算破案了,上头也不会高兴。

        话说伊达老弟,你之前不是帮忙破获了那对人渣夫妻的案子了吗?我感觉你在这方面也挺有天赋的,要不你先试试?实在不行在叫工藤老弟。”

        听到目暮警部的话,伊达航头都大了,上次他能看出那个中年女人有问题完全是因为增山远,他自己哪有那么大的本事!

        等等!增山远!

        伊达航眼前一亮,工藤新一因为上头的压力不能出面还有他的老同学增山远啊!

        想到这儿伊达航朝目暮警部说道:“警部,我调查可能有点困难,但是我能请来一个厉害的外援。”

        “厉害的外援?谁呀?”目暮警部问道。

        “警部,您还记不记得我在警校那会儿的成绩常年保持在前三名?”伊达航问道。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功夫炫耀你在警校的成绩?”目暮警部没好气的说道。

        “不是,警部您误会了,我没有炫耀自己成绩的意思。

        我是想说,在我们那一届,我的成绩说是前三,其实就是第三名。

        在警校读书的时候,一直有两个家伙压在我头上,其中一个现在就在东京。”

        “这么说的话,你说的外援是你警校的同学?”

        “对,警部,有他在这个案子一定能破。”伊达航信心十足的说道。

        “他现在也是警察吗?在什么系统里?”目暮警部没有立马答应让增山远加入,而是先问起了增山远的情况。

        目暮警部怕万一增山远是什么治安警,狱警之类的。

        要是这样的警察破了他们搜查一课破不了的案子,这怕是面子里子都丢了。

        “警部放心,他前段时间就已经辞职了。”

        “已经辞职了吗?和毛利老弟一样啊!那还好,不过他应该不是什么出名的人吧?”

        “您放心他这个人很低调,被记者拍到了也没人会认识。”

        “行吧!那你带他去现场看看,希望能对我们的破案有所帮助。”

        得到目暮警部的首肯后,伊达航拨通了增山远的电话。

        “喂~什么事?”增山远慵懒的声音从听筒那头传来。

        “远!我这儿出了点事,需要你的帮助。”伊达航开门见山的说道。

        “你一个警察需要我这个平头百姓帮什么忙?”增山远故意大声说道。

        宫野明美听到增山远提到警察,正招呼客人的她眼前一亮,这应该算是有价值的情报了吧?

        想到这儿,宫野明美突然停止了推销,摆出了一副倾听客人需求的样子,实则是竖起了耳朵,想听听增山远在说什么。

        增山远微不可查的扫了一眼神情自若的宫野明美嘴角微微上扬。

        宫野明美的表情看似没有什么问题,但她突然停止了说话,显然是想尽量集中注意力听增山远的通话内容。

        增山远本来就是故意挑逗宫野明美,见她上钩了,增山远直接拿着大哥大转身上楼,让宫野明美听了个寂寞。

        宫野明美的脸色顿时就黑了,她对面的两个人看宫野明美的表情以为是他们的要求宫野明美满足不了于是就转身离开了。

        “可恶!这家伙是不是发现我有问题了,故意在耍我!”宫野明美看着楼梯口想道。

        而回到楼上的增山远听伊达航讲了案件的情况后犹豫了一下选择了同意。

        这个案子跟他的任务没有冲突,而且这种犯下灭门惨案丧尽天良的凶手增山远没理由放任这种人逍遥法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