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小说 - 柯学养猫人在线阅读 - 第23章 犯人的真正目的

第23章 犯人的真正目的

        有增山远提供的调查方向,警署全力以赴展开搜查。

        两天以后,终于在东京市内的一家珠宝行内查到了有人在三天前出售了十几件首饰,以及近百克黄金制品。

        随着这一线索的发现,目暮警部悬着的心总算能放下去一点了。

        找到脏物这就说明他们的调查方向没错。

        随后目暮警部让警署的人过来询问了犯人的特征。

        由于犯人一次性出售的黄金首饰数量过于巨大,店员们对这个人都有印象。

        但可惜的是,这个人在出售黄金首饰的时候全程带着墨镜和帽子,店员们没有看清这个人的脸。

        一番忙活下来得到的有用信息并不多。

        犯人的年龄大概在40岁左右,男性,身高1米7左右,体型不胖不瘦,没有特别的口音。

        凭借这些信息想抓住犯人明显是不可能的。

        好在,除此之外,还有高木和佐藤那边的调查行动。

        两人通过监狱给的名单,一个个对盗窃犯进行排查。

        两天时间名单里一大半人已经问过了,就像增山远说的小偷也是有自己圈子的,这么问下来还真找到了一些线索。

        其中最值得注意的就是有一个小偷说,他的一个朋友原野好像发大财了,以前在一起喝酒他都舍不得点贵一点的酒,可昨天他们喝酒的时候原野不仅点了好几万日元的酒还请了客,一顿饭吃了接近10万日元。

        佐藤立马询问了这个原野的年龄和身高,在得知原野今年42岁身高1米7的时候,佐藤几乎可以肯定,这个原野就是犯人!

        随后佐藤询问了原野的住处,这个小偷也没有隐瞒,把原野的所在的住处和盘托出。

        佐藤立马将这一情况通报给了目暮警部。

        目暮警部得知消息以后也是非常开心,马上带着警员出发,打算对犯人进行抓捕。

        伊达航那边也松了口气,随手给增山远拨了个电话,告诉增山远凶手就在东京,而且他们已经锁定了凶手的位置。

        增山远听到凶手还在东京有些惊讶,他立马询问了一下警方锁定凶手的细节,伊达航如实叙述了一遍。

        明明一切听起来都很合理,还是按他的推理走的,但增山远还是觉得不对劲。

        “远,你怎么不说话了?是哪里有问题吗?”

        “不,没有,犯人应该就是他没错了,可是我总觉不太对劲。”

        “哪里不对?”伊达航问道。

        “航,假如你是犯人的话,犯下这样的血案,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那还用说?当然是跑路了!”

        “可这个犯人却没有跑路,他居然还在东京,你不觉得奇怪吗?”

        “估计是犯人认为自己的计策很完美,可以骗过我们吧!我们在案发那天晚上开的新闻发布会也是把调查方向定到了仇杀了,犯人也许是看了发布会被迷惑了,这才没有离开。”

        “这么解释的话也说的通。”

        “喵~”雪团的叫声打断了增山远的思绪,增山远伸手摸了摸雪团,整个人的状态和气质都发生了变化。

        他缓缓闭上眼睛,大脑全速运转梳理了一遍案情。

        “不对,果然有问题,航,你那边有你没有这个犯人的资料?”

        “资料?有啊!”

        “给我念一下!”

        “好,原野建二,42岁,身高171厘米,穿26码的鞋子,3年前因盗窃罪被捕,判处有期徒刑4年,因在狱中表现良好获得一年的减刑,于一个月前被释放。

        获释后,原野建二找了一份搬运工的工作,但不知道为什么仅仅干了半个月就辞职了。”

        “就这些?”

        “就这些。”

        “原野建二有没有家人什么的?”增山远追问道。

        “他在被捕前是结过婚的还有一个女儿,但是他入狱以后妻子就跟他离婚了,女儿也在夫妻两个离婚后不久就病死了。”

        “你说什么?她的女儿死了?航,快告诉我,三年前抓捕他的是谁?”

        “这个没有记录,不过当时目暮警部就已经是警部了。”

        听完伊达航的话,增山远脸色大变,他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眼前渐渐浮现出了被害夫妻卧室墙上用血写的复仇。

        “航!马上联络目暮警部,让他别去抓人!”

        “啊?为什么?”

        “我怀疑原野建二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这家人,而是你们。”

        “远,你在说什么啊?”

        “没时间解释了!快点给目暮警部打电话!还有告诉我犯人的具体地址。”

        听到增山远的怒吼,伊达航也顾不上其他了,跟增山远说了犯人所在后,立马挂断了增山远的电话给目暮警部拨了过去。

        而与此同时,原野建二租住的出租屋里门窗都被封死,地上墙上倒满了汽油,墙角还堆放着两大袋面粉。

        原野建二瘫坐在沙发上,手里攥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梳着双马尾,年龄7,8岁,笑颜如花的女孩。

        “林子,爸爸我马上就要来陪你了,等那些警察冲进来,爸爸就带他们一起去见你!”

        ......

        尽管已经通知了伊达航,增山远还是有些不放心,他换好衣服忍痛打了个出租车朝案发现场赶去。

        就在刚才,增山远想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猜想,那就是原野建二最根本的目的就不是入室抢劫,也不是想杀害这家人,他之所以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就是为了让警方介入。

        而他一开始的目的,就已经写到了墙上那就是——复仇!

        墙上用血写的复仇两个人,乍一看是仇杀,针对的是这对夫妻。

        而在增山远识破这起案件不是仇杀以后,复仇两个字自然而然就会被当成是为了混淆警方视线才写的。

        但实际上,这个复仇才是犯人一开始的目的,他想为他死去的女儿复仇。

        也许在原野建二看来,当年抓他入狱的警察是毁了他一生的人。

        如果他没有被抓,他的老婆也不会跟他离婚,他的女儿也就不会死,这一切都是警察的错。

        所以他要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