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小说 - 柯学养猫人在线阅读 - 第27章 目暮警部乱入

第27章 目暮警部乱入

        少女的眸色是湖蓝色,有着一头微卷但略带红色的茶发,她的目光清冷却有种别样的吸引力,整个人的气质就如同一座冰山一般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透露着生人勿近这四个字。

        少女和增山远对视一眼后,目光就落在了增山远怀里的雪团上。

        雪团仿佛察觉到有人在看它,抬头和少女对视一眼。

        和雪团对视的瞬间,少女原本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扬起了一丝微笑,仿佛冬雪消融一般。

        宫野明美愣了一下,立马回头看去。

        “老板!”

        “啧啧,广田小姐,没看出来啊!你居然能来得起这种餐厅吃饭,以你的经济实力貌似没必要来我店里打工吧?”

        宫野明美闻言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慌乱,显然她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遇上增山远。

        面对增山远的问题,宫野明美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就在此时,宫野明美对面,一直沉默的少女开口了:“这顿饭是我请客的,还有就算别人家有钱,也不影响她打工吧?貌似没有法律规定有钱人不能打工吧?”

        “的确是这样,我就是随口一说,广田小姐不用在意。”说完增山远就要转身离开。

        看着增山远的背影,宫野志保脑海中闪过了增山远怀里那只猫的影子,她下意识的出声喊道:“等等!”

        这句话一喊出来宫野志保就后悔了,她到底在干什么啊!

        明知道这人是姐姐的任务目标,明知道在这种场合偶遇会给姐姐执行任务带来干扰,现在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让这个人赶紧走,可她居然开口让这个人等一下。

        宫野志保整个人都不好了。

        增山远那边的脚步一顿,他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宫野明美还有她的妹妹宫野志保也就是以后的灰原哀。

        说实话,增山远很喜欢灰原哀,喜欢的程度甚至超过了女主毛利兰。

        但是增山远也很清楚,现阶段的宫野志保是非常危险的存在,谁和她接触都有可能会出事。

        增山远从来没有忘记,他的最大目标是给姐姐报仇,这些危险的东西能不接触就不要接触。

        可现在宫野志保却主动开口了,他要是选择无视反倒会显得他有鬼在刻意回避。

        于是增山远转过身看向了把他叫住的宫野志保。

        “能告诉我这孩子的名字吗?”宫野志保指了指增山远怀里的雪团问道。

        增山远一愣,随即想起来原著中灰原哀是非常喜欢小动物的,特别是猫。

        这个少女博学多才,是一位天才型的药物化学、药理学家,还擅长多门科学。

        只是她的想法总是让人始捉摸不透,但却异常的冷静,冰山一般的外表潜藏着神秘的魅力。

        而能让这种魅力释放的就是那些小动物。

        看着在增山远怀里咬着上衣拉链的雪团,宫野志保淡漠的心渐渐活跃了起来,不知不觉间她也像一般女孩子一样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宫野明美对此一点也不意外,这段时间在增山远店里打工,经常看到雪团。

        可尽管如此,她对雪团的魅力依旧没什么抵抗性,更别说初次见到雪团的宫野志保了。

        “老板,能不能让我朋友摸一下雪团?”宫野明美恳求道。

        增山远听到宫野明美的请求眼前一亮,说起来宫野志保也是日后主线的重要人物,如果让她摸一下雪团的话,说不定雪团还会进化的。

        想到这儿增山远小声朝雪团说道:“雪团,让这个姐姐摸你一下好不好?你让她摸一下,应该会跟上次一样进化的。”

        雪团虽然不清楚进化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但它知道被小兰摸的时候,自己确实有种很舒服的感觉。

        于是雪团同意了让宫野志保摸一下。

        增山远感知到雪团的意思后,抱着雪团来到了姐妹俩的桌子边。

        看着如此可爱的猫咪来到了自己身前,一向冷静的宫野志保也难以克制自己的情绪,她伸出手放到了雪团头上。

        然而这次增山远并没有感觉到雪团给他的增益buff有所提升,雪团也没有那种很舒服的感觉。

        “这是翻车了吗?难道是现阶段的宫野明美不能让雪团进化,需要变成灰原哀才可以,还是什么其他原因?”增山远在心底暗暗想道。

        而雪团没有感受到那种舒服的感觉,也有些不开心,它觉得增山远骗了他,抬起头冲增山远叫了好一通。

        增山远尴尬一笑,冲姐妹俩道了个别就转身离开了。

        为了安抚雪团,增山远点了几个比较贵的菜,都是雪团平常爱吃的。

        酒足饭饱后,增山远结账准备离开,可还没等他出门,目暮警部就一脸严肃的闯了进来。

        此时增山远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不会这么倒霉,又遇上事件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