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1章 你还要什么脸?

第1章 你还要什么脸?

        验孕两道杠。

        何小燃发现自己怀孕了,这个节点……

        她给周沉渊打电话。

        “说!”

        背景音里有女人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花轻语那朵小白莲。

        何小燃故意说:“哟!周大少,青天白日的,兴致这么好?”

        “滚!”

        他声音冷淡,透着浓浓的不耐烦。

        “那什么,我怀孕了。”

        周沉渊直接说:“怀孕跟我讲什么?”

        何小燃怒道:“我X,我一个人能怀孕呢?打胎钱你总得出一半吧?”

        周沉渊冷冷回答:“给我下药的时候,可没说这种钱还要我出!”

        何小燃一窒,“周少爷,要我说多少次,那是意外!”

        “你这种女人,卑鄙龌龊心思歹毒,为了达成目的不折手段,还敢说意外?”

        接着何小燃就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叫声,高亢中夹杂着难以言说的痛苦:“啊!沉渊……”

        何小燃翻白眼:“那……那行吧。”

        “你还有什么话说?”

        何小燃:“行吧,那我不打扰你了。我也没打算年纪轻轻就生孩子,还得上学呢。我给你打电话是要打胎费,既然你不愿意出,那算我倒霉。”

        何小燃要挂电话。

        周沉渊出声:“何小燃,别跟我玩这一套!你给我打电话,不就是故意想告诉我?我告诉你,我根本不在意。”

        何小燃点头:“行行行,我知道了,以后不给您添麻烦还不行?得了得了,挂了啊!”

        挂了电话,何小燃开始数身上的钱。

        生活费全在这,打一胎得多少钱?

        何小燃一周前秘密结婚了,对象是周沉渊。

        没领证,就两家随便去了几个人,凑成一桌吃了顿饭,两人就成了夫妻。

        当然,在成为夫妻之前,她跟周沉渊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这事说来话长。

        何小燃觉得那是意外,但是周沉渊觉得是何小燃蓄谋已久。

        就在一个月前,她受周家老太爷的邀请,参加老人家的九十岁寿辰,需要给长辈敬酒的时候,发现周沉渊手里没酒,何小燃随手从吧台递了杯红酒。

        整个事情有些复杂。

        何小燃是周家老太爷用游标卡尺,在地图上量出来的曾孙媳妇最佳人选,目的是为了冲喜。

        何小燃原本也是有意中人的,所以她压根不愿意。

        无奈她养父林大财贪图周家的钱,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周家的提亲,并用何小燃的两个妹妹要挟她乖乖听话。

        何小燃再不愿意,也只得在人前表现出应有的热情。

        周沉渊根本看不上何小燃,觉得那就是个冲着周家的钱嫁过来的贪婪女人,对何小燃的热情和主动也极度厌恶。

        那晚他迫于老太爷在场,勉强喝了何小燃递过来的酒,没多久就发现情况不对。

        周沉渊当即抓着何小燃逼问,两人吵着吵着,情况就有些失控。

        甚至都没来得及找个正经房间,何小燃就被他强行拖卫生间办了。

        虽然外界传闻周少爷阅女无数,但是从体验上看,何小燃深表怀疑。

        至于过程……

        就男厕所隔间那地理条件而言,对头一遭的何小燃来说,生不如死。

        后来,现世小白莲花轻语不知是眼神不好,还是眼神太好,非跟周老太爷说她看到何小燃跟一个男人进了男厕,一个多小时了都没出去,很担心。

        总之,何小燃被人捉奸在厕。

        周老太爷的脸色相当难看。

        他为了给老伴冲喜,千辛万苦按照算命先生的话挑了个曾孙媳妇,竟然还是这等不知廉耻的女人,他能不伤心吗?

        花轻语不愧是著名的人间小莲花。

        她柔声细语地安慰老太爷,把她温柔贤惠的一面展现地淋漓尽致,让老太爷觉得曾孙媳妇要是像她这么单纯善良,该是多幸福的事啊!

        事后周沉渊从何小燃的身上站起来,他恶狠狠地瞪何小燃一眼,恨不得用眼神杀她一百遍啊一百遍。

        何小燃觉得自己特无辜,她也是受害者啊!

        隔间外有好事者不断敲门,催促狗男女现行。

        周沉渊打开隔间的门,伸手把她率先推了出去。

        这种不要脸的下流事都做了,她还要什么脸?

        出去!

        何小燃被他推出去的时候,就看到花轻语惊讶的脸:“小燃?!竟然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看错了!”

        老太爷气炸了:“小燃你……枉我觉得你是个心底善良的好姑娘,你竟然如此这般……”

        自甘下贱!

        老太爷的话还没说出来,周沉渊便从隔间走了出来。

        他什么话没说,铁青着脸,气势汹汹地离开。

        周大少怎么可能会承认,他被何小燃这种下贱女人算计了?

        众人这才发现,何小燃的奸夫是周沉渊。

        这一次,花轻语的惊讶升级。

        天空划过的绝对不是流星,而是小白莲的眼泪在飞。

        老太爷一秒变脸,喜笑颜开。

        周沉渊是个傲娇的小子他知道,但是没想到他这么积极主动,这么快就等不及了?

        老太爷大手一挥:“胡大仙人说了,这个月二十八号是个好日子,结婚!”

        何小燃欲哭无泪,被人围观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人劈开过,腿一直打哆嗦,差点站不直。

        她上辈子八成推周沉渊进过粪坑,要不怎么这辈子能被他害得这么惨?

        花轻语似乎备受打击,看到奸夫是周沉渊后,她伤心欲绝跑出门,结果被一辆拖着钢筋的小三轮撞了,漂亮的大腿被戳了个血窟窿。

        之后,花轻语用她腿上的血窟窿,牢牢地把周沉渊拴在身边,就连那个象征性的结婚酒宴,周沉渊都没露面。

        何小燃把自己所有的生活费都扒拉出来,有点伤脑筋。

        何苗、何时都要花钱,指望林大财掏钱是不可能的。

        当初林大财没把她嫁给卖猪肉的老鳏夫,不是因为他善心大发,而是周家给的钱更多。

        何小燃算计着用钱的地方,不行,这钱还得往周沉渊要。

        虽然她嫁给了隐世富豪周家,周家还付给林大财一大笔彩礼,可何小燃这个当事人一毛钱都没落着。

        她抓秃了头发,都想不出怎么才能凑起打胎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