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2章 你这女人诡计多端

第2章 你这女人诡计多端

        “喂?老丁,晚上的活接不了了。容我先打个胎!”

        挂了电话,何小燃回居所。

        为了方便小夫妻的友好相处,周家在学校附近买了幢楼,挑其中装修漂亮的一套房子给两人住。

        周沉渊除了第一次被强迫着认了下门外,从来没回去住过。

        何小燃开门进屋,一眼看到玄关处的鞋。

        她撕开鞋柜上的零食,往嘴里叼了片海苔,一边吃一边往里看,“周少爷?”

        没人理她。

        她往卧室探头看了看。

        没人,又去书房,果然看到他背对门坐在那。

        何小燃敲敲门,“喂?稀客啊,今天怎么到这来了?”

        周沉渊转动椅子面朝她,眉眼清冽,眼角微扬,脸上带着一股戾气,正冷冷地看着她:“确定怀上了?”

        何小燃靠着门槛耸肩:“十有八、九吧。”

        “打掉!”周沉渊说,“别跟我耍心机,周家的继承人,绝对不能是你这种心术不正的女人生出来!”

        何小燃把海苔往嘴里快速一塞:“打胎钱一人一半。别这么看着我,我说了多少次,那是意外,你不信我也没办法,反正这钱不能我一人出。”

        她快速地从身侧的立式收纳柜里拿过纸笔,“唰唰”写了几个价格,“我打听过价格,我现在去打,无痛人流,正规医院只要八百。”

        她把海苔袋放下,又列了个数字,“如果是黑诊所呢,价格更便宜,只要六百。我现在月份小,没有那么危险,我也接受。”

        周沉渊坐在椅子上,两只手交叠在身前,微微抬着下巴,表情冷漠:

        “何小燃。”

        何小燃捏着海苔往嘴里塞,抬头:“嗯?”

        周沉渊说:“手术我来安排。你这女人诡计多端,心思歹毒,我一定要亲自确认你把孩子打了。否则,谁知道你是不是包藏祸心?”

        何小燃抬眼看他,愣了一会,随即她一下蹦起来:

        “妈蛋!你早说啊,你知不知道我盘算打胎费,头发都快掉光了?你有门道怎么一声不吭?”

        她暗自高兴了一下,这个月何苗和何时的生活费有着落了,省下的三百块钱,可以让她俩吃的好点。

        周沉渊鄙夷地看她一眼,站起来,“后天上午,我让人来接你。”

        他走到何小燃身边,瞥了她一眼,抬脚走了出去。

        何小燃把最后一排海苔送进嘴里:“后天上午?没问题!”

        关门声传来,何小燃顿时原地蹦了好几个圈,算周沉渊那王八羔子还有点良心!

        其实何小燃觉得周沉渊讨厌她也不是无缘无故。

        人原本在国外念书念得好好的,突然被周家骗回来,跟青梅竹马的小白莲暂时分手,被迫娶了她这么一个东西。

        换她,她也气。

        可因为下药的事恨她,何小燃就觉得冤枉了。

        她都快无辜死了。

        一个姑娘家,被迫跟一个失去理智精力旺盛的小野狗在厕所隔间,还是高难度站着完成了生命中第一次大和谐,一遍又一遍。

        她不惨吗?

        她疼了多少天啊?

        疼也就算了,还没戴套!

        现在好了,一击就中,她还得遭第二次罪。

        再说了,何小燃也不愿意,虽然林大财信誓旦旦跟周老太爷说她没处过对象。

        可人何小燃也有心仪的男神,只不过搁心里而已。

        想想就闹心。

        男神还没吃进嘴,她反倒不明不白被周沉渊吃干抹净。

        现在还反过来嫌弃她这口饭是强喂的,气不气人?

        周四下午的课挺重要,何小燃收拾了书包出门。

        她在阶梯教室靠后门的位置坐下,跷着二郎腿翻书,身后有人拿笔戳戳她,“何小燃,你上次的课来上了吗?老师有没有留作业?”

        “留了,一篇两千字的论文。”何小燃看秦开一眼,幸灾乐祸:“不知道你现在写能不能赶得上呢。”

        秦开巴结她:“把你的给我看看呗。”

        “不给,给你了我怎么一个人独美?”何小燃嘴里这么说着已经把写好的论文扔给他,“中午记得请我吃烩面,我要河南奶奶那家的,他们家烩面特正宗!”

        “好说好说!”

        秦开撕下一张纸,赶紧照何小燃的作业抄起来。

        何小燃提醒:“你别一模一样啊,回头老师发现了,咱俩一起扣学分。”

        “知道了!”

        秦开一边快速的抄,一边拍马屁:“何小燃,我发现你还挺好看的。”

        “那还用说吗?”何小燃一撩马尾发梢。

        “我是说,你要是这边脸全退色的话就好了,现在还有一点。”

        何小燃瞪眼:“哎哎,你这人,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你尽情夸我这右半边脸就好。”

        刚开学的时候,何小燃的左脸有块挺大的黑斑很引人注意。

        常理来说,她这样的人,脸上很丑,从小被人指指点点,应该很自卑才对。

        可何小燃不,她性情豁达举止大气,以致班里的同学都被她感染,久而久之反而忽略了她脸上的黑斑。

        大二开学后,班里同学突然发现,她脸上原本黑乎乎的地方……褪色了。

        如果抹厚实一点的粉底,都能遮住。

        班里有人忍不住问她:“何小燃,你做激光了?”

        何小燃诧异:“我哪有钱?”

        “你这里颜色快没了!”

        何小燃回答:“这本来就是纹身颜料,我不小心抹上去的。”

        说是不小心,其实是故意的。

        何小燃跟另外两个被收养的小姑娘,都随林大财的老婆何美芳姓。

        何小燃长到十六、七岁的时候,林大财看何小燃的眼光就不对劲,还被何时发现他偷窥何小燃洗澡。

        反正林大财不是东西就对了。

        为了摆脱林大财的骚扰,何小燃故意在自己脸上抹了纹身颜料。

        一旦发现颜色淡了,还会在原来的形状上重新涂抹,造成了她皮肤患病被毁容的假象。

        只是后来……

        何小燃正跟秦开说着话,周沉渊目不斜视地进来,在距离何小燃最远的位置坐下,他身后照例跟着几个狐朋狗友。

        那几个人,个个都是人模狗样的,就像周沉渊的跟屁虫。

        他在国外的时候,那些人也去了国外,他回国后,那几人也跟着一起回国。

        真是一帮形影不离的小狗崽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