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4章 还打不打了?

第4章 还打不打了?

        何小燃冲到楼下打车,杀气腾腾地冲回林家。

        林家住得是独栋的带院小洋楼,房子是早些年林大财最赚钱的时候买的。

        如今虽然陈旧,但碍于位置和面积,市值可观。

        “嘭!”

        院子的大铁门被人踹响,发出巨大的响声。

        林家的人被吓了一跳,何美芳扭头:“什么动静?”

        林大财已经打完了人,正骂骂咧咧。

        “不省心的小贱人,老子给你们吃给你们喝,用着你们的时候,竟然给我推三阻四!牛老板看中你,是你的福气,你他妈还给我矫情,他说不去就得你去!老子养你们是图什么?”

        院子大门没上锁,何小燃直接进去。

        林大财一抬头,就看到何小燃出现在门口。

        他刚要开口,何小燃已经蹿到他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林大财的小手指。

        何小燃问:“你打何时了?”

        林大财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一个黄毛丫头,吓唬谁呢?

        他想要把手挣回来,意外发现何小燃抓着他小手指的手纹丝不动。

        林大财倒也没怕,他冷笑:“老子在家里教训不听话的丫头片子,怎么着?你还要打我?我就是告诉她们这些贱人,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

        何小燃猛地一用力,林大财顿时从椅子上滑到地上,他“啊啊”地叫唤着:“疼疼疼……”

        何小燃一双眼瞪得通红,她咬着牙问:“何时呢?让她出来!”

        话音刚落,何时慢慢走了出来。

        能被林大财挑中,那容貌一定漂亮。

        何时虽然年纪最小,但是模样却美得惊心动魄。

        只是此时的何时完全像换了一个人。

        鼻青脸肿遍地鳞伤,就连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一张猪头脸完全变了形,要不是那双极为漂亮的浅棕色眼睛,何小燃压根看不出她就是何时。

        何小燃怒火中烧,“你手烂了?”

        不知道还手的吗?

        何时顶着乱糟糟的鸡窝头,神情倔强,不顾嘴角伤口还在冒血珠:

        “他要把何苗送给一个变态老狗,我不让,他说我挡他财路。我打不过他!”

        她一个还没成年的小丫头,怎么可能打得过正值壮年的林大财?

        何小燃扭头。

        何美芳已经从坐着变成站着,她原本想过来打何小燃,结果看到林大财脸上痛苦的表情不像装的。

        心一颤,没敢跑。

        何小燃这一看,顿时让何美芳一阵紧张:

        “何小燃,别以为你嫁了周家,就敢为所欲为。你别忘了,你跟周少爷还没领证呢。周家不过就是拿你当冲喜的玩意,周沉渊哪天瞧上别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把你踢了!”

        周家怎么可能会真娶何小燃?

        不过就是周老太爷急病乱投医,临时拽个人垫背,她还真拿自己当回事?

        结婚宴那天就看出来了,周家去的都是什么人?

        正经主子一个没去,这个是管事那个是亲戚,竟然还去了个算命先生!

        周家就是耍得一手好大刀,想糊弄老天爷呢。

        何小燃冷笑:“那也得等周家把我赶出来再说了,现在我跟周沉渊正是甜蜜的时候,你打她们俩的主意,就是打周沉渊小姨子的主意,你动手打她们俩,也得问问周沉渊答不答应!”

        林大财疼的大汗淋漓,他咬牙切齿道:

        “你个小贱人,我是你老子!不识好歹的东西,要不是老子可怜你们,你们现在还不知道被卖到那个妓院千人骑万人草呢!”

        何小燃冷冷一笑,反扣着林大财的一根手指,却轻而易举控制了林大财整个人。

        林大财以前只觉得她干活麻利,还被家里的保姆钟阿姨夸过。

        从来不知道何小燃的手劲这么大。

        她直接拽着林大财进卫生间,反脚踹上门。

        林大财突然有不好的预感:“你想干什么?何小燃你想干什么?!老子告诉你……”

        “教你做人!”何小燃冷笑,一伸手把林大财的脸摁到马桶里。

        “咕噜咕噜……”

        林大财痛苦地吐着泡泡。

        何美芳在门外胆战心惊,林大财的声音突然消失,她扑到卫生间的门前,尖叫:“啊!啊!来人啊,杀人了!”

        此时,何小燃的手机不长眼的突然响了。

        她摁着林大财的脖子,接通电话,语气不善:“喂!”

        “在哪?不是让你等着吗?人呢?”周沉渊怒道。

        “我在忙,晚点再说!”

        “何小燃,你又要跟我耍什么阴招……”

        何小燃直接挂了电话,在林大财快断气之前把他头提了上来。

        林大财抬头骂道:“……贱、贱……”

        话还没说完,再次被何小燃摁进马桶。

        提上来。

        “你……”

        摁进去。

        提上来。

        林大财终于不骂了:“咳咳咳……不、不打了……呕——”

        几次过后,林大财奄奄一息。

        何小燃说:“再让我知道你敢打她们,下次就没今天这样的好运气!”

        她松开手,林大财瘫在地上,想到马桶水,呕吐。

        何小燃拉开卫生间的门,抬脚走出去。

        身后林大财抬头,恶狠狠地瞪着她,却一句话都不敢说。

        何小燃看着蹲在旁边发抖的何美芳:“把我卖给周家的时候,就该想到这一天。”

        何美芳没敢说话。

        何小燃抬头,何时还在站在原地。

        她对何时冷冷道:“拳脚打不过,不知操家伙?客厅没东西,厨房也没有?”

        何时闷闷地说:“我怕死人……”

        “地球哪天不死人?要你操心了?有本事把环保问题解决了!”何小燃瞥林大财一眼,冷道:“再说了,真有什么事,不是还有你姐夫吗?”

        她答应给周家冲喜图什么?

        不就是图周家家大势大,反手一座五指山,压也能压得林大财翻不了身?

        何小燃走到何美芳面前,伸手:“给钱,我要带她去医院!”

        何美芳朝林大财看,林大财正半死不活,胡乱挥手,心中气得半死。

        这贱人刚进周家的门,气焰正是嚣张。

        但林大财看在钱的份上,周家那两千万的彩礼,够他接个项目忙活几年的,这贱人的钱这么好赚,他暂时忍下这口气。

        来日方长。

        何小燃有周沉渊当靠山,大的收拾不了,还怕收拾不了两个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