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5章 小怪物出门

第5章 小怪物出门

        何美芳回卧室,拿了钱夹出来,哆嗦着掏出两张一百。

        何小燃不接,“要不我也把林小富打成这样,你拿两百块钱带他看病?”

        林小富是林大财的儿子,林大财还有个亲闺女林昭笛,昭笛就是招弟的意思,最后还真招来了林小富。

        何美芳又掏了三百,“够、够了吧?”

        钱夹子里厚厚一叠,何美芳买衣服买包可舍得花钱,给养女花一分钱都肉疼。

        何小燃伸手夺过钱夹子,从里面拿出一千块钱。

        “何苗呢?”

        何时低着头,有气无力:“被我锁屋了。”

        刚刚挨打的时候,她怕林大财伤到何苗,就趁乱把何苗锁了。

        何小燃拿了钱,走到楼梯间隔着的小屋门口,敲了敲门:“何苗,你屋里待着,晚点我来接你。”

        屋里传来一声小猫似的声音:“嗯。”

        何时被打得挺严重,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肋骨断了一根,还有轻微脑震荡。

        医生觉得情况严重,追问原因。

        何小燃冷眼瞅着她,何时死鳖一样不开口,问急了说是自己跟同学互殴打的。

        医生让何时住院两天,何时说什么都不同意。

        “我不住院,我还要上学。”

        何小燃问:“你是不是放心不下何苗?怕你住院的时候,何苗在家里被人欺负?”

        何时低着头,“反正我不住。”

        “你怕我没钱?”

        何时不吭声。

        “你忘了我是跟什么人结婚的?”何小燃说:“有钱人。林大财那帮狐朋狗友不是说,周家是隐世富豪?他们家住的地方是占地三十五万平米的建筑群。你觉得我现在缺钱?你姐夫一天的零花钱,够养活我们仨一年,明白吗?”

        何时这才抬头:“真的?”

        “骗你有糖吃?”何小燃白她一眼,这脸都不能看。

        “那何苗怎么办?”何时问。

        那脸肿成了猪头,何小燃瞅半天都没看出她脸上是什么表情。

        何时打小就是个倔头,要不是因为她长得好看,未来潜力值大,老早被林大财扔了。

        从她能跑会跳开始,就处处跟林大财作对,以致三个养女里,除了何小燃,何时被打得最多。

        何时是三人里最小的一个,懂事的让人头疼。

        让何时听话,还得用心眼,要不然她压根不听。

        何小燃见她不吭声,就知道她信了,对医生说:“给她办住院吧。”

        看何时一眼:“我待会去接何苗,我顺便给你拿两件换洗衣服。你不用担心何苗,她晚上住我那住,我跟你们姐夫说过了,他这几天不过去住。”

        何时点头,“嗯。”

        看她一眼,问:“姐,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添麻烦的是林大财,要不是那老东西,我们会来医院?我去跟你老师请个假,早饭你自己应付,中晚饭我给你送。”

        “嗯。”

        何小燃交了一千块的押金,去医院对面小卖部买了面包和水留给何时。

        她一刻都没停,跟何时的老师请了假,又安排好她这几天的作业,这才去接何苗。

        开门的是老巫婆保姆钟阿姨,林家忠心耿耿的老货,一肚子坏水。

        何小燃在林家闹了一通的事,钟阿姨当然知道,她当时躲着没敢出来。

        看到何小燃的时候,钟阿姨的眼神都在打飘,压根不敢看她。

        何小燃走到楼梯间的门前,敲门:“何苗,是我!”

        不多时,屋里传来一阵响动,一把钥匙从门缝底下被小心推了出来。

        何小燃开锁,握着门把手进屋。

        楼梯间不大,屋里一片黑。

        一个人影跟个鬼魅似的蹲在门边,穿着带帽子的卫衣,帽子卡在脑袋上。

        何小燃开灯,给何时拿衣服。

        “别蹲着,穿外套。何时住院了,你晚上去我那住。”

        地上蹲着人硬挪到床头,一条白到几乎透明的手臂快速伸出,拽过床上一件外套,蹲地上窸窸窣窣穿起来。

        何小燃把门背后挂着的一个摩特头盔拿下来,往她头上一摁,“手套呢?”

        手指指了指衣柜侧面的袋子。

        何小燃拿了手套给她戴上,拉开门:“走了。”

        钟阿姨一看里面的人出来,当即往后退了两步,小怪物要出门了。

        暴露在光明下的小怪物,打扮倒是正常人。

        黑外套黄卫衣牛仔裤,单看身材又高又瘦,怕是很多现在年轻人想要的。

        可在钟阿姨眼里,何苗就是个小怪物。

        胆小怕光,通体雪白,就连睫毛都是白色的,还有一头白金色的头发,眼珠子还跟正常人不一样,红隐隐地,看着就吓人。

        平时要没何时那丫头带着,小怪物都不敢一个人上学。

        何苗紧紧地拽着何小燃的胳膊,亦步亦趋地跟着。

        “姐,我要是去了,姐夫会不会有意见啊?”

        何苗的声音像小猫叫,不注意压根听不清。

        “不会,他人很好,就是嘴臭。万一碰到,他要是说什么难听话,你就当没听见。”何小燃安抚她:“万事有我。”

        “嗯。”

        病房。

        “姐!”何时见她们进来,立刻要坐起来。

        “躺着别动。”何小燃看了看点滴,还有一点。

        必须滴完,都是钱买的,不然浪费。

        何时躺在病床上,看着何小燃问:“姐,我是不是耽误你学习了?”

        “耽误什么?我都大学了,跟你们俩不一样,不耽误。”

        何苗进病房后,快速找到容身之处,往靠墙的病床角落一蹲,抱着膝盖,对着拐角思考人生。

        隔壁邻床的病人和家属目瞪口呆,这是什么造型?

        何小燃看到邻床的表情,解释:“我妹社恐,你们不用跟她讲话。”

        脑壳戴着大头盔,大头盔抵着墙,何苗用猫叫一样的声音问:“还、还疼吗?”

        “早不疼了。”何时摆出毫无感觉的样子:“就姐大惊小怪,非要我住院。”

        何小燃看何时一眼:“你老师今天跟我说,如果你想住校,她可以跟宿管协商,腾出一张床。”

        “我不住。”何时毫不犹豫地回绝,“我就住家里。”

        她还在家,林大财就敢打何苗的主意,要把她送给一个有特殊癖好的变态,她要搬出去了,何苗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