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6章 较量起来谁怕谁啊?

第6章 较量起来谁怕谁啊?

        何小燃当然明白她的意思,点头:

        “我现在那边还不稳定,等我那边情况稳定,就给你们在外租房住。”

        说到底还是因为穷。

        但凡能有一点钱,也不至于让她们两个待林家那环境里遭罪。

        想到好不如赚点钱都花了出去,何小燃坚信,还是得赚钱和省钱,才能有钱!

        何时安慰何小燃:“姐,不着急,我跟何苗还撑得住。林大财还指望拿我换钱呢,他不敢打死我。”

        她皮实,撑得住林大财的拳打脚踢,但是林大财不能打何苗。

        何苗需要注意的地方太多,风吹日晒都不能,就连饮食她都要尝过,才敢给何苗吃。

        钟阿姨那个心眼恶毒的老货,故意做些辛辣食物,就是想替主子饿死何苗。

        她姐搬出去后,钟阿姨更加明目张胆,她要承担起保护何苗的责任。

        何苗比何时大一岁,但两人一个年级,都是高二。

        何时是学霸,何苗是学渣。

        除此之外,何苗上学还有怪癖。

        座位必须靠墙不靠窗,扫地不涮拖把,老师点名答到的永远是何时。

        何时要是不去上学,何苗连上学都成问题。

        两人的功课都很紧,何小燃也很急。

        何苗的病是个无底洞,每月都要复检,从皮肤到眼睛,一样都不能漏。

        为了保护何苗的视力,何小燃上个月的兼职收入,全花在定制眼镜上了。

        好在何小燃本人吃穿住行不用操心,周家在房子里配了个负责日常的阿姨,什么都是准备好的,不要她额外花钱。

        何小燃心里想着事,有点犯愁。

        这个月兼职做不成,下个月的钱哪来?

        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何小燃没接。

        没办法,万一接了之后说话呛起来,两个妹妹听到了会担心。

        何小燃把一只苹果切开,分给两人吃,拍拍手站起来:“我出去一趟。”

        角落的大头盔动了一下。

        何小燃:“你待着,我很快回来。”

        到了外头,何小燃回拨电话:“明天上午吧,我今天真有事。”

        “你想用这种方式拖延时间?”周沉渊冷笑:“你以为躲起来,就有机会生下小孩?我告诉你,想都别想!”

        周沉渊说话的声音和电话里的声音重叠,就好像近在咫尺。

        何小燃回头,就看到周沉渊拿着电话冷着脸,就站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

        年轻俊美的贵公子,在医院这种弥漫着悲凉气息的地方,还真是一道养眼的风景线。

        周沉渊冷冷地看着她,收起电话,“我相信明天你还有其他借口。”

        何小燃刚要开口,就听到何时在屋里喊:

        “姐,你的包没拿!”

        病房门口,大头盔从门里伸出一只胳膊,手腕上挂着她的包在晃悠。

        何小燃没动,大头盔终于小心翼翼探出半个脑袋,做贼一样朝这边看。

        何小燃眉眼一跳。

        她立刻对周沉渊说:“我跟我妹妹说句话,现在就跟你去,行不行?”

        “不行。”

        周沉渊打了个响指,顿时从四面八方围过来人,将何小燃围住。

        虽然何苗的脑袋是个大头盔,但何小燃知道头盔里的何苗一定濒临崩溃的边缘。

        明明不敢见生人,但何苗还是移动了脚步。

        惊恐的、小心地朝她跟前一点一点挪,发出猫一样的声音:

        “姐,你的包~~~”

        何小燃咬着牙,走到周沉渊面前:“就一句话也不行?”

        “不行。你这女人诡计多端,”周沉渊冷笑:“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耍手段?”

        何小燃看到何苗的身体在发抖,她立刻掏出手机,手机显示正在拨通老太爷的电话。

        “周沉渊!你说我现在要是跟老太爷说我怀孕了,他是高兴呢?还是不高兴呢?”

        她举着手机,给周沉渊看手机屏幕。

        手机在拨通老太爷的过程中。

        周沉渊眼神一凝,“你以为周家真在乎你?要不是……”

        “周家是不在乎我。周家在不在乎孩子?特别是,这孩子是你的。”何小燃给何苗一个安抚的笑。

        周沉渊盯着她,手机“嘟嘟”响着,周沉渊果然急了。

        “何小燃,你……还不快给我拦住她!”

        周围的保镖瞬间朝何小燃扑去,所有人都在抢夺何小燃的手机。

        就在这时!

        “喂?小燃啊?……是小燃吗?”

        老太爷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争抢的人瞬间僵住,不敢发出一丁点儿声音。

        何小燃把电话放到耳边,一双眼睛盯着周沉渊,“太爷爷,有件事我想跟您报个喜……”

        周沉渊脸色一变,狠狠抓住何小燃的手腕,眼神威胁。

        四目相对,何小燃微微抬着下巴,一步不退。

        她当然知道自己对周家而言就是个炮灰。

        什么孙媳妇?

        统统都是假的。

        周老太爷不过就是想在老天爷面前蒙混过关,看能不能把周老太奶救过来罢了。

        何小燃摸了下脸上有斑的位置,现在不需要继续抹颜料。

        不过,当初还多亏这块斑。

        算命先生说,要挑西北方向方圆十里处,年长一岁,面部带黑的姑娘。

        当初筛选出来的共有五个女孩,最终选定的是何小燃。

        没别的原因,她最漂亮。

        豪门大族,最盼人丁兴旺,她赌周家对子嗣的重视性。

        老太爷在电话里追问:“……什么好消息啊?”

        周沉渊从牙缝里吐出三个字:“就一句!”

        何小燃立刻说:“太爷爷,我上学期在学校的奖学金发下来啦,太爷爷想要什么礼物,我给您买啊!”

        周沉渊暗暗松口气,松开她的手腕。

        何小燃哄完老太爷,挂了电话。

        在周沉渊铁青的脸色中,伸手挽住他的胳膊,转动身体,转向何苗:“何苗,这是你姐夫!”

        大头盔僵在原地,肉眼可见地打起了摆子:“姐、姐夫好……”

        周沉渊怀疑的眼神落在头盔上,屋里戴什么头盔?这是没脸见人了?

        何小燃对大头盔挥挥手,“跟何时说,我晚点过去,你先陪着她。”

        圆不溜秋的大头盔晃了晃,何小燃知道她在点头。

        大头盔像只胆小的小兔子见了鬼似的,“咻咻”跑回病房。

        何苗一走,周沉渊和何小燃同时嫌弃地甩开对方的手。

        周沉渊倒背着手,冷哼一声:“带走!”

        何小燃被人架着胳膊,双腿一抬,一步都不肯走,愣是被人架着胳膊抬走了。

        护士要打麻药。

        何小燃拒绝:“不打。”

        护士一愣:“不打?”

        何小燃坚持不打。

        “不打会有点疼。”

        岂止是有点疼?

        是很疼!

        何小燃抓着床单,一声没吭。

        护士和手术医生很惊讶。

        她解释:“我这人最耐得住疼。”

        从手术室出去,周沉渊竟然站在门外没走。

        见她出来,他拿眼角睨她一眼,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何小燃见了觉得碍眼,她说:“跟那天比,这点疼不算什么。啧,碰到新手司机,算我倒了八辈子霉。”

        周沉渊疑惑:“你这话什么意思?”

        何小燃邪恶一笑:“我的意思是,别说老司机,哪怕是个新手,你技术也太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