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9章 小跳蚤咬不死牛气死牛

第9章 小跳蚤咬不死牛气死牛

        外界只知九谷文昌是当地天然景区,背靠山,门绕河,依山傍水,前后占地大约五十万平方米,却九谷文昌其实周家私产。

        提起周家,不论本地还是外地,十有八九没人知道。

        一旦有人知道,此人必然非富即贵。

        盘山绕路,过关通行,车在一座略带古韵的高大建筑前停下。

        门口有不少迎在那边,“小少爷回来了!”

        何小燃从车上下来。

        周沉渊下车后无意中一瞥,怔了一下,又快速别开眼。

        他从来没觉得何小燃漂亮,刚刚那一瞥,倒让周沉渊觉得那丑八怪还勉强有几分姿色。

        周沉渊为自己心中有这样荒谬的想法感到羞耻,他竟然觉得何小燃那脸还能看?

        “哟,这不是沉渊吗?”旁边突然有人轻浮地开口,“啧,这小娘们就是你买回来的那个?不是说是丑八怪吗?这么漂亮?”

        周沉渊的脸色一沉,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谁。

        他那个素以玩女人为己任的二叔,周子析。

        周子析身上有些酒气,他摇摇摆摆走到何小燃身边,猛然凑到她面前,就像打量什么稀罕物价似的,仔细盯着她的脸看。

        “不是说……脸上有块黑斑吗?斑呢?我怎么看不到?”

        何小燃站在原地没动,脸上的神情和身体,都没有因为周子析的靠近有任何的波动。

        她微微扭脸,指着脸颊一侧,“这里,被粉底挡住了……”

        周子析又凑近了一些,近到他嘴里混杂着令人作呕的酒气,喷到了何小燃的脸上。

        他突然伸手,在她脸侧一摸:“来,让二叔摸一下……”

        何小燃的手握成了拳头,就在她身体要动的前一秒,突然被人扣住腰往后一拽。

        她回头,就看到周沉渊铁青着脸:“跟酒鬼搭什么话?不知道避开?”

        何小燃瞅他,“不是你二叔?”

        “就是。”周子析再次凑了过来,拍拍周沉渊的肩膀:“沉渊啊,你这是娶了媳妇忘了二叔啊。多跟你媳妇学学,你媳妇比可比你懂事多了。”

        周沉渊睨他一眼,不客气的把周子析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剥掉,冷着脸,抬脚就往前走。

        走了两步,回头,对何小燃冷道:“还不走?”

        何小燃抬脚跟过去:“走。”

        -

        “太爷爷,您看起来可精神着呢。太奶奶的脸色看起来都红润了些呢。”

        何小燃被单独叫到老太爷面前,乖巧又懂事,什么话好听说什么。

        老太爷很高兴,他拍拍老太奶的手,“多亏了小燃啊,你太奶奶身体才能好转。”

        “太爷爷正气足,太奶奶福气好。”何小燃嘴甜的跟什么似的。

        周沉渊站在旁边,紧绷着脸色,一句话都没说。

        老太爷心情看起来还不错,还有闲心问了问两人的生活,然后把何小燃支走,留下周沉渊在书房单独聊天:“你去一号厅里,跟那些年轻人多聊聊天,亲近亲近。沉渊留下,我有话跟你说。”

        在周家来来往往的佣人眼中,何小燃显得格格不入。

        谁都知道,这是个不被待见的冲喜丫头。

        是周家花钱买回来的。

        佣人带着她去客厅,在巨大的宽阔的客厅里,何小燃看到一帮有男有女的年轻人坐在一起,聊天说话,气氛轻松。

        她刚出现在门口,就被花轻语发现了。

        “小燃?!”花轻语看到她的时候,有些惊讶。

        何小燃穿着米色的一字肩不规则下摆连衣裙,腰细腿长,脚上还蹬着同色系的中跟鞋,头发扎成了高马尾,让她那张脸完全露了出来。

        化了妆的脸上,原本还有些黑色的地方完全看不出来,一张脸又白又嫩,皮肤格外的光滑透亮,让她那章五官精致的脸看起来漂亮惹眼,又欲又纯。

        “她就是何小燃啊?”

        “是谁说她是个丑八怪的?”

        “是当初算命先生说的,说脸上必须要有黑斑什么的……”

        没想到本人脸上根本没有黑斑。

        花轻语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着急:“小燃,你化妆了吧?变漂亮了呢,你用的什么粉底啊?你脸上那么大一块黑斑都看不见了。真好!”

        这话一说……

        “我说呢,原来是用粉底盖住了啊?”

        “啧啧啧,那得用多厚的粉底才能盖得住啊?”

        何小燃走过去:“要粉底啊?回头我拍了照片发你啊。”

        花轻语离开让站起来,小心地挪动腿,往旁边让了让,“你坐这。沉渊呢?”

        “老太爷留他说话呢。”何小燃不客气地在花轻语旁边坐下,丝毫没有自己跟这帮人格格不入的自觉。

        而眼前这些人,分明也是带着嘲讽、鄙视乃至恶意地观察她。

        花轻语笑了笑:“太爷爷就是最疼沉渊。”

        她伸手给何小燃倒了面前的茶水,“喝点热水吧,晚宴还有一个小时才开始呢。”

        何小燃瞅了眼茶水,看她一眼,“这水我能喝吗?可别喝完了让我钻厕所啊!”

        花轻语一窒,随即笑道:“哎呀小燃,你真会开玩笑。”

        她看何小燃一眼,突然发现什么似的说:“小燃你等一下别动,你这里有脏东西!”

        说着,花轻语快速从包里掏出湿纸巾,不等何小燃拒绝,在左侧脸上使劲擦了两下。

        何小燃被气得不轻,她刚化的妆啊!

        周沉渊怕她丢脸,特地带了个人过去给她化的啊。

        妈蛋,小白莲段位也不高,就跟小跳蚤在牛背上蹦跶似的,但咬不死牛气死牛。

        她不就是想把她脸上的粉底擦掉,让她露出黑斑让这帮人嘲笑吗?

        其他人的眼睛早已雷达一样在何小燃的脸色看,那颜色真不大容易看出来,本就是褪到快没颜色了。

        她瞌睡眼,问小白莲:“你是擦掉了东西呢,还是擦出了东西呢?”

        花轻语盯着她的左脸看了一会,抿抿嘴,表情很受到打击,“我帮你擦掉了。”

        “那我可是谢谢你啊。”

        -

        “侄媳妇儿!”

        何小燃闻了一阵小白莲满身茶味,跑出来透口气。

        结果刚出来,周子析就跟了过来。

        何小燃看他一眼,“二叔?”

        周子析的视线快速打量了她一番,从脖子到胸再到屁股,原本以为是个丑八怪,没想到格外的漂亮的水灵。

        有关何小燃的传闻周子析听过不少,其中以她和周沉渊被人在厕所捉奸最为轰动,这么骚得嘛?

        他突然伸手去拉何小燃的手,“侄媳妇儿,听人说,当初你跟沉渊在厕所里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