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11章 你二叔站不起来了!

第11章 你二叔站不起来了!

        周沉渊忍着把他摔死的冲动,沉着脸,盯着周子析,“二叔大晚上不睡觉,找我老婆?二叔,你是觉得我好欺负,还是觉得太爷爷挑的媳妇好欺负?”

        周子析先是一愣,随后赶紧摆手:“不不,沉渊,你别误会,我找她有事,真有事!”

        周沉渊咬着牙,“滚!”

        “沉渊,二叔快要疯了,真要疯了!”周子析抓狂:“你二叔我都要断子绝孙了,你还不赶紧把你媳妇叫出来!”

        在周沉渊心里,周子析就是个废物,废物外加**。

        他长到这么大,除了女人,就没干过别的正经事。

        周家花不完的钱,对周子析这种人来说,就是投胎的好。

        他深更半夜不睡觉,说不找他媳妇就要疯……

        周沉渊没说话,只是阴沉着脸,一把扣住周子析的脖子,“嘭”一声把他的后脑勺砸在地上。

        欺人太甚!

        他不跟这里的老东西们一般见识,当他好欺负?

        他的老婆,他再瞧不上也轮不到周子析这种货色惦记!

        公然当着他的面调戏他老婆,畜生不如!

        周沉渊在周家长辈面前,素来冷淡但十分守礼,无论是跟他仅相差三岁的小叔叔还是相差六七十岁的老太爷,从来不会做出违背他们的事。

        周子析跟他的贴身保镖,哪里想到周沉渊会动这么大的怒?

        周沉渊一动手,周子析身边的人便冒了出来。

        他们一动,周沉渊身边的人也闪电现身。

        说白了,在周家这里,起了争执只能看主子的威信和实力。

        主子跟主子打,那护卫只能跟护卫打,总不能这方护卫冲过去打对方主子吧?

        打来打去一家人,主子无所谓,倒霉的是他们。

        周沉渊压着周子析的脖子,咬牙:“二叔现在可以跟我说说,找我老婆有什么事了吗?”

        他嘴上恭敬,手上得动作越发地狠。

        平日里不跟他计较,是懒得搭理,他以为呢?

        周子析的脖子被周沉渊压着,快要断气,他急忙用手拍着地板求救,“沉、沉……”

        周子析的护卫急忙开口:“小少爷,二爷快喘不过气了!”

        周沉渊看对方一眼,松开手,“把话说清楚,找我老婆做什么?”

        周子析大口的喘气,歪着脖子动不了,“就,就有问题想、想问她……”

        “什么问题?”周沉渊看周子析的眼神,就像看垃圾。

        他今天晚上不说清楚,他就弄死他。

        周家不缺子孙,这种货色,就该死在外头。

        他盘算着如果悄没生息把周子析弄死,外头的野狗肯不肯吃他的肉。

        周子析坐在地上,“噔噔噔”连腿几步,一下被护卫拽了起来,揽到身后。

        他有了依仗,对周沉渊破开大骂:“我好歹是你二叔,你竟敢这样对我?不知好歹……”

        周沉渊抬脚朝他追去,周子析转身就跑,周沉渊伸手拨开以身拦他的护卫,与此同时周沉渊的护卫也快速借位,反拦住对方,双方僵持不下,谁都不敢动手也不敢动。

        周沉渊再次追到周子析,抓着他的衣领,拖到栏杆前,抬手一掀腿,直接把人掀到栏杆外面。

        周子析只被抓着衣襟,一松手就掉下去,吓得他吱哇乱叫:“沉渊,沉渊…二叔错了,二叔真错了!你拉我上去,拉我上去啊…”

        “趁我现在还愿意叫你一声二叔,你最好老老实实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周沉渊说:“我耐心有限,长话短说!”

        周子析紧紧抓着周沉渊的手腕,他怕死。

        “我不知道啊,我就是……约侄媳妇儿聊天说话,结果她让我去女厕所找她,还非要说给我助兴,我不答应,她就诱惑我,然后……”

        周沉渊的脸几乎要黑出水来,他咬牙切齿地问:“然、后、怎、么、了?”

        “然后……”周子析哭得嗓子都压了:“我睁开眼的时候,就坐在马桶上…”

        周子析快要哭昏过去的样子,周沉渊不耐烦,手一松。

        周子析瞬间清醒,死死抓着他的手:“沉渊!沉渊!我说……我,我……”

        难以启齿,但是周子析还是说了:“就,站不起来了!呜呜呜……”

        “我看起来很好骗?”

        周子析哭死:“沉渊,我都快断子绝孙了,我还敢骗你吗?”

        周沉渊看他一眼,对身后说了句:“拉他上来。”

        周子析的护卫一拥而上,把他七手八脚拽了上来。

        周子析瘫在地上哭:“肯定是她搞得鬼,她肯定给我打了什么针……”

        周沉渊居高临下地问:“二叔没让医生做过检查?”

        “你以为我没做?医生说查不到东西,可能是短时效的麻药。”周子析嚎:“肯定是你媳妇搞得鬼!”

        周沉渊不耐烦:“别让他扰了家中长辈的清净,把他带回去。”

        “沉渊…”周子析不肯走,最后被拖了回去。

        周沉渊面色沉静,转身回卧室。

        何小燃还在里头,周沉渊在门口顿了顿,伸手敲门,“何小燃!”

        何小燃说:“门没锁。”

        周沉渊一顿,门没锁?什么意思?直接让他进去?她不怕被看到?

        故意的?

        周沉渊垂下眼,还是说,她是打算勾引他?如果她实在坚持,那,他也勉为其难接受。

        但别指望他给她好眼色!

        不知廉耻!

        哼!

        女人!

        门被拧开,周沉渊做好了心理准备,结果门一开,就看到何小燃坐在卫生间的恒温凳上,两只脚伸在全自动足浴盆里,正在泡脚。

        也不知道泡了多久,那两个脸蛋红通通的。

        现实和心理的落差太大,让周沉渊脸色一冷,“不是说洗澡吗?”

        “我洗澡肯定不会让你进来啊。”何小燃看他一眼,“想什么呢?”

        周沉渊:“……”

        他觉得羞耻,想转身就走,但……

        “你对二叔做什么了?”

        他盯着她的脸,不错过她脸上一点表情。

        卫生间里面没有监控,但是外面确实拍到了何小燃和周子析先后进卫生间的画面。

        他信周子析刚刚的话,因为……千方百计想跟他结婚的女人,她应该看不上周子析那种货色才对。

        “那是你二叔,我能对他做什么呀。”何小燃问:“你二叔找你说什么了?”

        “何小燃,你最好给我老实交待!”周沉渊怒道:“你对他做什么了,他刚刚说他……”

        何小燃仰着脸,“说他怎么了呀?”

        “他……”周沉渊勃然大怒:“你这个女人是不是有病?能不能知点廉耻?你自己干了什么你没数吗?”

        何小燃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一拍手:“我知道了,你小二叔站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