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13章 不准过界

第13章 不准过界

        为了维护小白莲,小野狗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了。

        何小燃决定跑去睡觉,钻被窝半躺,拿手机跟秦山他们组队。

        周沉渊从卫生间出来后,就看到她精神抖擞地拿着手机破口大骂,“……垃圾!你会不会玩啊?……人呢?秦山你个傻X……我草!谁他么偷袭我?兄弟们,干他!”

        周沉渊故意弄出点动静,让她安静点。

        屋里只有一张床,也没法分开。

        周家人哪里知道两人什么关系?

        谁都知道,当初周沉渊都等不及了,在厕所玩得有滋有味,必然是一个房间的。

        何小燃眼角余光瞟到他出来了,她就是单纯地懒得搭理。

        忙着呢,万一输了要挨骂的!

        “我草草草草……”何小燃暴怒:“会不会玩?秦山你不会玩滚蛋,老子以后组队绝对不带你了,你个菜货!”

        手机里传来队友同样的叫骂声:“……怪我吗?老子没血啦,我快死啦,谁来救救我啊?啊啊啊啊……我死了。”

        何小燃又急又气:“秦山……妈蛋!算了,老子替你报仇,兄弟们,冲啊——”

        手机里各种叫骂声不绝于耳,周沉渊冷下脸,没点自觉了是不是?

        他这么个大活人在她眼前,看不到?

        睡觉的时候就好好睡觉,玩什么游戏?

        还是跟一帮男的玩,有没有点人妻的自觉?

        他故意弄出挺大的动静,往另一侧重重一躺,怒道:“还不睡?”

        何小燃的手机瞬间一片静默,传来一个女声的声音,战战兢兢地:“队长,你身边有男人?”

        何小燃:“…”

        她回头看周沉渊一眼,周沉渊瞪着她,何小燃默了默才说:“是我爸。”

        周沉渊瞪圆了眼:“???”

        何小燃又说:“催我睡觉了,兄弟们,对不住了,尽情骂我吧,拜拜!”

        在瞬间爆发的叫骂声中,何小燃退出游戏,把手机放到一边,往被窝钻了钻。

        周沉渊冷哼一声,“谁是你爸?”

        何小燃回答:“情急之下的托词而已。”

        周沉渊看了眼她背对自己的背影,伸手拿枕头往两人中间一塞,“管好你的手脚,不准过界,要不然我打断你的手脚!”

        何小燃支棱起身体看一眼,“放心吧,我睡觉老实,不会过界的。”

        两人各据一边,中间空出好大一个空。

        何小燃打了个呵欠,打算睡了。

        周沉渊又瞟了眼她的后脑勺,暗自冷哼,这个丑八怪还挺嚣张,在他家里干坏事不说,还当着他的面跟一堆男人打游戏?

        她是不是一点已婚自觉都没有?

        现在这才过了多久,她就敢不把他放在眼里,那要以后还得了?

        周沉渊越想越气,突然踹她一脚,何小燃入睡快,都快睡着了,一下被踹醒,她迷迷糊糊以为自己越过中间线了,赶紧往边上挪了挪。

        结果周沉渊第二脚踹在她屁股上,何小燃大怒,一骨碌坐起来:“你有病是不是?信不信老子动手揍你?”

        她披头散发满脸怒气,两只黑溜溜的眼中像是燃烧着两团火焰,怒气冲冲地瞪着他,一副随时随地要扑过来的样子。

        看着她这个样子,周沉渊一下就消气了。

        他微微勾着下巴,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拉上被子躺下:“明天再跟你算账。”

        何小燃气炸了,盯着周沉渊的后脑勺看了一会,暗暗记在心里,等她逮着机会,踹不死他!

        机会在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来了。

        何小燃睁眼第一件事,就是查看两人之间的枕头是否在中间。

        这屋里的床明显比常规床的尺寸更大,可周沉渊还是把中间的枕头挤到更靠近何小燃这边。

        何小燃提起一口气,调整了一个最适合踹人的姿势,对着周沉渊的屁股,一脚把人踹了下去。

        “咕咚”一声,周沉渊连人带被子掉在地上,人瞬间醒了,“何小燃!”

        何小燃理直气壮:“你过界了!”

        周沉渊气炸,手脚并用爬上床,朝她扑过去,想要掐死她!

        何小燃怎么可能乖乖等着他来打自己,跳起来直冲卫生间,“咣”一声把门撞上。

        因为这点破事,两人在厕所内外足足耗了半小时,最后因为周沉渊想去厕所,暂时和解。

        打开门后,两人看对方都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

        何小燃忍着得意,不让自己脸上笑得过于明显。周沉渊毫不掩饰的展示一脸暴怒,拿手点了点何小燃鼻子,进厕所。

        何小燃想偷摸溜出去吃早餐,不跟他一起,结果,周沉渊突然拉开卫生间的门:“等我一起。”

        出门的时候,周沉渊说了句:“二叔今天会找你麻烦,你别乱跑。”

        周子析肯定还要来找她,为了防止麻烦,还是把她带身边为妙。

        餐厅人不多,里面只有几个周家的近亲和外客在吃饭。

        两人刚吃了没两口,周子析从外面冲进来,气急败坏:“沉渊,沉渊你管不管?你管不管你媳妇?她都干了什么事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我是你二叔,是你二叔,你不帮我怎么行?”

        周沉渊抬眉看他一眼,“我媳妇怎么着你了?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管?”

        何小燃一手托腮,一手拿着叉卷了面条往嘴里一送,脸颊塞得食物过多,鼓鼓的,像只边吃东西边偷看环境的仓鼠。

        她瞅着周子析,心安理得地被周沉渊护着,任由周子析大呼小叫。

        叫啊,你倒是继续叫啊,最好是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从此以后都站不起来才好。

        餐厅还有其他人,周子析自然不能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他就拽着周沉渊,“沉渊,你要听什么,二叔私底下跟你说。”

        “既然私底下说,那你现在拽着我干什么?”周沉渊看他一眼,语气冷淡。

        周子析赶紧松开,小心地揉了揉他胳膊,顺势坐在他旁边,他盯着何小燃,眼神喷着毒气,恨不得现场毒死她。

        周沉渊目不斜视,吃自己的食物。

        何小燃还维持着仓鼠吃食的状态,偶尔还看他一眼,往嘴里送食物的间隙,故意朝他冷笑一下,气得周子析爆炸:“你——”

        餐厅门口有人进来,何小燃抬眼看到,眼当时就直了。

        她这表情一变,坐她对面的周沉渊一下就发现了,他回头看了眼来人,提醒:“眼珠子都掉了!擦擦你的口水,给老子检点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