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14章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第14章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晏少庄是周沉渊的小舅舅,但是周沉渊从来没承认过。

        在周沉渊眼里,晏少庄就是个拖油瓶。

        周沉渊母亲的娘家是南城晏家,响当当的豪门世家,世代出美人,个个风华绝代,代代都是周边几省豪族争相抢夺的儿媳人选。

        晏少庄本姓言,母亲改嫁晏三爷晏清后,他摇身一变,成为晏家小少爷,成为入豪门世家的子弟。

        晏婳对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弟弟根本没正眼瞧过,但晏少庄还是借助晏家的关系,顺理成章跃入周家皇亲国戚的行列。

        晏少庄为人稳重极为聪明,再加上他通身的贵公子气派,很快入得周老太爷法眼,周老太爷分明是打算把晏少庄当成人物在培养。

        对周沉渊这种正儿八经的周家子弟来说,晏少庄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货色,也入不得他的眼。这种人,哼!

        但……

        周沉渊敏感地发现,从晏少庄进门后,何小燃那托猪腮的爪子已经放了下来,还在努力拗淑女造型。

        她这什么意思?

        给谁看呢?

        周沉渊一脚踹过去,何小燃大怒,两人怒目而视,像两只炸毛互盯的斗鸡。

        她看看周沉渊,再看看晏少庄。

        果然啊!

        成熟男人多有魅力,晏少庄这张脸,可比周沉渊那小野狗顺眼多了。

        晏少庄已经入座,他朝周子析点了下头,看向周沉渊,“沉渊。”

        周沉渊只沉思了半秒,便对何小燃说:“叫舅舅!”

        原本他是绝对不会让这两个字喊出来的,但是现在何小燃分明就是狗眼直了。

        为了绝了她龌龊的心思,周沉渊脑子一激灵,话就出口了。

        何小燃一愣,差点得心绞痛。

        凭什么呀?周沉渊喊他舅舅,她凭什么也要跟着喊?

        这不是平白无故矮了一个辈分吗?

        如愿看到何小燃脸上破裂的表情,周沉渊突然觉得畅快。

        他就知道!

        活该!

        晏少庄只停顿了一秒,便看向何小燃:“原来是沉渊的新婚妻子。”

        何小燃整个心像被氮气瞬间冷冻起来一样……

        她心思百转千回,最终开口:“舅舅好,我是何小燃。”

        周沉渊看着何小燃的表情,脸色有些难看。

        都已婚妇女,那满脸的遗憾什么意思?

        “小燃。你们结婚宴的时候,我有事错过。作为补偿,我送你一辆代步车当新婚贺礼吧,希望不要嫌弃。”晏少庄说着,掏出一把崭新的车钥匙,放到何小燃面前。

        何小燃:“……”

        周沉渊瞥了眼车钥匙上车标,“舅舅不是白喊的,既然他送的,你拿着就是。一辆车而已,以为什么宝贝呢?”

        何小燃拿着钥匙看了一眼,喜欢!

        佣人把早餐送上。

        晏少庄显然不介意周沉渊的态度,他勾了勾唇角,“小燃多大了?”

        何小燃拿人手短,但:“成年之上领证未满。”

        晏少庄轻笑出声,“跟沉渊感情还稳定?”

        “还成。”何小燃瞥了眼周沉渊,回答的很谨慎。

        “还成?”晏少庄抬眸,一双深邃睿智的眼,看上去极为惑人,“新婚夫妇,应该正是你浓我浓的时候才对。”

        何小燃“嘿嘿”一笑:“秀恩爱死得快,低调低调。”

        晏少庄点头:“有道理。”

        周沉渊拧着眉,看何小燃一眼,这是聊得没完了?

        跟他在一块怎么没见她这么积极?

        眼见她口水都要流下来似的,周沉渊又一脚踹过去,换来何小燃怒目而视:你有病是不是啊?

        周子析察言观色,“晏少庄,你背祖求荣,给周之楚当狗就算了,现在还想勾引沉渊老婆?”

        周子析这话特恶毒,换谁被人说什么卖祖求荣都不会高兴,何况还是为了当狗?现在还被人说勾引别人老婆……

        但是晏少庄面不改色,脸上甚至带了一丝笑意:“二爷说笑了,能给周家当狗,也是晏某的荣幸。”

        周子析嗤笑一声,“真是条好狗。沉渊,你就不管你媳妇?眼珠子都盯他脸上了!”

        周沉渊冷哼一声,“给我们家当狗可以,但别挂了晏姓。叫我妈知道了,她会嫌恶心!”

        “大姐不会生气,毕竟,是大姐把我引荐给了爷爷。”晏少庄的眼睛微微弯起,带着一抹浅笑,“不过沉渊提醒了我,我会注意,不做让周家丢脸的事。”

        周沉渊冷着脸,“啪”一声扔下刀叉,一脸恶心地站起来就走,走到门口,又回头盯着何小燃:“你还不走?”

        何小燃拿着叉子,“我还没吃完呢。”

        “你是猪吗?吃了多少了?”周沉渊冷道:“我光看着都要吐了,没看出来?”

        这分明就是指桑骂槐,何小燃赌气似的扔下饭叉,看晏少庄一眼,跟着周沉渊走了。

        原本坐了四人的座位,瞬间只剩晏少庄一个人,餐厅其他人有嘲笑又冷眼,总归没有好脸色。

        晏少庄嘛,圈里著名的不孝子。

        亲爹的姓都不要了,非要跟着后爹姓,一个挣扎了两、三年,拼死拼活混进周家的外姓种。

        周围议论纷纷,说什么话的人都有,但晏少庄的身形纹丝不动,甚至连眉眼都没有过任何的异样,依旧慢条斯理用着早晨,就好像刚刚被骂的人,不是他一样。

        -

        “沉渊,你要给二叔做主!”

        刚刚在晏少庄面前还趾高气扬,掉个头就一脸怂色,那种羞于出口事关尊严的事,让周子析此刻不敢摆二叔的架势。

        “这样下去,我就要断子绝孙了!”

        周子析想哭,昨晚上未婚妻来了。

        外头那些女人他都不肯放过,何况是自己未婚妻?

        结果万事俱备的时候,发现东风不刮了。

        任凭周子析用电风扇还是站风口,那点风就是不过来,完全没有刮风的迹象。

        联想到在厕所醒来时的诡异,周子析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何小燃。

        她怎么弄的他不知道,反正跟何小燃脱不了关系!

        周沉渊看向周子析:“我老婆约你去女厕,你就去?”

        周子析:“我……沉渊,二叔就是帮你试探,看看她对你是不是真心的!”

        “结果呢?”周沉渊问。

        “她……”周子析看周沉渊的脸色,改口:“应该是真心的。”

        “那我就谢过二叔帮我试探了,结果我很满意。”周沉渊淡淡道。

        见他要走,周子析赶紧抓住他:“沉渊,结果你是满意,我现在怎么办?你知道昨晚上你二婶什么表情?她竟然怀疑我没用!沉渊,你让她把解药拿出来,肯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