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15章 不要双标的太明显

第15章 不要双标的太明显

        周沉渊看周子析一眼。

        “二叔,你自己把你刚刚说的话捋一捋,看看哪句话的逻辑是通的。你说我老婆约你去女厕?你还去真去了?去了之后你说你身体不对劲出问题,是我老婆捣的鬼?这种话说出去谁信?去到太爷爷面前,恐怕太爷爷都不会信吧?”

        他倒背着手,腰板笔直,微微抬起的下巴,让他有种不爱拿正眼看人的傲气。

        虽然年轻,但是在周子析面前,倒是一脸镇定稳重,看起来比周子析更要老道几分:

        “二叔不要忌病讳医,有病还是要去找医生的。又不是演的江湖侠客,中了毒还有解药的。”

        何小燃在旁边拼命点头:“没错,二叔,生病了还是要去看医生的。”

        周子析这时才发现,原来周沉渊压根不信他说得话。

        “不是,沉渊,你不信?我,我可以脱给你看啊,你……”

        “二叔,问题是我看也看不懂。”周沉渊看他一眼,“这种男人隐私,你无缘无故找我媳妇,你是要让我头上顶绿,还是要骂她不守妇道?不瞒二叔,无论是哪一种,我都不爱听。二叔最好别再纠缠,否则别怪我对二叔不客气。”

        他说话间脸色已经变了。

        周沉渊那冷峻的表情,让她想到昨晚上周沉渊要扔他下楼的情形。

        他当即后退一步,恶狠狠瞪了何小燃一眼。

        “沉渊,这事没完,事关二叔终身,我不可能就这么算了的!”

        周子析更害怕以后都站不起来,那样的话,他身为男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虽然这种事难以启齿,但周沉渊的话也没说错,他还是得先去找医生,治好了再跟这贱人算账!

        今天沉渊护着她,以后总有逮住她的机会。

        他就不信了……

        等周子析一转身跑了,周沉渊看向何小燃:“你跟我过来!”

        带何小燃回卧室,周沉渊:“我有话问你。”

        何小燃往单人沙发上一窝,摆出一副“问吧”的姿态。

        “你对他做了什么样的手术,以致让医生都看不出问题?”周沉渊拧眉。

        周家的医生绝对是从全世界的医生中挑选地最好的医生。

        除了日常病症外,还有针对家族个别特殊病例的顶尖医疗团队专职研究对症。

        当然,周子析那站不起来的毛病,不是医疗团队特别擅长的。

        毕竟,除了年纪大力不从心,暂时没听说有人跟周子析一样。

        至于以后会不会有男性科方面的专家不知道,反正暂时是没有的。

        何小燃缩着脖子:“就……”她做了个剪刀手的手势:“挑断了几根微神经。”

        “何小燃!”周沉渊怒道,“说清楚,你怎么找得着?你怎么知道?你怎么会?工具哪里来的?说清楚!”

        何小燃垂着眼:“我朋友死了,还是以那样的方式死的,我心里很气,就……在网上找的视频反复观摩。工具嘛,你们家一楼靠后面的一个屋,好像是看病的基础医疗间,我从里面偷出来的药箱。”

        “你觉得你说这些我会信?”周沉渊冷笑:“漏洞百出的鬼话,你怎么会以为能骗得过我?”

        何小燃瞅他一眼,“你不信我也没办法,药箱现在还在那个卫生间的杂物间藏着,我还没来得及还回去,不信你让人去看看。”

        周沉渊是一点儿也不信她说的话,医学的东西是那么好糊弄的?

        家里医疗团队有家族医生卫家的人,哪个不是从小就接触,培养兴趣,经过多年在外磨练,接触过无数病历,最后才能回到周家从医的?

        她一个大二学生,学得还是金融系,她怎么学来的。

        “说吧,你同伙是谁?”周沉渊笃定的问。

        何小燃抬头:“我哪来的同伙?”

        “周家医疗团队的人?”周沉渊自顾闻到:“你现在不说,我也查得出来,昨晚上值班的所有人……”

        何小燃说:“你只管去查,查到算我输。”

        周沉渊盯着她看,显然没诈出有用的信息,但毫无疑问,何小燃身上疑点重重。

        周家在定下何小燃冲喜的时候,早已把她的身份背景摸得一清二楚,一个孤儿院的孤儿,什么背景都没有,在林家忍气吞声活了这么多年……

        何小燃很坦然的接受周沉渊的审视,眼神格外的清澈,一点儿都不虚。

        她就一个人,周沉渊要查出同伙才怪。

        信不信由他,反正,就这么着。

        正想着今天能不能回去,突然听到周沉渊开口:“我卷子写好了?”

        何小燃一愣,卷子?

        周沉渊见她茫然,大怒:“老子下周一要交的试卷!”

        何小燃:“我草,你这思维跨度太大了!”

        前一秒逼问她给他小二叔手术的事,后一秒突然问试卷写没写好。

        “写好了。”

        “另外,”周沉渊看向她:“你跟晏少庄认识?”

        何小燃一愣,“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

        周沉渊冷笑:“难怪一看到人,眼珠子都黏他身上了!”

        顿了顿,有些不甘心,他都瞧不上晏少庄,她没见识的丢人样算什么?

        “你怎么就认识他了?倒是手眼通天了。”

        何小燃瞅他一眼,“他以前姓言吧?我们高中有他的名人贴,咱们学校以来,第一个考入世界排名第一大学的高材生。”

        “呵,我当有什么了不起的成绩?”周沉渊怒道:“你就这点出息?”

        何小燃瞌睡眼,嘀咕:“那你也没考上呀。”

        周沉渊被她气笑了,指着她:“要不是你这个丑八怪,老子现在就在那所大学,爱怎么在就怎么着,根本不用看你这张专给老子添堵的脸!”

        何小燃:“……打扰了。”

        只知道周沉渊原本在国外上学,但不知道他也是那个大学的学生啊!

        周沉渊看她一眼,越想越气,晏少庄上个学就了不起了,还当偶像崇拜呢,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老子十六岁考上了,他十九岁才上!”

        谁厉害?

        何小燃震惊地抬头,随即一脸嫌弃地看着他,“都多大的人了?还带攀比的?”

        周沉渊当时就被气炸,她说晏少庄就不是显摆,他讲道理摆事实就是显摆?

        “你双标不要太明显!”

        何小燃反驳:“我就随口一说,你还认真拿出来对比,多大的人了还搞幼儿园那一出,幼不幼稚啊?”

        周沉渊想掐死她,手都伸到她脖子跟前了。

        何小燃说:“你要冰释前嫌的心我能理解,但是拥抱是搂肩膀,你胳膊抬高了,你是打算掐死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