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16章 叫我什么?学长

第16章 叫我什么?学长

        “你刚知道?!”

        话音刚落,何小燃连滚带爬往床另一侧躲,周沉渊一下扑了过去,抓着她的脚腕往后拖。

        何小燃“哇哇”叫着蹬几下没蹬开,被周沉渊拽着腿摁在床上。

        她破口大骂:“妈蛋!周沉渊你就是个小鸡肚肠,老子就说你一句你就要掐死我,都不知道让着我,你还是我男人吗?!”

        原本周沉渊是铁了心要给她点教训,在他家里还敢这么放肆?!

        非让她知道点厉害……

        结果就听到何小燃最后那句话了。

        周沉渊想弄死她的心静了静。

        他琢磨着,也对,他是她男人,让着点貌似、可能、也许是应该的。

        他就愣了那么一下,何小燃一下找到了漏洞,一抬屁股,把人给撅了下去,然后她快速爬到安全区域,掐腰得意。

        “哈哈哈哈……上当了吧?小子,老子今天就是想告诉你,跟老子斗,你还嫩了点!”

        周沉渊阴恻恻地盯着她,正要动,半掩的门外有人来报:“少爷,夫人说多日没见着您,想您了,让您过去陪着吃会儿早茶。”

        周沉渊看了何小燃一眼,伸手朝她的方向点了点,“你给我等着!”

        他准备出门。

        何小燃赶紧问:“哎,我能不能自己先回去?我妹还在医院住着呢,我不回去她得饿死。”

        周沉渊回头看她一眼,“你以后最好有点自觉,为什么周五回来?因为后面两天休息。”

        “那你之前也没提前说呀,你要提前说,我就提前安排好了。”

        “怪我?”

        “要不然呢?”何小燃站起来:“反正,我今天肯定得回去的。”

        周沉渊冷笑:“自己爬回去?”

        何小燃得意的从兜里掏出车钥匙,“你舅送了我一辆车代步,我现在也是有车的人。”

        周沉渊抿着唇,半响抛下一句:“随便你!”

        他冷哼一声,重重甩上门,走了。

        何小燃等他一走,拿着车钥匙出门,她还不知道车在哪,也找不着晏少庄在哪,只能拿着车钥匙去停车场。

        一边走,何小燃一边按着车钥匙,一路走下去,直到听到“滴滴”两声开锁声,何小燃知道自己找着车了。

        一辆崭新的、黄色的超跑出现在她眼前。

        何小燃有点傻眼,说好是代步车的呢?怎么还是辆超跑啊!

        “小燃。”

        她正站在车跟前发呆,突然楼梯口有人影站了出来。

        何小燃抬头,就看到晏少庄手里夹着烟,朝她走过来,“会开吗?”

        何小燃点头:“呃……算会吧。”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她觉得自己挺聪明。

        晏少庄顺手把烟头掐进垃圾桶顶端的水盆,拉开车门坐到驾驶座上,“上来。”

        何小燃快速瞥了眼他的侧脸,不得不说,晏少庄真是长在她审美点上,正脸侧脸都完美,那张脸就挑不出一丁点儿毛病。

        何小燃赶快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安全带。”晏少庄提醒。

        她赶紧拉上安全带。

        “周家周边车少,我带你出去遛一圈。”晏少庄突然回头看她:“你需要跟沉渊报备吗?”

        何小燃立刻摇头:“不需要,我跟他说过了,我待会得回去。”

        晏少庄看着她笑了下,“嗯,走了。”

        晏少庄边开车,边说:

        “跟普通轿车比,跑车的动力更强,在操控山上难度高一些,开车的时候,不要心急。另外,跑车的地盘更低,有些路况不适合走,要学会判断。”

        何小燃点头:“记住了。”

        车在周边的盘绕线上盘旋上下。

        九谷文昌的景色十分怡人,车平稳开在车路上。周围都是天然绿植,配着湛蓝的天空,边看风景边吹风,有种心旷神怡的舒畅感。

        路上没有车辆行人,车速逐渐降了下来,在一个自然漂亮的河边停下。

        晏少庄推开车门下车,“这边景色不错。”

        何小燃看他一眼,跟着下车。

        晏少庄回头看她:“还记得我吗?”

        何小燃沉默地点头。

        记得。

        他们只见过几次面,但从来没说过话。

        她没想到晏少庄也记得她。

        “别惹周子析。”晏少庄提醒,“他再垃圾,也是周家的人。你一个女孩子,惹了他对你没好处。他那种人……”

        何小燃抿了唇,点头:“嗯,我知道。谢谢舅舅。”

        晏少庄听到她的称呼,突然笑了下,问:“叫我什么?”

        何小燃顿了顿,改口:“学长。”

        晏少庄转身朝车走去,“上车,这次换你来开。”

        何小燃坐在驾驶座上,系上安全带,调整座椅,略略有些紧张。

        “紧张吗?”他问。

        何小燃点头后,又摇头,她更紧张他坐在旁边。

        “慢一点,不着急。”

        车开了出去,除了刚开始的慢慢悠悠,后面摸到规律就逐渐放松下来。

        在周家门前的路上停下,晏少庄下车,“路上小心点,别抢道。”

        何小燃点头:“谢谢学长!”

        晏少庄笑了笑,朝她摆了摆手,何小燃一踩油门,把车开了出去。

        巨大的轰鸣声“嗡嗡”作响,莫名让人感到兴奋。

        何小燃有点明白为什么有的人就是喜欢开跑车炸街了,太爽了!

        ……

        陪家人喝完早茶,周沉渊回屋一看,人不在。

        他绷着脸,就知道那女人肯定走了!

        刚出门没多久,就看到花轻语拧着秀气的眉,快步朝他跑过来:“阿渊!”

        周沉渊看花轻语一眼,“你腿好了?”

        花轻语伸手摸了摸,“只能说好一点儿了。”

        她走近后,便行动不变,周沉渊伸手扶着她的胳膊坐在走廊的沙发上,“还没好妥就别跑,换药的时候疼成那样自己忘了?”

        花轻语嘟起红红的嘴唇,“怎么了嘛,每次一看到人家,就这样说人家。”

        其实她心里又高兴,又觉得幸福。

        这说明阿渊心里还是关心她的。

        “人家来找你,其实是有事告诉你的。你要这样,人家就不告诉你啦!”花轻语亲昵地看他一眼。

        周沉渊回答:“爱说不说。”

        “哎,你!”花轻语一扭身,“你要这样,人家就不理你了。”

        周沉渊不耐烦跟女孩子这样,他点头:“行行行,你说。”

        花轻语反而没说话,拿出手机,调出一段视频,往他面前一送,“阿渊,我真的就是碰巧撞见,不是要故意偷拍的,你可不能让小燃知道我让你看的,她回头跟我生气了。”

        她朝他挤了下眼,“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