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17章 我可跟她不一样!

第17章 我可跟她不一样!

        “你什么时候拍的?”

        周沉渊脸上表情瞬间冷了下来。

        花轻语手指往后一划:“阿渊,后面还有一段呢。”

        第一段在停车场。

        拍摄角度刁钻不易被发现,但两人脸上的表情却被看的一清二楚。

        丑八怪的眼神可真是……

        周沉渊还第一次知道,原来人眼里还真的能冒星星。

        “你看中间的时间差!他们俩足足有四十分钟单独在一起呢。阿渊,你小舅舅也真是,明知道他是单身男性,怎么能跟小燃单独待一块四十多分钟呢?小燃现在可是你老婆!”

        周沉渊看着第二段,伸手点了暂停,刻意放大何小燃某个眼神。

        瞎了眼的狗东西!

        下巴颏都要掉了,她要不要脸?还要不要脸了?!

        “你回去得好好说说小燃,她都已婚了,怎么还能跟其他男人单独在在一块那么长时间呢?”花轻语一脸同情地看着周沉渊:“阿渊,你也别多想,小燃也不是故意的。她肯定是有什么事找你小舅舅吧。哎,就是这已婚人士,总该注意点影响。”

        周沉渊沉思了几秒,突然站起来后退几步。

        他突如其来的拉开距离让花轻语一愣,“阿渊?”

        周沉渊警惕道:“那女人不知检点,我跟她可不一样!以后你没事别找我,我可不能被何小燃抓到把柄!”

        他现在有理,要是万一被那女人抓到把柄,吵架都没理了!

        花轻语张了张嘴,哎,她不是这个意思……

        “阿渊,我们的关系怎么跟他们一样?我们可是青梅竹马呀,才不是他们那种见不得人的关系呢。”花轻语朝他走了两步:“阿渊,你说……”

        “你就站那说话!”周沉渊抬手制止,阴郁着眉眼,“这样有事你找我身边的南召,他会转达。现在还有事吗?”

        他一脸认真地看着花轻语,花轻语张了张嘴,“阿渊,我们俩才不是别人想的那么龌龊的……”

        周沉渊看她一眼:“我是已婚男人,你是未婚女人,不管什么事,都不是借口和理由。”

        他转身就走,“我让人扶你下去。”

        花轻语目瞪口呆。

        她没想到自己用来攻击何小燃的话,周沉渊竟然听进去了。

        她,她不是那个意思,她就是想让他知道,何小燃不守妇道,跟晏少庄在外头鬼混。

        她比谁知道,她现在能出入周家,就是因为她跟周沉渊的关系。

        毕竟凭花家那点地位和影响力,她想要跟七大家的人平起平坐,完全不可能。

        人家现在给得不是她的面子,而是周沉渊的面子。

        “阿渊!”

        周沉渊头也不回的走了。

        晏少庄是吧?就是找揍!

        “回了?回哪了?”

        “少爷,晏先生上午接到家里电话,说他母亲身体不舒服,就先回去了。”

        周沉渊带着怒气转身,还真是够心有灵犀的。

        一个早上说妹妹住院,一个说妈生病……

        正要开口,此时手机突然响了。

        拿起来一看,何小燃的电话!

        …

        头回开跑车,何小燃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整个人兴奋的不行。

        “哇呜哇呜!”

        车开半路,何小燃听到警车鸣笛,回头一看,车屁股后跟了好几辆加满油的交警小摩托。

        何小燃心一慌,靠边停车。

        “同志你好,麻烦出示下行车证、驾驶证。”

        何小燃坐在车里纹丝不动。

        交警催了几次。

        半响何小燃哭丧着脸,乖乖伸出两只手,手腕往一块一靠,组成含苞待放的花。

        “警察叔叔,抓我吧!”

        交察同志:“……”

        交警大队。

        何小燃焉头耷脑地坐着,拿着手机通话的声音中气十足:“……你就说你来不来吧?”

        周沉渊冷笑:“你说呢?挺本事嘛,无证驾驶,还严重超速?不想活了?想跟那车殉情?让我去救你?我看你想得比长得美!”

        何小燃说:“周少爷,你想想,我昨天刚下手术台,就进拘留所,一关十五天,肯定死里头。人性何在吗?”

        周沉渊冷笑:“活该!你自找的。”

        “又来了!要我说多少次?你被人下药那次,跟我没关系,真不是我。”何小燃头疼:“你讨厌我,我认,你要因为那事恨我,我冤!”

        “滚!”

        何小燃使出杀手锏,“周少爷,你要这么对我,那我可就得放大招了!”

        周沉渊冷笑:“有本事你使啊,给我打什么电话?你除了铜墙铁壁一样的脸皮,还能有什么大招!”

        “我可以跟老太爷求助!”

        周沉渊气炸:“何小燃你要不要脸?你的杀手锏就是跟打小报告?告小状?”

        “你就说你来不来救我吧。”

        “做梦!你就乖乖在里头唱十天半月的铁窗泪吧!”

        挂了电话,何小燃耷拉着脑袋焉呆呆坐着,这种事她怎么可能跟老太爷求助?就是吓唬周沉渊罢了。

        完了,这回真要唱铁窗泪了。

        她一脸生无可恋地靠着墙,等着命运的审判。

        一个晃神。

        突然察觉面前站了个人,她讪讪道:“学长,你怎么来了?”

        晏少庄垂眸看着她,“我回家。路过的时候发现你的车在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

        四十分钟后。

        周沉渊脸色铁青地站在交警大队外面。

        走了?

        她怎么走的?

        无证驾驶、超速,就凭她走得了?

        身侧,南召拿着手机,“周少,少夫人被晏少庄接走了。”

        周沉渊瞬间看向他,“被谁?”

        “晏少庄。”

        又是晏少庄!

        周沉渊没说话,而是沉着脸抬脚就走。

        他还阴魂不散了是吧?

        是看出何小燃那丑八怪瞧他的眼神不对,觉得可以用那个女人来要挟他?

        周沉渊冷笑,老太爷眼光真好,给周之楚挑了条好狗!

        周家人做事,哪个没有目的?

        柿子都挑软得捏,这种道理就连周子析那种酒色之徒都懂。

        他玩了这多年女人,晏江秦怀周庄卫,四明三隐七大家,这些人家的女人他敢碰?哪次又出过差错?

        晏少庄仗着她妈再婚嫁了姥爷,直接把自己变成了晏家人,当初不是挺硬气,死活不肯改姓的吗?

        哼,靠着卖妈的法子,竟然还成功让姥爷对他刮目相看,倒是攀得一手好高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