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18章 每句话都在挑衅

第18章 每句话都在挑衅

        南城晏家,卧室里的墙上挂着全家福。

        安轻接过儿子端的水,就着温水把药吞服了。

        她笑着说:“就是昨晚上受了凉,头有点疼。你晏叔非要给你打电话,你毕业回来后,平常工作忙,难得有机会去放松一下,你晏叔还非让你回来。”

        “大姐的夫家,难得去见世面,再说以后有得是机会,哪有我妈的身体重要?”

        晏少庄接过杯子,小心地在安轻后面垫上靠垫,“晏叔是担心你,我回来也是应该的。”

        晏清看着也就五十来岁,头发乌黑浓密,面容英挺眉眼稳重,保养极佳的脸上,精气神很足,腰杆笔直地坐在另一侧。

        他看着母子互动,再看向妻子,眼里满满都是爱意。

        其实晏清今年刚过完六十寿辰,岳父家跟言家有些渊源。

        五年前安轻的丈夫言东病逝的时候,他给了岳丈面子,去了。

        结果在葬礼现场,晏清一眼被年轻貌美的安轻击中,当时就有怦然心动的感觉。他妻子去世多年,以公司我家,已经很多年没有那种心动的感觉了。

        安轻守寡的时候只有与三十九岁,且和言东感情深厚,还比晏清整整小十七岁,他怕安轻看不上他,特地找了南城有份量的人前往说和。

        那时晏少庄才十八岁,正打算考国外一所一流大学,安轻苦于留学期间高昂的费用,晏清出手阔绰,承诺会负责少庄所有费用,出现的犹如雪中送炭。

        虽然后来晏少庄全额奖学金入学,但晏清这份心意,到底感动了安轻。

        五年的相处,安轻也从一开始单纯的感激,到真心和晏清过日子,感情一日浓于一日。

        在晏清眼里,晏少庄是个懂事、早熟、稳重还极为聪明的孩子,他愿意给这个孩子更多的机会,不至于让他埋没在芸芸众生当中。

        姓氏是他能给予他的敲门金砖,从周家那边反馈过来看,这孩子比他想象得还要争气。

        晏少庄安静地坐着,听母亲叮嘱他一些日常。

        有些话她说了又说,生怕他一个不小心犯错,浪费了晏清给的机会。

        晏少庄脸上带着笑,安静的听着,时不时点头,“妈,我记住了。我不会辜负你和晏叔的希望。”

        门外,晏少庄身边的人一闪而过,晏少庄找准时机,站起来:“妈,你刚吃完药,要休息一下,平日别太劳累。我不打扰你休息,我不走,就在家里,想我了就让人过来叫我。晏叔,我先出去了。”

        晏清说:“少庄有事就去忙,这里有我。”

        从卧室出来,晏少庄看眼门口的人:“什么事?”

        “周少来了!”

        晏少庄顿了下,笑了一声,“去看看。”

        “要不要通知宴三爷?”

        “不必,这里是晏家,他母亲的娘家,他不敢乱来。”晏少庄抬脚朝楼下走去。

        客厅。

        周沉渊倒背着手,站在一副古画下,正仔细看着,听到身后动静,他转身,面无表情地看着晏少庄。

        晏少庄微笑着:“沉渊,怎么一大早有空到晏家来?”

        “来看看三翻四次跟我老婆私会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晏少庄解释:“误会一场。小燃对于我送她的跑车不甚熟悉,我身为你和她的舅舅,指点一二也在情理之中,如果沉渊觉得不妥,我和她以后会注意一些。”

        周沉渊被他嘴里说的什么“我和她”刺激到,“晏少庄!”

        以后会注意些?注意什么?注意不被他发现?

        当他是死的?他再瞧不上何小燃,那也是他老婆。

        当他的面还敢胡说八道?

        他眼中冒火,濒临在暴走边缘。

        “来人,给周少上消暑茶。”晏少庄对外吩咐,他指了指座位:“天干气燥,肝火旺盛,容易动怒,我理解。我和小燃清清白白,经得住任何人查证,沉渊也别过度解读。”

        周沉渊觉得晏少庄每句话都在挑衅,还真是不知死活!

        他是以为在晏家,他就拿他没辙?

        有本事他这辈子就耗在晏家,哪都别去!

        “我是不是过度解读,你我心里都有数。”周沉渊冷笑:“我是瞧不上那女人,但这不代表她可以背着我做龌龊事。我看在我姥爷的份上,第一次给你警告,你最好别一而再再而三挑衅我。否则,谁都救不了你!”

        晏少庄点头:“我当然明白周少的手段。只是莫须有的罪名,我不肯认的。如果周少带着怒气找上门,是为了小燃一大早被带进交警大队的事,我也可以给出解释。来晏家必经之路途中,看到小燃的车停在里面,多管闲事问了一句。带她出来后连人带车让人送了回去,前后不过十分钟……”

        “怎么就你一直看见?旁人都看不见?”周沉渊根本不信。

        晏少庄敢说他不是故意的?

        晏少庄的神情有点的无奈,“车是我送的,牌照还没下来,手续两天后才下来,旁人看到也不知道是谁的。更何况,”

        他看周沉渊一眼,“小燃没跟沉渊讲吗?我是她高中同所学校的学长。”

        周沉渊被气笑了,这是拿出来显摆呢。

        “她倒是讲了,那又怎样?仗着学长的身份,故意接近已婚妇女?看起来,他貌似还觉得挺光彩?”

        晏少庄的脸上依旧微笑着,“沉渊还没到结婚年龄吧?”

        周沉渊猛地扭头看着他,什么意思?他什么意思?嘲笑他年纪小?

        不对,他是在暗示,他和何小燃压根没结婚!

        他的潜台词是,何小燃那丑八怪不是已婚妇女!

        吃了熊心豹子胆的狗东西!

        觊觎他老婆?

        眼瞎了吗?

        就何小燃那德性,他也看得上?

        只是,周沉渊想到何小燃看晏少庄的眼神,心头火一下被点燃。

        看样子,这还是双向的?

        一对狗男女!

        昨晚上当他的面就敢眉来眼去,这以后还得了?

        “事实婚姻也是婚姻,现在没到,以后总归会到的。”周沉渊嗤笑:“女人只会嫌男人太老,还有嫌男人年轻的?旁得不说,只要床上把她收拾妥帖了,她还不是乖乖的跟狗似的听话?”

        晏少庄笑容似乎冷凝,又转瞬即逝,他笑:“短暂的鱼水之欢跟天长地久有天差地别,女人总归是用来疼的。沉渊还是学着点的好。”

        周沉渊轻蔑地看他一眼,“不着急,女人嘛。先把人睡服了再说,你不是也说了嘛,鱼水之欢短暂,还是趁精力足的时候多做点,总比以后年纪大了,搂怀里也做不了强,看着吃不着的滋味可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