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19章 把你扔春运时的火车站!

第19章 把你扔春运时的火车站!

        在晏少庄紧绷的表情中,周沉渊神清气爽地离开。

        在他看来,晏少庄不说话,那就是输了。

        哼,手下败将,不足为惧。

        于是周沉渊心满意足的走了。

        晏少庄低垂着眼眸,脸上没有表情,兀自往自己面前的杯子里添了茶水,仰头一口喝下。

        “啪”一声,茶杯重重搁在茶案上。

        那辆显眼的黄色跑车就停在楼下。

        周沉渊盯着那跑车看了好一会,身侧南召试探的问:“周少,这车要怎么处理?”

        周沉渊看他一眼,“处理什么?好好的车处理了,那丑八怪还不吃了我?!”

        南召摸摸鼻子:“……”

        但是周少盯这辆车的时间也太长了,这都看了十几分钟了,还在看。

        周沉渊抿着嘴,上前,拿脚使劲踹了两下撒气。

        狗男女!

        上楼!

        周沉渊让人把门打开,结果他在屋里找了一圈。

        人呢?

        南召提醒:“少夫人会不会在医院?”

        这还用说吗?

        肯定是去了医院!

        周沉渊什么话没说,直接去医院。

        他知道在哪,就昨天下午那个大头盔待的医院。

        医院病房,大头盔抵墙角不动,何时躺在病床上。

        何小燃正说话:“钱的事你别瞎操心,过两天就有了。我昨晚上跟你姐夫回他家见长辈了,他们家人都挺好的。”

        何时脸上的红肿比昨天更严重,原本漂亮的眼睛肿成了一条缝,整张脸看起来完全变了形,说话都有点艰难。

        “姐夫对你好吗?”何时含糊地问。

        “还不错,就是嘴贱了点,你要听到当没听到。”

        两孩子都不傻,她说得再好听,她们只要见一次周沉渊就会戳破。

        对她好不好嘴巴说出来不算,当事人才知道,而周沉渊那嘴是真欠,骗不了人。

        “你不要因为我跟何苗,就影响你和姐夫感情。”

        “影响不了。”

        她心说两人压根没感情,影响什么呀?

        何小燃从包里掏出两块小蛋糕,推推何苗,大头盔扭过来,接过蛋糕,掀起头盔的挡风盖,小心地吃着。

        何时咬一口,“真好吃,姐,你买的?”

        “从你姐夫家拿的。”何小燃回答得理直气壮。

        餐厅那么多呢,也没几个人吃,她临来的时候,去餐厅拿了几个。

        何小燃检查何时的作业,“都做完了?”

        扭头问何苗,“你的作业也做完了?”

        吃蛋糕的大头盔一顿。何小燃气死:“没做?”

        何苗把大头盔挡风盖往下一拉,脑壳往墙上一抵,捧着蛋糕,又开始自闭。

        何小燃骂她:“你跟何时一个课堂上课,怎么何时会做你就不会做?你说你以后考不上大学,能干什么?我告诉你,你给我爬也得爬进大学校门!何时是学霸你是学渣,你还说老师排挤你呢?我是老师也担心你带坏何时!”

        大头盔:“呜呜呜……”

        何时担心:“姐,别骂她了,回头她淹死在头盔里就完了。”

        那大头盔密不透风的,出事怎么办?

        “不骂她行吗?不骂她作业都不做了!”何小燃怒道:“何苗你必须得给我上大学,只要你能考上,我就拿得出学费,你要指望高中毕业就解放了,看我打不死你?!”

        大头盔:“嘤嘤嘤……”

        “还有脸哭!”何小燃瞪她一眼,大头盔哭得更伤心了。

        何时:“姐,你别骂她了,我待会就给她辅导。”

        “她那成绩,一百分的卷考十八分,辅导有用吗?”何小燃话锋一转,对准何时:“每次小测试都及格,一旦分考场大考就二十多分,你有本事给她抄上大学啊?学校小测试给她抄有屁用啊?”

        何时:“…”

        周沉渊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到何小燃在骂人。

        他脚步一顿,犹豫了一下,她现在在骂人,他要是现在过去,会不会撞在枪口上,也被骂?

        周沉渊抿嘴后退一步,打算等她骂完了再过去,结果……

        “周少?”南召疑惑地看他,不是找少夫人吗?怎么站着不动了?

        周沉渊没说话,只睨他一眼,没眼色的东西,他懂什么?

        他这叫不往枪口上冲,要不然他不是平白无故被骂了?

        终于,屋里的骂声弱了下来,就在周沉渊要到门口的时候,冷不丁听到何小燃吼道:“考不上大学,我就把你扔春运火车站!”

        “哇哇哇呜呜呜……”

        周沉渊再次站住脚,转身走到空阔地,对南召开口:“去把那女人叫出来,我有话跟她说。”

        南召抬脚走到病房门口,“少夫人,周少请您出来一趟。”

        何小燃一愣,随即才发现这是周沉渊身边的人,她点头:“来了。”回头对还在哭的大头盔说:“哭完了把作业补上!”

        她走到外面,果然看到周沉渊站在走廊靠窗的位置,倒背着手,挺直着腰背,微微抬着下巴瞅着她,鼻孔快赶上尔康了!

        “有事?”

        周沉渊几步走到她面前,冷着脸,怒道:“我去了交警大队。”

        他都屈尊亲自过去了,结果呢?

        这女人竟然走了,还是跟晏少庄走的,她的良心喂狗了吗?

        何小燃惊讶:“你去了?”

        惊讶什么惊讶?不是她打电话给他求救的吗?

        “你说呢?”

        想到周沉渊电话里的内容,何小燃瞬间得意:“没想到吧?”

        周沉渊一愣,什么意思?什么没想到?

        何小燃愤慨:“我就知道,你就是想看我笑话!看看,看看啊,你小舅舅多好?人帅心细,看到车就知道我有难。你呢?”

        周沉渊气死了,他是过去看她笑话的不假,但他还想着顺便救她出来了,狼心狗肺!

        他阴着脸瞪着她,“你还有脸提晏少庄?”

        “我怎么不能提?”何小燃反问。

        “你今天早上,跟他干什么了?孤男寡女的,你们俩在九谷文昌鬼鬼祟祟干了什么事?晏少庄都跟我一五一十说了,你最好也给老实交代!”

        何小燃瞌睡眼:“既然他都说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我承认他说的都是真的。你也不用多此一举问我。”

        “你——”周沉渊气炸,“你还真不知死活!你最好给我有点已婚妇女的自觉,你自己是什么身份,你心里没数?你敢给我戴绿帽子丢我的脸,我要你好看!”

        何小燃:“从未见过这么喜欢给自己戴绿帽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