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21章还有闲心养宠物?

第21章还有闲心养宠物?

        看他的人那么多,结果他就专门来找她,何小燃确定,他就是故意找茬。

        何小燃就是个用得着人朝前,用不着人朝后的主。

        今天她可没什么事求他。

        她手托腮,懒洋洋回答:“你好看呗。”

        这回答……极具挑衅意义。

        确切的说,挑逗意义更加显著。

        秦山一帮人倒吸一口凉气,上周何小燃见了周沉渊,还跟鸡见了黄鼠狼似的,怎么一个周末后,就这么放荡不羁了?

        难不成曾经何小燃口中的小误会解除了?

        阶梯教室前所未有的安静下来,明里暗里都关注着这边的人。

        周沉渊冷着脸,盯着何小燃,对于她的话,满心警惕。

        什么意思?说他好看?

        难道她在内涵他已婚男却跟其他女人不清不楚?

        周沉渊心一沉,不行,必须让她知道,自己跟她这种不知检点的女人是不一样!

        “我好看也不是随便让人看得!”他义正言辞:“希望有些女人有些自知之明,检点一些,遇到不该看的人管好自己的眼睛。我是有原则的男人,不是什么女人都能觊觎的!”

        他瞪着何小燃,这一脸蠢样的女人听懂没有?

        他不是随便的男人!

        众人:“……”

        何小燃看着周沉渊一脸冷色,盯着她一眨不眨。

        何小燃懒洋洋道:“你不往我面前凑,我也看不着你啊。”

        周沉渊疑惑,她是不是没听懂?

        “我很有原则!”

        周围的关注度太高,何小燃想把人打发走,过过盯着她看干什么?

        她抽出试卷,往桌子上一拍,“卷子做好了。”

        赶紧拿了离开,别站着跟木桩子了。

        别看年纪最小,可个子高啊,杵那谁看不到?

        周沉渊拉着脸,拿走卷子,临走又强调了一句:“我跟有些人不一样,我很有原则!”

        等他走了之后,秦山伸着脖子,小声问:“你是不是看她看得太多了,他在警告你不准看他?”

        何小燃手搁嘴巴当小喇叭,“开什么玩笑?刚才你看他的时常都比我多,他就盯着我,我有什么办法?”

        “还是因为那个误会?”

        何小燃惆怅:“别提那个误会了。”

        课后,何小燃故意磨蹭到最后,当教室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她才慢慢下楼。

        结果快到楼梯下的时候,一眼看到周子析站在楼下。

        何小燃脚步一顿,刚要走,周子析抬眼看到,他当即大吼:“抓住那女人!”

        顿时从四面八方冲出来五、六个人,直朝何小燃扑来。

        何小燃转身上楼,刚好看到一个拖堂的教室,她逆向挤进人流,在一帮学生的叫骂声中进了教室,探头朝后窗一看。

        楼下有树,跟二楼有些高度。

        何小燃回头看了一眼,伸手把包扔了下去,脱下外套,抱住脸露着眼,一个跃身跳了下去,险险捞住一根枝杈。

        “咔嚓”一声,惯性过大,树杆断了,她顺势往下一坠,又快速捞住下面一根树杆……

        双脚落地,她重新穿上外套,拍拍衣服上沾着的树叶,捡起包走了。

        “二爷,那丫头跑了!”

        周子析一愣:“什么?跑了?不可能,她是往跑的不是往下跑的,怎么可能跑得了?”

        周子析气死,手拍打着保镖的脸,“啪啪”作响,“你们五六个大男人,抓不住一个黄毛丫头?我是养了一群废物是不是?”

        保镖低着头不敢吭声,周子析脸色铁青,死丫头,今天不捉到她,誓不为人!

        “二叔?”

        周子析掉头,就看到周沉渊面无表情站在他身后。

        “二叔到这里来干什么?”周沉渊朝楼上看了一眼。

        “沉渊,二叔特地过来看看你,”周子析摆出长辈的姿态,“放学了?二叔带你吃饭去……”

        “不必。”周沉渊回答:“这是校园,不是家里,二叔没事的话,还是少来这里,万一惹出什么事,太爷爷怕是不高兴了。”

        “我来看看我侄子,爷爷还不许了?”

        周子析伸手要搂周沉渊的肩膀,周沉渊伸手挡开,小脸依旧没什么表情:“你看完了,可以走了。”

        他扭头丢身后的人看了一眼,身后人会意,抬脚上楼,结果找了好几圈,都没找到何小燃。

        对方在楼上朝他摇了下头。

        周沉渊这才看向周子析:“我下午还有课,二叔没事的话就回去吧。刚刚我还跟太爷爷通了话,太爷爷提起二叔早上无缘无故发脾气的事,不高兴呢。”

        听到周老太爷生气的话,周子析没多做纠缠,带人拂袖而去,临走的时候他阴着脸,朝楼上看了一眼。

        要不是因为何小燃,他能无缘无故发脾气?

        他委屈,现在有多少个女人在他跟前,他也刮不起东风!

        这事没完!

        周沉渊目送周子析离开,拧着眉,就知道周子析没那么容易罢休,只是那女人躲哪了?

        到底是自己老婆,碰到周子析那种人,何小燃能干什么?她哪有那么多机会再给他扎一针?

        “再去找人!”

        别躲女厕所被臭味熏死了吧?

        这死法有点恶心,但……

        周沉渊觉得不是说不可能。

        光想想他就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太恶心了。

        周沉渊的人混迹在学生中,整个教学楼都找遍了,还请女生去了女厕所看,都没找着人。

        周沉渊有点担心。

        难不成刚刚周子析跟他面前装,实际上已经把人抓走了?

        “让人盯着二叔!”

        他吩咐,抬脚去了学校外的房子。

        他进去后,听到卧室传来沙沙的声音,“何小燃?”

        推开卧室门一看,里面没人,但是沙沙声还在。

        周沉渊往床底下一看,结果发现床底下有只乌龟跟塑料袋在搏斗。

        这屋他来过好几次,头回发现何小燃还养了宠物。

        他左右一看,从卫生间好到拖把,一拖把捞出乌龟。

        挺大只乌龟,就是龟壳缺了一角,有个塑料片剪了圆角,用双面胶粘在缺角的龟壳上,还拿绿色的彩笔涂了颜色。

        周沉渊盯着那只乌龟,她还有闲心养乌龟?

        “何小燃,周沉渊找你!”秦山因为课堂现抄了何小燃的试卷,被讹了一顿牛肉烩面,送餐盘的时候看到了周沉渊,刚跟何小燃通风报信。

        何小燃立刻扒拉了最后一根面条,赶紧抄外冲去。

        周子析来找她麻烦了,周沉渊的重要性再次凸显!

        秦山简直不敢相信,她还去找周沉渊?

        何小燃冲到外面一看,就看到周沉渊咯吱窝抱了个圆溜溜的东西,正站在食堂门口的中间位置,颇有中二少年的架势,气势汹汹地瞪着她。

        周子析都找上门了,她还吃得下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