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24章锅里呢

第24章锅里呢

        餐厅内,其他几人正探头看着煲汤的大砂锅,“哇,这汤白的,一看就有营养。”

        “阿渊,你快来看看你抱回来的乌龟,炖了一大锅汤呢。”

        周沉渊绷着脸,几步走过去,探头一看。

        他问:“龟壳呢?”

        “你带回来那乌龟,龟壳是坏的,塑料的加热有毒吧?哪敢放进去炖?”

        周沉渊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阿渊?”

        周沉渊直接到穿过走廊,到对面的房间,“我的乌龟呢?”

        李大厨:“少爷,您不是让……让给炖了?”

        周沉渊一顿,改口:“龟壳在哪?”

        李大厨震惊:“少爷,您要龟壳干什么?”

        “少废话,拿出来!”

        李大厨没动,他跟身边的帮工使了个眼色,不多时,帮工从后面的垃圾桶翻出一只龟壳,“少爷,这就是您要的龟壳。”

        周沉渊心一沉,他走过去,伸手一翻面,一个完整的龟壳呈现在眼前,又大、又漂亮!

        周沉渊大怒:“这不是我的乌龟!敢骗我?!我的乌龟呢?”

        李大厨没想到他竟然还记得龟壳有破损。

        周少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把我的乌龟拿出来!”周沉渊气炸了,“交出来!”

        李大厨差点哭出来:“少爷,宗唐少爷说您晚上要喝炖龟汤,可您拿回来的乌龟不能食用啊!”

        那乌龟品种虽然是中华草龟,很有药用价值,但是少爷提出来的玩意来路不明,龟壳还用胶水粘着了,怎么看都不是能让少爷吃的食材。

        出于安全考虑,李大厨就偷摸换了大小差不多,专门饲养用来食用的龟给炖了。

        他哪里知道周少竟然还会来检查龟壳?

        周沉渊一听说炖得不是周沉沉,一下松了口气:“把我的乌龟还给我!”

        李大厨一愣,一指后面,“啊?放,放冰箱了!”

        周沉渊:“!”

        下一秒,他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手机铃声是周沉渊搜了很多歌,给何小燃特别设置的铃声:“猪你的鼻子有两个孔,感冒时的你还挂着鼻涕牛牛……”

        周沉渊盯着手机,不接。

        电话没人接,何小燃抱着胳膊:“他肯定偷了周沉沉!”

        一直没人接,何小燃等不下去了,她拿起手机出门,她就不信了!

        十几分钟后,门铃突然响了。

        晋极走到门口,接通视频门铃,他挑眉,扭头看着对面厨房方向,对宗唐说了句:“去跟阿渊说,少夫人找上门了。”

        想到周沉渊抱回来的那只乌龟,晋极怀疑那只乌龟是少夫人的。

        阿渊对那位少夫人一点儿都不喜欢,别说看到,光提到就一副不耐烦的表情,在学校里也三翻四次找她麻烦。

        少夫人怎么知道阿渊住在这里?来干什么的?

        难不成……

        晋极的视线看向煲汤的砂锅,来要乌龟的?

        得知何小燃突然上门,还可能是要乌龟的,屋里一下乱了套。

        “哥,现在怎么办?”

        “砂锅得藏起来吧?”

        ……

        何小燃不耐烦地又摁了两下门铃,难不成找错了?应该没错,就是这里。

        “周沉渊,开门,我知道你在,你再不开门,我给老太爷打电话,你当贼当上瘾了是吧?”何小燃怒道:“你把沉沉还回来!”

        晋极:“……”

        担心她真的给老太爷打电话,晋极伸手摁了开关键。

        “晋极?”何小燃疑惑地看着开门的人,满脑子以后:“你怎么在周沉渊家?”

        知道这帮小兔崽子跟周沉渊形影不离,但是没想到不离成这个样子,这平时放学都是在一块的?

        晋极脸上带着微笑:“我们经常到这边来蹭饭。何小燃,你找阿渊有事?”

        一听说是做客的,何小燃没给好脸色,抬脚往里走,“周沉渊呢?我找他!”

        往客厅中央一站,她扯着嗓子喊:“周、沉、渊,你还我周沉沉!”

        绝对是他偷的,周沉沉平常都是躲在旮旯窝里,压根不出来,就连天天去做饭的刁妈妈都不知道周沉沉的存在。

        结果周沉渊不知怎么发现了周沉沉,还带它去学校报复她。

        不是他偷得,谁没事偷只乌龟?

        宗唐刚通知完周沉渊跑出来,就听到何小燃喊什么“周沉沉”。

        没等晋极给他使眼色,宗唐立刻问:“何小燃,周沉沉是不是那只乌龟?”

        何小燃瞪大眼,果然是周沉渊偷了沉沉!

        “周沉沉呢?”

        “锅里呢。”

        宗唐抬头见人端着砂锅要跑,他立马说:“你想独吞?还回来,我还没喝呢。”

        端砂锅的那货一脸痛苦,咬着牙,把砂锅放回原位,给了晋极一个“我也没办法了”的表情。

        晋极伸手扶额。

        完了!

        宗唐还在热情地跟你何小燃说:“何小燃,原来那乌龟是你的?刚好你也尝尝味,李大厨的手艺可好了!”

        晴天霹雳!

        周沉沉被炖成汤?!!!

        何小燃呆愣当场:“沉沉!沉沉——”

        宗唐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他手里拿着勺子,捞着乌龟一条腿,一时不知道该放回砂锅里,还是捞到碗里。

        何小燃扑过去,抱着砂锅:“沉沉!呜呜呜呜……”

        晋极:“…”

        宗唐:“……”

        其他人:“…………”

        有点想安慰一下她,但都不知道怎么安慰的样子。

        “周沉渊,你还是人吗?你连周沉沉你都不放过!”何小燃大怒:“我算是看透了你,心思恶毒,心胸狭窄,阴险狠毒……你今天吃了沉沉,此等深仇大恨,不共戴天!”

        她边哭,边走近餐桌,扫了眼桌子上的菜。

        更加愤怒:“你们聚餐吃这么好,为什么还要炖沉沉?你们的狼心狗肺不会痛吗?”

        众人:“……”

        不敢吭不敢吭,这是周家少夫人。

        说话间,何小燃已经在餐桌旁坐了下来,她抱着砂锅,抵在桌子上,哭得嗷嗷地:“沉沉……”

        然后,在所有人震惊的视线中,她拿勺子往碗里舀了一勺周沉沉,外加一只脚,喝了汤也吃了脚。

        “沉沉……呜呜呜……”

        眼泪都掉汤里了,她把碗里的汤喝了。

        众人:“……”

        她一边喝周沉沉的汤,一边伤心,然后就听到一声闷响,周沉渊绷着脸,另一侧双侧门防火门后走了进来。

        何小燃一下站起来,大怒:“周沉渊!”

        周沉渊倒背着手,绷着脸,问她:“好吃吗?”

        “我家沉沉的肉,当然好吃!”何小燃愤怒着。

        周沉渊垂着眼,瞅她一眼,“既然都被你吃了,味道还不错,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何小燃指着他:“你——”

        周沉渊睨她一眼,“周子析今天找到学校来了,你知道这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