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28章菜鸟杀手和红king

第28章菜鸟杀手和红king

        何小燃从车上下来后,她看着车里的晏少庄:“学长,你有事先去忙,我约了人,先走了!”

        晏少庄朝她点了下头,何小燃文雅地摆摆手,乖乖后退一步,目送车开走。

        网红健身馆的前身就是健身房,老板在原基础上进行了重新扩建和装修,以占地面积广,以及新颖的建筑造型和奢华的风格著称。

        周边设施齐全,且都是围绕着健身馆展开,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商圈。不但吸引了当地健身爱好者的参加,也吸引了众多慕名而来的人和外地的人打卡围观。

        在这样每天络络不绝的热情氛围下,地下两层隐藏着周边几个城市最大的地下拳市场。

        健身馆的老板以双面人的姿态,一边经营着数家健身馆,一边举办着一场又一场近乎血腥的地下拳赛事。

        地下拳的狂热爱好者们,混入来往的打卡人群中,在健身房vip制度的掩饰下,通过层层关卡,才能进入地下拳的现场。

        何小燃伸手把连帽衫的帽子卡在头上,从口袋掏出口罩戴上,边走边打电话:“老丁,我到了。”

        -

        “哦!哦!哦——”

        昏暗的灯光下,狂热的人群发出整齐划一的吼叫。

        血脉贲张的氛围下,眼睛发红的观众伴随着放肆的吼声,盯着擂台中央两个厮杀的人影。

        在一阵歇斯底里的狂吼中,擂台上两个女人打得难分上下。

        台上两人,一黑一红,双方你来我往,招招狠厉。

        其中黑色那人身型修长,动作极端敏捷,一招一式行云流水,犹如一只会捕猎的黑豹,出手迅速,动作干脆毫不拖泥带水。

        她脸上涂着黑色的油彩,抹着五彩斑斓的色彩,完全看不出原本五官。

        红色那人身型精瘦,四肢修长有力,皮肤呈现出健康的麦色,留着极短的寸头,有一双犀利凌厉的眼,眼神凶狠,招招凶残,一度有意攻对方眼睛和腹部。

        如果不是身体曲线分明,很难分辨她的性别。

        两人打法有些相似,皆是行动迅速敏捷,而且擅腿攻。

        两人一上车都想以气势压倒对方,结果双方目的一致,难分胜负。

        以往女人打拳,观众皆以看热闹的心态为主。

        女人嘛,花拳绣腿,就是图个撕逼扯头发的热闹和笑话。

        这一次不愧是两位老板级别挑中的人,对打起来意外的惊心动魄。

        最关键的是,双方打得都非常漂亮,犹如电影特效一般,各种凌空翻高踢腿,在视觉上就十分享受。

        一位是代号菜鸟杀手的黑方,一位是代号红king的红方。

        菜鸟杀手经常过来打拳,有些熟人观众对她熟悉。

        只不过之前的对手不知道空有花架子,还是菜鸟杀手不愿露真招,总之以往的菜鸟杀手很少有机会展现这么激烈又狠厉的招式。

        红king第一次出现在这个拳场,却以出手狠辣,招招致命迅速吸引观众。

        老丁围着擂台,看看时间,已经快二十分钟了,还没分出胜负。

        他明显觉得何小燃的状态不好,最让打起来不差,可……

        别人都说菜鸟杀手以往的对手不行,所以她才一直赢。

        可老丁是专门做这种中介生意,对很多拳手都了如指掌。

        老丁明白,不是那些对手不行,而是菜鸟杀手表现太出众,十分钟内结束比赛对她来说是常规操作。

        有时候她还会为了配合表演和安抚客人,故意延长比赛时间,制造戏剧性过程。

        也因为她特别擅长这方面,老板很愿意找她做大小的表演赛。

        表演赛价格都不高,但对何小燃来说赚起来更容易。

        这次何小燃一直说她体能不好,要休息,最后还是因为钱多,犹豫很久才答应。

        现在看起来,老丁觉得她那天说先打个胎,他怀疑是真的。

        老丁额头冷汗直冒,可不能输啊!

        周围狂热的氛围愈发热烈,整个场所的人都在疯狂呐喊吼叫。

        “杀手,杀手你打死她!打死她啊!老子给你押了三万!三万啊!”这种一听就是小观众。

        “红king你行不行啊?打啊!你倒是打呀,老子全部身价都押你身上了,你敢输了,老子杀你全家……”这种就是赌徒。

        老丁围着擂台疯狂拍打:“杀手,快二十分钟,你要破二十分钟还没赢的记录啦!”

        台上的人似乎受到刺激,趁对方倒退的时候突然动了。

        拳拳到肉招招见血,一鼓作气势如虎,黑色修长的身影,在昏暗灯光聚拢的地方,瞬间跃起。居高临下的斜扑中,曲起的膝盖猛地撞在另一方的头上,擂台上的一人猝不及防,应声倒地。

        裁判宣布比赛结束。

        何小燃看了下时间,刚刚二十分钟。

        何小燃低着头下擂台,她伸手抚着小腹,只觉得小腹疼痛难忍。

        毕竟身体还没恢复过来,对方又发现了她这里是弱点,故意专攻她的腹部。

        妈蛋,恶毒的女人!

        老丁急忙过来,往她身上披毛毯:“杀手,没事吧?”

        全场客人喊着“杀手”的名字,何小燃象征性的挥了挥手,快速朝休息室走去。

        擂台最佳观赏位置是块单面玻璃墙,外面的人看是镜子,里面的人看就是可视玻璃,常人不知道,何小燃来的次数多了,知道那面玻璃墙后坐着的人,一般都是下注大的贵客。

        她看了一眼玻璃墙,直接回休息室。

        “杀手,感觉怎么样?”老丁很有职业操守,在拳场从来不叫何小燃真名。

        何小燃看他一眼,“你跟一个疯女人在打二十分钟试试?”顿了顿,又好气:“对方什么来头?”

        “说是对方老板从国外特地物色的人选,专门用来做对赌的。”老丁压低声音说:“那位老板用红king赚了不少。不过,今天晚上,他肯定输惨了,押得挺多。”

        “难怪……”对方很不错,比何小燃以往遇到的花拳绣腿都要优秀很多。

        何小燃捂着腹部,疼到不想动,她甚至担心是不是肚子哪里出问题了。

        门门有人敲门,老丁过去,“你好,这里是休息室。”

        外面的人说老板想见菜鸟杀手,老丁回头看向何小燃。

        何小燃闭着眼,有些艰难:“我的规矩你不懂?不见!还有,最近几个月别找我。”

        二十万够用一阵,她比谁都知道,她的身体重于一切,否则很多事都是空谈。

        其他人是干什么的她不知道,但她不见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她有生活要过,否则也不至于抹得满脸油彩。

        关于见这样那样的人这事,她从来都没妥协过。

        老丁不想得罪人,他对门口的人陪着笑:“麻烦您跟老板说一声,杀手伤得不轻,要休养。”

        对方很快走了。

        何小燃忍着疼,把脸上的油彩洗了,套上连帽衫。

        门外一阵骚动,她在洗手间就听到老丁故意提高的声音:“……幸会幸会,我是南城这一片的中介,我姓丁,丁圆,您怎么称呼?”

        何小燃拿毛巾擦了脸上的水,掏出口罩戴在脸上,掀起帽子卡在头上,帽子略大,她故意往下一压,遮住眼睛,只留下一点缝隙看人。

        她伸手拉开门,两只手插在兜里出去,就看到休息室的门口站了很多人,老丁正跟其中一人赔笑。

        看到她从卫生间出来,简简单单一个姑娘,看不起脸,但是跟擂台上完全是两个样子。

        对方一愣,随即嗤笑:“她就是菜鸟杀手?”

        何小燃问:“有事?”

        “杀手今天守擂守得很漂亮,我们老板很欣赏你,”对方走到她面前,在她身上扫视一圈,居高临下的说:“下周有场赛事,我们老板跟人约好的,三十万守擂,你准备一下,到时候准时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