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29章少编鬼话骗我

第29章少编鬼话骗我

        对方说话时态度傲慢,语气轻蔑,吩咐的理所当然。

        何小燃抬头,只露出半只眼睛,语气不带任何情绪:“没兴趣。”

        她穿过对方身边,朝拥堵的门口走去。

        “慢着!”

        她刚走到门口,那人突然出声,他一开口,门口的人齐刷刷地堵住她的去路。

        老丁一见,就知道要坏事。

        这人他不熟,只知道对方姓赵,负责治安,平时见到的人尊称他赵哥,甭管是什么职务,反正都是老丁开罪不起的人。

        何小燃是他带来的,老丁不能坐视不管,所以他陪着笑,上前圆场:“大哥,杀手最近身体不舒服,刚说了最近不接……”

        老丁的话还没说完,赵哥已经转身,视线落在老丁脸上,对着他的脸一把掌扇过去,杀鸡儆猴:“老子跟你说话了?”

        老丁的牙当时就被扇掉一颗,捂着脸没敢动,甚至没敢把嘴里的血水吐出来。

        赵哥打完老丁,看向何小燃,嗤笑一声,慢悠悠走过去:“这人呢,就得识相。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最后弄得谁得脸面都不好看。”

        赵哥站到何小燃面前,好奇地打量她,“蒙得这么严实,是因为长得丑?”

        他的眼神带了几分猥亵,“脸丑不要脸,擂台上看的时候,这身材挺绝啊。我尝过几个女拳手的味道,不错,够劲。不知大名鼎鼎的杀手,尝起来滋味怎么样。”

        面前身量笔直的女人一动不动。她四肢修长,精瘦有力,比一般女性身材高挑不少,站在大部分男性面前,对方会很有压力。

        “你要是跟了我,我保准在这个地方,没有人敢动你,”赵哥说着,突然伸手去拽她头上的帽子,“在此之前,让我看看究竟长什么样……”

        他话音未落,面前的女人突然动了一下。

        “啪”一声脆响。

        甚至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看到赵哥突然弯腰吐了一下,吐出满口血沫,和两颗被扇掉的门牙。

        赵哥后知后觉意识到什么,含糊不清地吼:“……给老子弄死她!”

        刹那间,人群涌动,老丁本能的要躲,结果就看到何小燃出拳如风,抬肘似刀。

        不过一个错眼的时间,一阵“砰砰”拳头撞肉的声音后,地上横七竖八倒了一片。

        跟周家那些正儿八经经过特训的人比,这些人学了皮毛就狗仗人势的东西差得不止一星半点儿。

        何小燃打完人,从口袋掏出一包纸巾,抽出湿纸巾,小心的展开,慢条斯理的擦擦手,随手扔在地上一个人的脸上。

        整个过程她犹如进入无人之地,抬脚迈步。

        在一堆高突不平叠加着人的地板上,她踩着几哇乱叫的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老丁看着满地不是抱头就是捂胸的打手,不敢久留,赶紧踩着横七竖八的人缝,跟着何小燃跑了。

        知道何小燃不愿跟这里的人接触,但老丁不知道她心情不好的时候,是这么个暴走状态!

        “小燃,这次麻烦大了!”老丁忧心忡忡,得罪拳场的人,这还得了?以后怎么混?

        何小燃站住脚,转身看着他,“我的钱。”

        “钱肯定会给,这是行规。名声要是坏了,以后谁都不敢给他家打?只是……”老丁左右一瞧,压低声音说:“刚刚那家伙,姓赵,平时在拳室就负责维护治安,身后跟着一堆小弟,今天得罪他,我怕以后会处处找你麻烦。而且,他那种人,阴招损招特别多,万一……”

        何小燃问:“你怕他?”

        “姑奶奶,我就是个小中介,平时在周边几个城市赚点佣金,还要防止有些大中介为了垄断,随时找我麻烦,交点保护费什么的。”老丁当然怕,他刚刚被人打了牙,还得咧着满嘴血赔笑。

        让他改行也不可能,干什么能有这赚?

        何小燃瞅他一眼,“他们找你麻烦,不过就是为了逼你说我在哪。你告诉他们就是了。”

        “啊?”老丁嘀咕:“那不行吧,你不是还得上学啊?”

        “没事,”何小燃说:“他们这种人,就算找我麻烦,也不敢透露真实身份,他们是干什么的心里没数?在说他们也打不过我。”

        何小燃瞅老丁一眼,“你别给自己找麻烦,问了就说,任何时候第一件事是自保,你替别人逞英雄,倒霉的是你自己。”

        老丁刚要答应,结果何小燃话锋一转,“不过,不该说的,还是要管住嘴。”

        老丁一愣,“那要怎么区分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

        “他们问的是我,你就只能说我,跟我身边其他任何人都没关系。”

        老丁不傻,这一听就明白了,除了她这个人,其他什么都不能乱说。

        正要问何小燃怎么回去,何小燃手机响了,她拿出来一看,5678,她立刻接了起来,“学长。”

        “我办完事,刚好路过,看到你跟你朋友站在一起,你往路边走,顺路送你回去。”晏少庄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何小燃立刻应下,拍了老丁肩膀一下,“先走了。”

        司机拉开车门,何小燃坐进去就闻到一点淡淡的酒气。

        晏少庄朝她笑了笑:“晚上参加了一个酒会,喝了点酒。介意吗?”

        何小燃乖巧:“小酒怡情,我不介意的。”

        晏少庄打量了她一眼,“你看起来不太舒服,怎么了?”

        何小燃说没事,努力拗淑女造型。

        早知道今天连续两次遇到晏少庄,她就穿漂亮点了。

        晏少庄似乎有点喝高了,话略有些多,还聊起了两人以前曾经在什么场合遇到过的事。

        车在楼下停下,何小燃从车上下来,“学长,今天谢谢你呀。”

        晏少庄笑着:“你都叫我学长了,还谢什么?早点回去休息,如果觉得不舒服,一定要去医院。”

        何小燃乖巧地摆手:“学长再见。”

        等车一走,她顿时伸手捂住肚子,疼!

        “何小燃。”

        她一转身,就看到周沉渊绷着脸站在她后面,咯吱窝还夹着四爪乱舞的周沉沉。

        何小燃看看晏少庄的车屁股,再看看周沉渊:“你怎么在这?”

        “你说呢?”他反问,伸手把夹着周沉沉抱在手里,举给她看:“你说晚几天来接周沉沉的,都好几天了,你都没去找它。”

        何小燃觉得他在生气,她朝他走去,“那把周沉沉给我吧,我这两天有点忙……”

        “我们一个班,又没有论文又没有作业,你忙什么了?”周沉渊问。

        何小燃的手捂着肚子,那是真不舒服,原本就没恢复,晚上又被红king重创,现在真的很疼。

        “我……”

        “你少编鬼话骗我!我看,你根本就不想要周沉沉,你是跟晏少庄那狗东西约会去了!”周沉渊抱起周沉沉,转身就走,“你别想要它了!”

        何小燃追了两步走不动了,她伸手:“周沉渊救命……”

        周沉渊走了十多步,听到后面“噗通”一声,他转身,就看到何小燃直挺挺趴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