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30章不怕它脑充血

第30章不怕它脑充血

        达济医院走廊。

        周沉渊抱着周沉沉,抿着唇,绷着脸,视线紧盯着医生。

        医生被他盯得毛骨悚然,硬着头皮说:“问题不大,从彩超和透视来看,腹部脏器没有受损。应该是软组织损伤引起局部肌肉疼痛。”

        周沉渊松了口气,医生下一句话后让他重新提起心。

        “不过,”医生看着图片,“她是不是前不久刚做过流产手术?”

        周沉渊眉眼一动,敏感地问:“这有问题?”

        医生拧着眉,“受创位置特殊,要再进一步观察,现在不好说。”

        周沉渊不耐烦,粗暴打断:“你就说会有什么影响!”

        “如果观察情况不好,可能影响生育!”医生看他一眼,“周少不该擅自做主让少夫人做流产手术。”

        周家子嗣,怎么能说做就做?如果周家那些长辈知道了,怕是……

        周沉渊面无表情:“管好你的嘴,不该说的话,给我闭紧了。”

        病房里,何小燃半躺着,刚刚被打了一针,腹痛得到缓解,觉得心情都舒畅了。

        周沉渊进门的时候,就看到她拿着手机在玩游戏。

        他沉着脸,一把抢走手机。

        何小燃大叫:“干嘛?正组团呢!”

        周沉渊给她强行退出游戏。

        何小燃生无可恋,“周沉渊,你可真是太让人讨厌了。”

        周沉渊抱着手里的周沉沉,冷不丁往她面前的被子上一放,“你自己抱!”

        何小燃立马坐起来检查,“沉沉,好几天没见,你想我没?”

        “乌龟知道什么是想?”周沉渊站在旁边,腰杆笔直,垂着眼,想要假装很大度,结果嘴巴自动问:“你跟晏少庄干什么去了?”

        “没干什么,路上碰到,他顺便带我一程。”她检查周沉沉缺了一角的壳,谁把她粘得塑料片摘了?

        周沉渊别不是特地让人清理干净,打算拿它下锅吧?

        “何小燃,你给老子检点些!”

        何小燃瞌睡眼:“看来周沉沉还挺适合你抱着。”

        周沉渊气炸,别以为他没听出来,她在讽刺他跟王八搭!

        但他还是挑紧要的问:“你被谁打了?周子析?”

        何小燃回答:“不是被人打了,是我跟人对练的时候,不小心打的。”她看他一眼,解释:“我有个爱好,练自由搏击。”

        周沉渊抬眼,“你吃饱了撑的?干什么不好,练什么搏击?你要满身都是吓人的肌肉,我可不要你!”

        何小燃看着周沉渊那张别扭的脸,“别啊,两家都吃过结婚宴的。”

        一桌也是结婚宴,什么人去了不打紧,关键双方都承认了。

        周沉渊朝她被被子盖住的腹部看了一眼,“以后不准练!”

        何小燃:“你这人怎么这样?管得真多,要不要绑我手脚?”

        “你自己什么身体你不知道,你就不怕被以后生不了孩子?”周沉渊怒道。

        何小燃嘿嘿一笑,“我对生孩子没什么想法。不过你放心,保证不影响你儿子的出生,我这个人很大度的。”

        周沉渊一顿,黑沉沉的眼盯着她的脸,“这话什么意思?”

        何小燃:“我生不了孩子,保准不让你绝后。金屋藏娇懂不懂?我还能帮你伺候她,不过你要给我钱……”

        “你想死吗?你信不信我让人把你扔出去?!”周沉渊越想越气,抬脚踹了床一脚:“你以为我跟你似的?一个已婚妇女,不知道跟男人保持距离,差劲!”

        他可不是那种随便跟女人出去厮混的人!

        想到这个,周沉渊又气了,“你以为我是你?”

        “我怎么了?”何小燃撸乌龟。

        “你从晏少庄车上下来了!”周沉渊怒。

        “那你有车,你也不载我呀。”何小燃说:“再说了,像你们周家这样的,哪怕不是个个都跟周子析似的,这……不是常规操作吗?”

        周沉渊铁青着脸,咬着牙,“在周家,被准许找妾的人,都是因为生出了有基因缺陷的孩子!”

        何小燃眼眸一动,“比如?”

        “比如心脏病,哮喘,白化病。”周沉渊怒道:“你倒是好奇,管好你自己不行吗?”

        何小燃看他一眼,不理他的话,继续问:“这么说,周家那些专家组,其实都是在跟进这些先天疾病?貌似都挺难治啊。”

        周沉渊:“有些病原本就是现代医学难以治愈的,组建专家组的目地,是让疾病延缓或者是找到治疗方案,延长人的寿命。”

        何小燃眼睛闪了闪:“你们家有白化病人?”

        周沉渊说:“太爷爷有三个儿子,我爸是老大,三爷爷那边有个小堂妹,出生就是一团白。说是因为近亲结婚的原因,后来检测出她妈,和她奶奶是有血缘关系的近亲。”

        “那,你们家的医生给你家堂妹做治疗了吗?”

        “当然。”周沉渊说:“他们原本已经是业内研究了白化症多年的大咖,堂妹今年七岁,有一直在吃药,不可能完全恢复,但完全控制了病情。科学家为她量身定制了保护视网膜的特殊镜片,以及高科技常态化布料裁定服装,达到防晒的保护效果。”

        “他们的研究资料,怎么没外公布过?”何小燃说:“最起码那眼镜和衣服可以对外公布一下,这样其他人看到了,好歹还能有个方向和目标,这样也不浪费你们家花那么多钱搞出来的成果啊!”

        周沉渊看她一眼:“专家组自然是想的。只是,周家不想外人知道周家有这种先天性疾病的孩子。堂妹上学的名字都是跟母姓的。这种针对性的研究成果,不能随便发出去。”

        何小燃没说话,眼睛看着天花板。

        何苗的眼镜是她挑的,说现今市面上最能有效保护眼睛的镜片。

        可何小燃清楚,相对于不戴眼睛来说,眼镜应该有些效果,可以减缓何苗眼镜近视的速度,但真有那么管用?

        周沉沉在软绵绵的被子上爬啊爬,爬不动,最后气得趴在被子上不动。

        何小燃把周沉沉翻个身,看着它挥舞四爪乱蹬腿,她说:“我这两天不是不接周沉沉,主要是我妹那边有点事,我得去多关心关心……”

        “骗子!”周沉渊毫不留情地拆穿:“我让人去找了,你妹那边压根什么事都没有!”

        何小燃震惊:“你跟踪我?”

        “你还骗我呢。”周沉渊回得理直气壮:“你一直不来接周沉沉,我怕你被周子析抓走,让人找你了。”

        “我说实话。我去了郊外的那家网红健身房,去凑了个热闹。”何小燃摆出一脸真诚的模样,“我不应该骗你,我错了。”

        周沉渊的眼睛一直盯着无助的周沉沉。

        半响,他忍不住一步上前,伸手把周沉沉抢过来,“你就不怕它脑充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