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31章疼痛文女主

第31章疼痛文女主

        虽然医生嘴里说没事,但何小燃还是被留下来住了一晚上。

        这是周家的私家医院,何小燃不担心医药费的问题,躺得心安理得。

        周沉渊临走的时候,何小燃往他要乌龟,周沉渊冷哼一声,“你自己都这样了,还想要周沉沉?你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你就是想折磨周沉沉。”

        然后抱周沉沉走了。

        第二天何小燃睁开眼,就看到刁妈妈站在病房门口,她立刻扬起笑脸,“刁妈妈早。”

        刁妈妈冷淡地看她一眼,“少爷说你住院,让我给你送吃的。”

        她也不问缘由,把保温袋放下,放下何小燃病床上自带的小桌子,一一摆上,“吃吧。”

        何小燃:“刁妈妈你对我真好!”

        她还以为要饿肚子呢。

        刁妈妈绷着脸,不说话,也不走,就看着她吃。

        何小燃拿勺子吃早餐,一边吃一边夸:“好吃!刁妈妈你手艺怎么这么好啊?比周沉渊那边那个什么李大厨做得好吃多了。”

        刁妈妈看了她一眼,她对何小燃没有好感也没恶感,少爷喜欢就好,她喜不喜欢无所谓。

        刁妈妈在那边来低调的走,不愿和何小燃多接触。

        她过去一个多月,跟何小燃说话没超过十句。

        要问她对何小燃什么印象……

        刁妈妈觉得何小燃比家养猪好养活,给什么吃什么,从来不挑食。

        吃完饭,何小燃跑去找医生,觉得不疼了就嚷嚷着要出院。

        医生提醒:“你手术不久,最好再观察一两天,万一有什么问题能及时治疗!”

        何小燃在医生面前又蹦又跳,“真不疼了!好吧,其实还有点隐隐约约的感觉,估摸着两三天就好了。你看,我都能蹦了!”

        她非要走,医生劝了也不听,只能让她走了。

        中午的时候,周沉渊带周沉沉来医院,结果才发现人已经跑了。

        周沉渊气死:“怎么能随便让病人走呢?她昨晚上疼晕了,今天能跑就让她走?”

        医生有嘴也说不清,他要能劝得住就好了!

        周沉渊一回头:“来人,把她给老子抓回来!”

        南大校园,正值午时放学十分,一个人影快速穿梭在人群中,急促地嚷嚷:“让让,让让,麻烦让让,人命关天啊!”

        身后一帮人追得正凶。

        何小燃心里骂娘,周子析王八蛋,这是下了多大的决心逮她呀?

        她在前面跑,后面学生被推攘的骂声一片,谁这么粗鲁推人啊?

        这个时间段,要么去食堂,要么去校外饭店,门口堆积的学生有点多,略有些拥堵。

        何小燃冲到门口后倒吸一口凉气,后面的人已经追了上来。

        就在那些人要抓到何小燃的时候,何小燃身后,逆向挤出几个人,直接打开追兵的手。

        南召挡在何小燃面前,看着追兵说:“少爷让我跟九爷带句话,谁敢碰少夫人一根手指头,他要对方一只手。”

        周子析的人站在原地,跟南召对峙。

        他们都知道南召是周沉渊的人,不敢冒然行事,在对峙了一分钟后,主动后退。

        南召冷冷目送他们离开,何小燃一边摇头一边啧啧,“啧啧啧,看看这些人,就这么点本事?”

        南召垂着眼,“少爷让少夫人回住院部,他在那里等您。”

        何小燃:“……”

        进病房就看到周沉渊拉着脸坐在病床上,周沉沉正努力往角落里爬。

        看到何小燃进门,周沉渊大喝道:“何小燃,你不要命了?”

        何小燃被他冷不丁的吼声吓了一激灵,“干嘛啊?”

        “你昨晚上,可是直接咂地上,地上被你脑门砸出的坑还在,你要不要去参观一下?”周沉渊怒道:“稍微有点不疼就跑了?你是不想要命了是不是?”

        不管三七二十一,周沉渊先把何小燃骂一顿,何小燃在他气势汹汹的骂声中,主动躺到了病床上,生无可恋。

        要不是看在他的人刚刚捞她一把的份上,她保准掉头就走。

        见她老实了,周沉渊自然也就不骂了,蹲床底下把周沉沉捉出来,“我跟太爷爷说了,今晚上不回去了,你病了。”

        何小燃心里一动,“你也不回?”

        “你都病了,我要是回去,岂不是显得我很不讲人情?”周沉渊睨她一眼,从鼻孔里轻轻一哼,“你别以为我是为了你,我不过是不想让太爷爷担心,让某些人以为我们感情不和罢了。”

        特别是晏少庄那狗东西,他绝对不安好心!

        两人正说着话,花轻语不知什么时候,悄声无息出现在病房门口,她眼神幽幽地看着周沉渊:“阿渊。”

        周沉渊一愣,顿时警惕起来,快速地绕到另一侧,跟花轻语拉开距离。

        他跟花轻语可没有什么关系,别冤枉好人。

        周沉渊问她:“小语,你怎么来了?”

        花轻语手里提着保温桶进来,脸上的表情带着隐忍的委屈:“我去找了晋极,他说你来了医院。我以为你病了,没想到是小燃病了。等电梯的时候看到了刁妈妈,我帮她把这个拿给小燃。”

        她伸出胳膊,举着保温桶,“小燃,给!”

        周沉渊看何小燃一眼,花轻语的保温桶还举着,何小燃没动。

        周沉渊拧眉,怎么这么没眼色?

        半响,何小燃幽幽道:“小语啊,没那金刚钻就别揽那瓷器活,刁妈妈可是帮我把小桌板都放好了,饭菜都拿出来的。你抢刁妈妈的活就算了,怎么还给我添麻烦,给自己添委屈,你这样,阿渊可是会心疼的。”

        花轻语动了动颤抖的嘴唇,“我,我不知道……小燃,对不起……”

        周沉渊的眉头拧得更紧了,他看向何小燃,“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她都道歉了!”

        于是,何小燃说:“小语很漂亮,周少爷很帅智商还高,你们两位不愧是青梅竹马,感情真好。”

        周沉渊一下炸了,“何小燃!”

        何小燃问:“是夸你们这话不好听?还是我夸你们的姿势不对?”

        周沉渊指着她:“你,你……”

        花轻语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阿渊,小燃,你们别吵了,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抢刁妈妈的活,我也不应该来这里,我就应该默默地站到很远的地方祝你们幸福。对不起!”

        何小燃发现小白莲换路线了,不走小青梅路线,换疼痛文的弱女主路线了。

        美人落泪是幅画呀!

        何小燃对周沉渊使了个眼色。

        周沉渊一愣,什么意思?

        何小燃:“小青梅哭啦,去哄啊!哭得梨花带雨特别娇弱,你必须冲过去拥她入怀,吻干她脸上的泪温暖她寂寞的心。”

        周沉渊:“何小燃你有病!”看向花轻语,安慰:“小语别哭了,别听她胡言乱语,她有病!”

        花轻语轻轻抽噎,“阿渊,你别怪小燃,我知道她是无心的,她很好,都是我不好。是我让小燃跟你生气了……呜呜!”

        周沉渊立刻看向何小燃,急切的问:“听到了吧?听到了吧?小语都道歉了,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