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32章她是要力挽狂澜的女人

第32章她是要力挽狂澜的女人

        何小燃:“你要我说什么好听话?”

        “当然是夸我!”周沉渊怀疑何小燃脑子不够用。

        她是听不懂人话吗?

        小语都说了是她不好,如果有错,肯定都是小语的错,跟他没关系。

        他刚刚有很好的跟小语保持安全距离,这样还不值得夸奖吗?

        他一脸严肃,看起来十分正经,不像开玩笑。这让何小燃不由怀疑,自己是不是昨晚上被红king打残了脑子?

        她怎么反应不过来?

        “你有什么值得我夸的?把周沉沉照顾的好?”

        周沉渊指着何小燃怒道:“你以后不准再阴阳怪气说我跟小语有什么关系。”他怒气冲冲掉头看向花轻语,“小语,你跟她说,我们俩压根不是一起长大的,不过就是小时候偶尔一起玩,上学的时候去了你家待的城市罢了!”

        花轻语猛地睁大眼,她天天炫耀的就是跟周沉渊青梅竹马的关系,现在还要她跟何小燃澄清?

        “阿渊,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你就忘了?”她楚楚可怜的漂亮小脸上,一双美目犹如刚出生的小鹿斑比一样水润,泪光盈盈我见犹怜。

        周沉渊拧眉,说到底还是一起长大的,有点情谊在的。

        他有点犯愁:“倒也不是。只是,我到底是结了婚的人,不好跟未婚时候比。”

        花轻语有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后悔,早知道如此,当初就不用为了让他觉得何小燃不知检点,而说那样的话了。

        她问:“是因为我告诉你过,已婚人士要和异性保持距离,是吗?”

        周沉渊当即对何小燃说:“听到没有?这是小语提醒我的,小语这样懂分寸的人,你多学着点。”

        花轻语一时不知道该高兴好还是伤心好。

        好在,要不了多长时间,事情就会有转机了。

        她在找晏婳之前,已经让人做过调查,何小燃娘家的邻居,确实有一个女儿,左脸有块灰色的胎记,贴着头发根,不仔细看着实看不出来。只是那姑娘跟何小燃比,模样欠佳,皮肤黝黑,长得不漂亮。

        阿渊虽然从未表述过对外貌有要求,但是他身边出现的男女哪个不是样貌一等一的好?

        如果是那样的女人,阿渊绝对不会喜欢她,也绝对不会碰她一下。

        只要晏阿姨那边说动太爷爷,何小燃走人也就在这几天。

        花轻语看何小燃一眼,不着痕迹地勾了下唇角。

        只要赶走何小燃,她就不用提心吊胆,怕阿渊被抢走了。

        想到此,花轻语忍下心里的委屈,上前一步,把保温桶递到何小燃面前:“小燃,我不懂怎么伺候人,只能委屈你自己了。下回,我肯定不会抢刁妈妈的活。”

        周沉渊还耿耿于怀何小燃没夸他,他提醒:“何小燃,你以后也跟我学着点,作为已婚妇女,一定要跟其他男人保持距离,免得不知分寸丢我周家的脸。”

        何小燃自己掰小桌子自己拿食物,“是是是。”

        一听就是敷衍,周沉渊眼睁睁看着她拿着一个比她嘴还大的勺子,舀了满满一勺饭,还在上头盖了块红烧肉,一下送进嘴里。

        周沉渊气炸了,不夸他就算了,吃饭都不叫他一声?还吃得那么香!她懂不懂礼貌?

        旁边,花轻语试探地问周沉渊:“阿渊,太爷爷没让你们这周回去吗?”

        何小燃埋头干饭。

        周沉渊气呼呼地说:“叫了。但这蠢女人把自己作得快死了,这周回不了,跟太爷爷说好下周回去。”

        花轻语有些懊恼,这事该趁热打铁,拖得时间越长,越容易出问题。

        最让花轻语恨得,其实还是当初那杯下了药的酒。

        那酒中的药是花轻语从周子析那边偷拿的,周子析有很多专门用来对付那些不听话女人的好东西。

        听说药效强劲,立了贞节牌坊的烈女吃了,也会疯得像发青期的狗。

        那药她是给何小燃准备的,而当时给何小燃准备的男主角是周子析。

        时间、节点,甚至连诱骗周子析的过程和话都是设计好的。

        她唯一没料到的是,那杯特殊的酒最后被周沉渊喝了。

        当时现场人多混乱,参会的男士大多西装领带。

        花轻语就看到何小燃跟一个白衬衫的男人踉跄着进了卫生间。

        她故意等了一个小时才去叫人,就是想要等里面那对狗男女干菜烈火之后,何小燃就再无翻身之地了。

        结果……

        想到此,花轻语握着拳手,指甲掐进了肉里,只有疼才能让她时刻保持清醒。

        “小语,我们家的未来,就在你一个人身上了!”

        “从小到大,你从未让我失望过。这一次,爸希望你能力挽狂澜,拯救家族的命运!”

        ……

        父亲的话还在耳边,继去年的金融风暴后,家中资产大幅缩水,已经连续关闭了七家工厂,如果不能在今年得到后续资金注入,那剩余的产业恐怕也撑不了多久。

        纵观家族身边那些豪族,被冲击到的家族太多。

        曾经还在一个餐桌上觥筹交错的富豪,最惨的甚至需要靠救助金过活。

        父亲口中“力挽狂澜”四个字,成功激起了花轻语的熊熊斗志。

        她是花家的女儿,她要证明自己不比弟弟差,她要让家族知道,她有拯救家族的能力!

        花轻语的身上背负了整个家族压力,周家是他们的全部希望,她不得不为家族谋划。

        在她看来,整个周家子弟,只有周沉渊最适合她。

        因为他年轻、单纯,虽然脾气不好,但跟她有幼时的渊源,很多时候,她的话周沉渊都愿意听。

        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对花轻语来说,周沉渊应该最好控制。

        这也是花轻语不惜一切代价,一路追到国内的原因。

        她不能让周沉渊和何小燃有过多相处的机会。

        正如周子析所说,如果这么干等下去,恐怕他们的孩子都生了。

        花轻语背后有家族支持,她需要什么,家族会提前安排好。

        所以,那个风水师也得以用最自然的方式出现在晏婳面前,让本就瞧不上何小燃的晏婳相信,当初那个风水师,不过是收了林家的好处,千方百计想让何小燃嫁进周家。

        这让晏婳更加讨厌何小燃的满腹心机,也下了撵走何小燃的决心。

        努力干饭的何小燃,此刻也是心事重重。

        拳场那边暂且不提,周子析那边也暂且不提,但是晏少庄说,周沉渊的母亲想要赶她走,那这事可不能放任。

        毕竟,所有事的前提都必须是,她跟周沉渊的关系还在。

        想到此,何小燃抬头看周沉渊一眼,想问问他饿不饿,只是考虑到周沉渊挑剔,他肯定瞧不上自己这些食物。

        于是何小燃问:“周沉沉,你要不要吃肉啊?”

        周沉渊震惊,她问周沉沉吃不吃饭,也不问自己吃不吃饭?

        低头看看手里抱着得乌龟,再看看何小燃,又一次气炸:“何小燃,我是你男人还是周沉沉是你男人?”

        何小燃:“你跟周沉沉较什么劲啊?”

        “你问它都不问我!”周沉渊愤怒道:“你什么意思?我还不如它重要?”

        不知为什么,花轻语觉得后背一凉,她快被吓哭了:“这,这屋里到底,到底有几个人?我为什么看不到你们说的周沉沉?”

        何小燃和周沉渊异口同声道:“眼神不好使啊!这么大只乌龟你看不到?”

        花轻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