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33章赶紧给我滚回去

第33章赶紧给我滚回去

        “何小燃,你到底得罪了多少人?”秦山气喘吁吁地跑上来,指着外面说:“楼下有一帮人在等你,校门口那边我也听到了,也说是找何小燃!”

        何小燃手托腮,一脸忧伤:“都是一点小误会。”

        “小误会人家能连续几天带人蹲楼下守你?你怎么着人家了?”秦山试探的问:“你别不是玩弄了他们朋友的感情吧?”

        “我是那种人吗?”她偷摸朝楼下看了一眼。

        周子析的走狗们已经蹲守蹲出经验了,分别守在两个出口,就连她跳树的位置,都安排了两个人看着。

        何小燃回到教室,一脸慈祥地问秦山:“山哥,我平时对你咋样?”

        秦山一哆嗦,“你什么意思?”

        何小燃说:“就,想请你帮个忙。”

        “因为你那些小误会?”秦山问。

        “对。”

        “你跟周沉渊有小误会,他每回看到你都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还校园霸凌你。你跟楼下那些人有一点小误会,结果人家三天两头来堵你。你跟校门口那帮人也有点小误会,结果人家连守几天……你的小误会,到底是啥呀?”

        秦山瑟瑟发抖,害怕被连累。

        何小燃伸手搂着秦山的肩膀,“山哥,是这么回事……”

        周五早上,南大发布了一则公告,说周四中午,南大校门口发生了一起恶性事件,造成严重后果,警方去之前那些人都跑了,但造成了严重后果,南大为此加强警戒,禁止校外人士进南大了。

        秦山盯着公告看了好一会,然后他转头看向何小燃,何小燃朝他摊摊手:“他们不认识,也不可能套交情讲道理,所以,他们打起来,就没人管我,我就freedom了。”

        秦山哆嗦了下嘴唇,他昨天不过跑了腿,充当了下路人甲,分别给那两帮人送了纸条。

        结果双方目标精准地找到彼此,在校门口打了起来。

        秦山问了何小燃,她究竟写了什么?何小燃说她就是告诉对方,自己带了人来了,有本事到校门口一较高下。

        他们果然打得头破血流。

        地下场那帮人,被周家的人打得哭声震天,哀嚎不断,差点出人命。

        秦山:“我就是个工具人?”

        何小燃郑重地摇头:“不,你不是!你是我好哥们!好兄弟一辈子!”

        秦山顿时警惕起来:“你又想干什么?”

        何小燃伸手搂住秦山的肩头,“山哥,我想你帮我几个小忙。”

        -

        “阿渊,你真要带周沉沉去?”

        晋极诧异地看着周沉渊抱着的乌龟,这是真当兄弟养了?都形影不离了。

        周沉渊一手夹着周沉沉,一手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领结,“放在家里回头躲起来找不着,饿死怎么办?”

        宗唐欲言又止,忍不住提醒:“阿渊,你要是带着它,回头晏三老爷会以为这是你带过去的补品。”

        周沉渊一呆,一低头跟周沉沉的黑豆眼对上。

        一人一龟对视了几秒,周沉沉开始疯狂舞动四肢。

        龟壳上写满了拒绝,不去,说什么也不去!

        绝对会被炖成汤的!

        周沉渊看了眼宗唐:“你留下照顾周沉沉。”

        宗唐震惊:“我……”

        他都打扮好了,发型都做了,衣服也是订制的,凭什么他打扮的跟王子似的,要留下来照顾一只乌龟?

        “周沉沉又不会说话,我一个人多无聊?”

        周沉渊想了想,对晋极说:“你也留下。”

        晋极扫了眼其他人,“阿渊,我跟宗唐都留下,身边照顾的人太少了。”

        周沉渊不耐烦:“不过十公里路程,顶多十来分钟,怕什么?”

        今天是晏三爷那位后娶的妻子安轻四十四岁生日,虽然她是晏婳的继母,相互之间联系也不多,但面子工程还是要做。

        晏三爷宠他那位小老婆,连人家的儿子都接收了,晏婳作为晏家的女儿,怎么可能不给亲爹这个面子?她不但要去,还要让儿子周沉渊也去。周家正经少主子去了人,也是给晏家面子。

        “要通知少夫人吗?”南召突然问。

        周沉渊瞥他一眼,“她才出院两天,去了能干什么?”

        “是。”

        金月亮大酒店是南城唯一的六星级酒店,一看富丽堂皇的欧式装修风格,金碧辉煌的灯光设施,就知道消费极高。

        今天晚上的金月亮被人包场了。

        晏家三爷晏清的娇妻安轻四十四岁生日,晏清为美人豪掷千金,大宴宾客,光酒席就定了九十九桌。

        金月亮门庭若市,红色的地毯延绵到台阶下,车辆停下,下车的宾客刚好踩在红毯上,顺延而上,沿着地毯直接进入宴会大厅。

        在一众劳斯莱斯、玛莎拉蒂、捷豹等一系列顶级豪车陆续登场后,一辆半旧的自行车突兀地出现在红毯前,何小燃从后座上跳下来,脚跟还没站稳,就被人维持秩序的安保人员往外推。

        “喂,这里不是你们两个能来的地方,赶紧走赶紧走!去去!搞什么玩意?”

        撵狗赶鸭都没这么粗暴,何小燃“哎哎”两声,“我是来参加安阿姨的生日宴的!”

        “你?”安保上下打量她一眼,“以为自己穿件高仿就能混进去?请柬呢?来这里的人,哪个没有请柬?你的呢?”

        “是安阿姨打电话给我,让我来的,没说有请柬的事啊。”

        何小燃掏出手机,想给安阿姨打个电话。

        结果关键时候掉链子,手机电池眼看着只剩一点点红,随着何小燃电话的拨通,只来得及说个“喂”,手机自动关机。

        何小燃:“!!!”

        秦山干瞪眼,“你说你这人粗心不粗心?你平时大大咧咧就算了,关键时候还这德性?”

        “没有请柬,也想进去?”一个女人手里捏着镶了金边的红色请柬,提着裙摆,踩着高跟鞋,从车上下来,瞥何小燃一眼:“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年头,有些女的为了混进高档地方打卡显摆发朋友圈,脸都不要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另一个女人上前,抱臂一笑:“安保,今晚上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放进来的,看紧点,别让有些爱慕虚荣的女人钻了空子。”

        秦山皱眉:“你们说谁呢?人家是寿星亲自打电话邀请的!”

        何小燃接电话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听到了,这些人什么意思?狗眼看人低啊?

        “哼,亲自打电话邀请?”女人略略回头,视线落在秦山推着的自行车上,“两年前的山地车,现在折价三分之一都不到吧?这种古董,也好意思推出来见人?”

        另一个低头嗤笑:“卫姐你可别再说了,这些对他们来说,恐怕已经是用尽洪荒之力了呢。”

        秦山气得涨红了脸,他特玛就是单纯觉得这辆车一直很好骑,跟几年前没关系,这些八婆都放得什么狗屁?

        “好狗不挡道,让开。”

        两个女人身后突然有人说话,她们一掉头,就看到一个年轻俊美的男人面无表情站在台阶下,阴郁着眼,冷冷盯着她们。

        周沉渊脸就是个利器,往那一站,哪怕对方不认识,也会让人觉得来人不一般。

        “啊,不好意思,我们……”

        “滚。”

        秦山赶紧推何小燃,小声问:“好歹同学,这种场合,能不能请他带你进去?”

        话还没说完,周沉渊突然站住脚,扭头冷冷看着她,眼神带刀,刀刀都想削她脑壳。

        别以为他不知道,她绝对是冲着晏少庄来的!

        “何小燃,谁让你来的?这是你能来的地方?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到这里来?还不赶紧给我滚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