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34章他打给谁看?

第34章他打给谁看?

        何小燃扭头看向秦山:“现在觉得他为人怎么样?”

        秦山:“…”

        何小燃伸手在他背上重重拍了一下,“晚点见!”

        秦山朝她夸张的高跟鞋看了一眼,这上台阶还能走路吗?

        “你保重!”他郑重点了下头,骑着自行车走了。

        何小燃身边少了男伴,周沉渊对她还是那种态度,那两个女人虽然没得到周沉渊的好脸色,她们最起码比何小燃更有面子。

        两人挤到一块嘲讽:“哪里来的穷酸,还真是蹭的?”

        “现在的女人还做梦想当灰姑娘,简直突破下限。”

        她们来之前,就被家里提点过,今晚上看似给晏三爷的夫人过生辰,实际上是晏三爷在给继子挑选未婚妻。

        南城有些脸面人家的适婚女儿,能来的,可是都来了。

        谁知道最后的头筹会落在哪个女人头上?

        在她们看来,到场的所有女人都是敌人,刚刚路上还互看不顺眼的两人,瞬间同仇敌忾应对外敌。

        何小燃就是她们的外敌。

        周沉渊听到了她们的话,他一回头,顿时让两个女人闭上了嘴。

        他拧着眉,见何小燃没走,仔细一看,甚至还是精心打扮过。

        什么意思?她什么意思?

        化妆给谁看呢?她还要不要脸了?

        周沉渊立刻扭头对保安说:“这种没有邀请函还试图混入宴会场所的女人,最好都看住了,别到时候惹出什么乱子,你们承担不起责任!”

        反正她进不去,看她顶着那张花花绿绿的丑脸,给谁看!

        何小燃震惊:“你不带我进去就算了,竟然还这么恶毒?”

        周沉渊勾了勾唇角,“对你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还需要客气?”

        说完,他转身直接沿着红毯而上,身后跟着两三个平时一直跟着他的人,他们都目不斜视地跟着周沉渊离开。

        周沉渊走到最上面的台阶时,晏少庄突然从酒店大门走了出来。

        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晏少庄朝周沉渊点了下头,“阿渊!”

        他快速下台阶,朝何小燃走去。

        周沉渊脚步一顿,他转身回头,看到何小燃五官都挤到了一块,正仰头,一脸花痴地看着晏少庄在笑。

        周沉渊突然觉得那笑极度刺眼。

        对他的时候就冷嘲热讽,对着晏少庄就羞答答娇滴滴欲语还休的模样。

        她还真是选择性承认她已婚妇女的身份!

        “学长!”

        “我母亲说接到你电话,结果你一句话没说电话就挂了,我猜你手机没电,所以特地过来找你。”晏少庄在她面前站定,低头含笑道:“人家说祸不单行,看来小燃今天过来,是费了点心啊。”

        何小燃立刻点头,可怜巴巴地说:“老惨了!”

        晏少庄微微一笑,对她伸手:“那从现在开始,坏运气应该散了。”

        何小燃犹豫了一下,她吸取上次教训,小心翼翼地把没有电的手机放到晏少庄的掌心。

        晏少庄笑意更浓,“这次是手。你不常穿这么高的鞋,自己可以上台阶吗?”

        何小燃讪讪地把手机拿回来,确实不方便,没看她站都快站不住了吗?

        知道有些公众场合,男伴会表现绅士风度,会主动帮助行动不便的女士,但是她还有些不好意思,总觉得自己会亵渎心目中的男神。

        “学长,我自己可以走。”

        晏少庄的手没收回,还伸在她面前。

        他掌心干净,手指修长,指甲圆润,手长得十分漂亮。

        不等何小燃伸手,周沉渊突然从上面快速下来,冲到两人跟前,对着眼前的人,狠狠打下一巴掌:“没完了是吧?”

        “啪!”

        声音又脆又响!

        何小燃的脸被打歪在一侧,脸颊当即红了。

        周沉渊愣在原地。

        刚刚就在眨眼间,何小燃快晏少庄一步,挡在他面前,周沉渊的手打在她脸上。

        晏少庄阴沉着脸,“阿渊……”

        “学长!”何小燃猛地提高声音,“我没事。”

        她略略回头,脸上带着笑意,“今天是阿姨生日,别生气。”

        她知道,周沉渊就是故意要打晏少庄的脸,故意在晏家的门口,在晏少庄母亲的生辰宴上,当众打晏少庄。

        他就是要把晏少庄的面子和里子都打得一干二净。

        他打了晏少庄,不但晏少庄要忍下,就连晏家为了两家的关系,也得忍。

        那一巴掌只能落在何小燃脸上,她不受,晏少庄以后在南城的豪门世家中,还怎么做人?

        有时候,一巴掌打不死人,却能让人社死。特别是晏少庄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尴尬身份。

        周沉渊盯着何小燃的脸,死死地盯着她。

        他咬着牙:“何小燃,你是不是忘了自己什么身份?”

        何小燃抬头回视他,反问:“这个时候,不该忘吗?”

        别说这种场合,哪个场合都要避开,难不成还要抱他大腿喊老公?

        一瞬间,周沉渊语塞,他憋屈地站在原地,心底里莫名生出委屈。

        猛地回头,就看到何小燃牵着晏少庄的手,顶着那张被扇红的脸,从他眼前径直离开。

        台阶上,周沉渊身边的几个人站在台阶上,几双眼睛齐齐盯着何小燃,看她拉着晏少庄从他们面前走过。

        再看周沉渊,他低着头,颓然又萧索地站在台阶下。

        “小燃!没事吧?疼吗?”

        何小燃不以为意地摆摆手,“没事,一巴掌而已,他一个娇少爷,能有多大力气?不疼。”

        晏少庄拧着眉,沉着脸。

        难得看到晏少庄这样的表情,何小燃笑嘻嘻地说:“学长,你这什么表情啊?真不疼。”

        “对不起。”晏少庄语气自责,“因为我,才会让他三翻四次找你的麻烦。”

        “他那个人,不是一直都那样?不用理他。”何小燃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今天是安姨生日,学长你高兴一点。”

        晏少庄点头:“嗯,我母亲应该等急了,我带你去见她。”

        主卧的化妆间内,晏清正拿着笔,小心翼翼地给安轻描眉,化完了端详一下:“让我看看,没歪,特别对称,我老婆怎么看都漂亮。这说明我手艺还不错!”

        安轻温柔地一笑,脸上带着几分小女儿的娇态,“一把年纪了,还尽贫嘴。”

        晏清余光看到有人推门而入,他抬头:“少庄。”

        视线落在何小燃身上,“这位是……”

        安轻立刻站起来:“小燃,你来了!”

        何小燃立刻乖乖道:“安姨好。”

        安轻忍不住捧起何小燃的脸,脸上那块显著的黑斑竟然这么淡了,安轻笑道:“小燃变漂亮了!咦?脸怎么这么红?”

        晏少庄抿着唇,眼神一暗。

        何小燃笑嘻嘻:“安姨你说我笨不笨?刚刚进来的时候撞到玻璃了。你们家的玻璃墙太干净了,一尘不染,我一头撞上去了。”

        安轻十分单纯,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没多想。

        她牵着何小燃的手对晏清说:“这是小雪的好朋友,你们两个聊,我带小燃去看看小雪。”

        晏清略略有些诧异,他看了何小燃一眼,“好,去吧,时间别太久了。”

        安轻点头:“很快就回来。”

        等她们离开后,晏清看向晏少庄:“怎么回事?”

        “是阿渊。”晏少庄扯了下嘴角,“没什么事。”

        “没什么事,你脸色能难看到这个程度?”晏清铁青着脸,“阿渊打了那个姑娘?”

        晏少庄说:“爸,您别因为我跟大姐伤了和气,都是一家人,大姐够尽心了。”

        晏清倒背着手,有些动怒:“你还不够小心吗?你忍了他们多少回?真以为你背后没有靠山?你大姐要是真怕不好看,就该管好阿渊!在我晏家动手打晏家的贵客,还是个女孩子,他打给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