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36章你必须生气

第36章你必须生气

        安轻那边已经聚集了好几个贵妇人,安轻领着他们进雅房小坐,她回头就看到何小燃跟一个年轻男孩走开,安轻想叫住她,却被身边的贵妇人打断:“晏夫人家的少庄,今年也不小了吧?”

        安轻只得收回视线,跟对方寒暄。

        何小燃跟着南召走到一个偏僻一点的角落,看到周沉渊面无表情站在那边,不远处分散着周沉渊的狗腿子。

        见到她过来,周沉渊抿着嘴,盯着她。

        何小燃走到他面前,问:“你找我?”

        周沉渊盯着她的脸,她脸上的巴掌印已经淡了一些,看在她白净的脸上,还是有些触目惊心。

        他冷冷地说:“何小燃,我让你过来,就是想告诉你,你跟晏少庄这辈子就别想了,你记着他也没用,晏家不会看上你。你心里爱怎么喜欢怎么喜欢,但是你表面上,给老子装也要装得像个人,别让我发现你背着我跟他做什么丑事,要不然,我一定亲手弄死你!”

        说完他就这样看着何小燃,何小燃也看着他。

        半响,没等来他后面的话,何小燃只得:“说完了吗?”

        “我说完了,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周沉渊问。

        何小燃低头沉思了一下,然后抬头看他,周沉渊顿时挺直腰杆,等她说话。

        结果何小燃说:“我没什么要对你说的。”

        周沉渊表情一僵,“没有吗?”

        “没有。”何小燃摇头,她有什么好说的?

        南召看何小燃一眼,另外那边的那几个人也齐齐盯着她,眼神带着责怪。

        何小燃觉得莫名其妙,那什么眼神,她对周沉渊真没什么好说的,他们这是要逼她对周沉渊说什么呀?

        “真的没有?”周沉渊有些气急败坏:“你不是一直妒忌小语?觉得她跟我有什么?你就没什么要对我说的?”

        何小燃为难:“真没有啊!”

        周沉渊盯她的眼神更加气愤,没有?什么话都没有吗?

        周沉渊突然伸手,伸手在何小燃的肩膀上推了她一把,推得何小燃往后退了一步,“你干嘛呀?”

        “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他拔高声音,肉眼可见的愤怒着,“我跟小语一起长大,一起上学,她现在还对我好,你不生气吗?”

        凭什么只有他一个人生气?

        她身边有个晏少庄,每回看见眼珠子都黏他身上了,身为有夫之妇,不知收敛不懂检点,不晓得跟异性保持距离,他看了超生气!

        他都故意跟她提小语了,她以前说话都刮带着小语,阴阳怪气的说小语是小白莲,现在她凭什么不生气?

        她必须生气!

        “小语现在老是找我问东问西,打听我的喜好,每年在我生日的时候都给我送礼物!”

        周沉渊的视线老往她还泛着红晕的脸上扫,也不知道她疼不疼,她不说肯定就是不疼。

        不疼的话也就没必要提!

        周沉渊极力忽略她脸上的红,又说:“小语是我见过的最温柔最善良的女孩子,你同为女人,最好跟她多学学,别一天天活得比周沉沉还不如。”

        何小燃一下不高兴了:“什么叫活得比周沉沉还不如?我活得不比周沉沉精致?周沉沉的壳还少一块呢,我手指又没掉一截!”

        周沉渊瞪眼:“周沉沉那是摔坏了壳!爬行类动物学家说了,回头等周沉沉换几次壳,缺边的地方会慢慢长起来,你少拿乱七八糟的东西粘在上面,回头感染发炎,就长不全了。”

        吵着吵着就歪楼了,周沉渊赶紧拽回来,“你现在还没话跟我说?”

        何小燃直觉要是说不好,周沉渊还纠缠个没完。

        她看向南召,南召瞪着眼,极力在用眼睛给她提醒。

        可惜她跟南召不是很熟,完全没有默契,get不到南召提醒的点。

        何小燃歪着脑袋拧着眉,什么意思啊?

        南召本就严肃的脸,此刻也严肃不下去了,他几步走到何小燃面前,“少夫人,您过来一下。”

        何小燃看了周沉渊一眼,周沉渊也狐疑地看着南召,视线跟着南召和何小燃走远。

        “少爷觉得,少夫人和晏先生接触太多走得太近,他很不高兴。”南召解释:“他觉得少夫人也应该生花小姐的气才对。这样才公平。”

        何小燃:“……”

        她回头看了周沉渊一眼,周沉渊原本只是狐疑地看着他们,见何小燃突然回头,他立刻挺直腰杆,摆出骄傲的姿态。

        何小燃很犯愁,看南召一眼,“行吧,那我就去骂骂小白莲吧。”

        南召点头:“嗯,辛苦少夫人了。”

        何小燃走回去,看周沉渊一眼:“我现在有话跟你说。”

        周沉渊立刻做好了准备,看着她,何小燃说:“你跟小白莲一起长大,小白莲对你好这事,我暂且不提。但是,你最好别让我抓到你跟她睡一块的把柄,要不然,我让周沉沉咬掉你小兄弟!”

        周沉渊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赶紧看看左右,见没人朝这边看,才吼道:“何小燃,你说话给老子注意点,别什么话都往外蹦!”

        何小燃瞅他一眼,当没听到。

        她伸手摸了摸脸:“还有,君子动口不动手,你打女人算什么本事?这是家暴,人家说了,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你今天打了我一巴掌,就代表你天天打我,你已经家暴了我无数次了!”

        周沉渊震惊:“我不是!我没有!你瞎说!我不是要打你,是你自己突然冲过来的!”

        “感情是我的脸不长眼往你手上凑了?那可真该打。”

        周沉渊又急又气:“我又不是要打你,我是看晏少庄那狗东西不顺眼!”

        “那狗东西可是你小舅舅。”

        提到这个,周沉渊又觉得委屈了,“你就那么护着他?他是你什么人?我是男人,你平常也没见这么护着我!你到底是谁老婆?”

        何小燃说:“当然是你老婆呀!可咱俩这关系不是不能让人知道吗?你上着学,我上着学,你说学校的人知道了,人家怎么想?”

        最关键的点何小燃没说,周沉渊不是真心想娶,她也不是真心想嫁。

        只不过周家需要周沉渊有这么个没家世没背影,还占着冲喜名头的小媳妇。

        而她也需要一个低调稳妥背景强大、利用价值高还不会盯着她的靠山,周沉渊刚好吻合。

        两者各取所需互惠互利,对他们俩来说,这是双赢的事。

        周沉渊拉着小脸,也不知道是认同她的话,还是不认同她的话。

        两人面对面站着,颇有些对峙的味道。

        周沉渊:“你……”

        “阿渊。”身后突然有人叫了一声。

        他们俩同时回头,不远处站着几个人影,其中那道白色人影极为醒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