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37章动手打人了?

第37章动手打人了?

        正在吵架的两人瞬间消声。

        周沉渊眯了眯眼,抬脚朝周之楚走去,“十一叔。”

        周之楚身侧站着晏少庄,周沉渊只拿眼角瞥他一眼。

        晏少庄朝周沉渊微微点头:“阿渊。”

        周沉渊嗤笑一声,晏少庄这种人,可真是不折不扣的不要脸,不管怎么折辱他,他都能若无其事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周之楚等他走近,神色带了几分温和的笑,配在他那张过于出彩的脸上,显示出和周沉渊极为亲近的姿态,以长辈的口吻问:“怎么一个人在这?”

        周沉渊没说话,却略转身看了一眼身后。

        他只淡淡扫了眼不远处的女孩,对周沉渊温声提醒:“你年纪还小,可别被外面漂亮的姑娘迷了心窍。”

        周沉渊态度尊敬,语气平淡却夹杂着恭敬,“十一叔提醒的是,我记住了。十一叔有事先忙,我去看看我妈。”

        “我也好长时间没看到三嫂了,替我向她问个好。”

        周之楚长了一双极为特别的凤目,恰到好处的双眼皮,让他那张本就精巧的脸多了几分魅惑,总让人觉得他是多情又薄幸之人。

        晏少庄看向不远处的何小燃,朝她点了下头,主动在前面带路:“十一爷这边请!”

        周沉渊阴沉着脸,目送他们离开,正要转身,却被晏清叫住:“阿渊!”

        “姥爷。”周沉渊站住脚。

        晏清走到他面前,看向不远处的何小燃,“小姑娘,你过来。”

        何小燃不明所以,走了过来,“晏伯伯好。”

        晏清的视线落在周沉渊身上,“阿渊,你知道你今天为什么要过来?”

        周沉渊回答:“我母亲通知我,说今天是姥姥生辰日。”

        “你也知道是你姥姥生辰日?”晏清的语气突然严厉起来,“你明知今天是你姥姥的生辰日,你都干了什么?”

        周沉渊一愣。

        晏清对周沉渊很宠,极少用这样严厉的语气教训他,他一时没明白过来。

        “姥爷,您是不是有什么有误会?”

        “误会?”晏清冷笑:“这么说,小姑娘脸上的那巴掌印,不是你打的?”

        周沉渊的脸瞬间涨红,几分钟钱何小燃还在说他家暴了无数次,现在姥爷突然重新提起,这不是给何小燃找把柄吗?

        “我那是……”周沉渊话说一半,一下止住话头。

        他差点脱口而出的话,却是不能对晏清说的。

        他总不能跟姥爷说,自己本来要打的是他继子吧?

        “你那是什么?说清楚了!”晏清语气依旧严厉。

        周沉渊垂着眼眸没吭声。

        “在你姥姥的生辰日上,动手打你姥姥请过来的客人?!”晏清瞪着他,“这事要是让你母亲知道,你看她会饶你?”

        周沉渊低头没说话。

        晏清象征性地训了两句后,又对何小燃说:“小姑娘,你受委屈了,你阿姨看到你脸上的巴掌印后,很是内疚。阿渊年轻气盛,下手也没个轻重,打痛了是不是?”

        何小燃摇头:“没事,就一点小误会。晏伯伯您别放在心上。”

        晏清又对周沉渊说:“人小姑娘大度,不跟你计较,你还不对人家道歉?”

        周沉渊还没开口,何小燃已经说了:“晏伯伯您别生气,其实,刚刚周少已经跟我道歉了,刚说完,您就来了。”

        周沉渊抬眸,看她一眼,还是没吭声。

        其实这种事,何小燃看得明白,说白了,就是晏清做给她看的场面话。

        真要教训周沉渊,用得着躲到这没人带地方,不痛不痒地偷摸训斥几句?

        想想晏清也不容易,一边要顾及女儿和外孙,一边要顾及自己妻子和继子,两头都难做。

        他只能选择了最稳妥的办法。

        今天来得贵客不少,他百忙之中还要处理这种小事,难为他了。

        晏清说了周沉渊几句后,就被下人叫走了。

        周沉渊看她一眼,清了下嗓子,抬着他尊贵的头颅,高傲地道歉:“对不起。”

        何小燃咂嘴,“没关系。”

        她抬脚要走,周沉渊立刻叫住她:“你去哪?”

        “我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她故意抬起脚给他看,“看我的高跟鞋,我脚累。”

        说着,何小燃踩着高跟鞋哒哒哒走了。

        周沉渊莫名觉得心里憋屈,他气呼呼地瞪着何小燃的背影,生气。

        南召过来:“少爷,夫人刚刚就找您了。”

        周沉渊问:“她有让带何小燃过去吗?”

        这个“她”指的是何小燃。

        南召垂下眼,摇头:“没有。”

        周沉渊绷着脸,转身就走,不带更好,免得他看到她闹心。

        对于这种宴会,其实何小燃这样的边角料人物无足轻重,她轻松自在地挑个角落,大吃大喝都不是事。

        宴会流程十分齐全,从致辞、演讲、再到夫妻情深,何小燃全程冷漠脸。

        等后面到了切蛋糕和送红包环节时,何小燃瞬间积极起来,做游戏得礼物什么的,全程参与,积极发言。

        最后拿了三个红包一个玩具熊。

        周沉渊站在边上看着她为了一个红包差点把胳膊举断,表情有些复杂,又有些觉得丢人,又觉得是她的话勉强还能接受。

        “你蹦跶一晚上,赚了多少钱?”

        何小燃正偷摸数钱呢,周沉渊居高临下站在她面前。

        何小燃立刻把钱揣兜里,“你姥爷出手挺大方的。”

        一个红包五百,三个就是一千五,何时和何苗的生活费都赚上来了。

        周沉渊看了眼她的高跟鞋,“你这脚待会怎么回去?”

        “随缘。”何小燃看他一眼。

        周沉渊气结,随缘是什么意思?她说不定还等着晏少庄送她回去呢!

        “散场的时候别急着走,就在这里等我。”周沉渊怕她没听明白:“我顺便带你回去。”

        何小燃的眼神闪了闪,“好啊!”

        抬头看到花轻语竟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正到处找人,一眼看到她和周沉渊,花轻语冲过来,可怜巴巴地说:“阿渊,你待会儿能不能送我回去?我家司机临时请假了,我……”

        周沉渊马上拒绝:“那不行!我要答应送何小燃了,有妇之夫不能送你,你就死心吧。”

        原则问题不能破,但周沉渊十分重视花轻语。

        他扭头对南召说:“南召,你是单身狗,不用避嫌,你待会送小语回去。”

        “是。”

        何小燃:“…”

        花轻语:“…………”

        抢红包的时候太努力,何小燃坐在角落揉脚脖子,抬头看到晏清正跟小卫夫人说话,晏清还特地把正跟周之楚聊天的晏少庄叫了过去。

        小卫夫人急忙把卫思思推了出来,从卫思思含羞带怯的模样,一看就是在推销闺女。

        何小燃有些忧伤,这哪里是以生辰日为主题的宴会?

        这分明是就是以生日宴为目的举行的相亲宴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