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38章假劫匪遇上真杀手

第38章假劫匪遇上真杀手

        晏少庄的脸上带着些笑,对卫思思的态度客气但不热络,绅士的恰到好处。

        从他的脸上,卫思思压根看不出来他对自己是有好感还是没好感。

        晏清看了卫思思一眼,卫家的姑娘,虽然是卫家旁支,但是占了卫姓,好歹也是四大豪族之一,再不济也比少庄自己在外头找的姑娘要好。

        晏少庄跟对方说着话,无意中一抬头,看到何小燃坐在角落的沙发里,手肘抵在沙发扶手上,托着腮,一边往嘴里塞东西吃,一边朝他这边看。

        远远的隔了很多人,晏少庄突然举起杯,朝着何小燃的方向轻轻一举,对她露出一个温和又美好的笑容。

        何小燃精神一震,刚要回个什么表情以示自己接收到了,结果眼前一下被人挡住。

        周沉渊绷着脸,居高临下挡在她眼前,语气冷漠地说:“走了!”

        何小燃一愣,“现在?”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周沉渊回头,看向晏少庄的方向,冷笑:“晏少庄正在相亲,你看不到?”

        何小燃不想跟他吵架,站起来跟他走。

        走了两步她想回头看一眼,结果周沉渊走回头,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往外拖:“走了!”

        看!再看,挖了她的狗眼!

        何小燃坐到车上,从包里掏出平底鞋换上,对司机说:“我跟朋友约了吃夜宵,你到前面闹市口放我下来。”

        “这么晚不回去,又想干什么?”周沉渊怀疑地问:“你上次去什么健身馆,差点死外面的事忘了?”

        “哪有要死外面?不过是一时晕厥罢了,你不管我,我自己也会醒。”何小燃说得狼心狗肺,掉头就忘了自己当初的狗样。

        周沉渊气结:“你……”

        这女人就学不会什么是听话!

        车路过闹市口,何小燃坚持下车,司机不敢听,而是看周沉渊的脸色,“少爷?”

        何小燃嚷嚷着:“周少爷,做人不能过份啊,我好歹是新时代的大学生,不带你玩囚禁这一套的!快点停车!”

        周沉渊坐在车里,看着窗外闹市那条街上人来人往的景象,突然开口:“停车。”

        司机急忙靠边停车,何小燃推门下车,转身刚要说话,就看到周沉渊也从车上下来,还扫了眼周围。

        何小燃疑惑地看着他:“你下来干什么?”

        周沉渊冷冷瞥她一眼,“看着你!”

        他倒要看看,大晚上的,她要跟谁一起吃夜宵!

        何小燃看看周沉渊,再看看他身后跟着两三个人,跟以往比,今天晚上他身边带的人比以往都少。

        何小燃在原地盯了他几秒钟,然后她强调:“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不是我要求的!”

        “少废话。”周沉渊跟在她后面,“走吧。”

        他身后跟着的人里,有一个上前一步:“阿渊!”

        这么晚了,这里人多混杂,谁知道隐藏着什么人?

        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不要去的好!

        周沉渊微微瞥过去,“我要去哪,现在还要你们同意了?”

        “不是,太晚了!”

        “她一个女人,这么晚都敢乱跑,我不敢?”周沉渊的语气带了些怒气,“让开,别扫老子的兴。”

        何小燃没说话,她拿着手机,慢悠悠地在闹市口街头站了一会,转身说:“我朋友说不来了。”

        周沉渊拧眉:“你这什么朋友?有没有时间概念?不来不早说?!”

        “就是啊,我也这么骂他呢。”何小燃瞅他一眼,“要不咱两逛?看到没?夜市都是年轻人多,年纪大的谁大晚上的出来逛?只有年轻人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周沉渊没说话,一脸不屑,但是身体很诚实,已经自顾朝前走了。

        何小燃落后他一步,盯着他的后脑勺,心事重重。

        周沉渊挑剔地打量着周围环境,拧着眉,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这种地方有什么好逛的?到处乌烟瘴气,弥漫着各式各样混杂的食物味道,能好吃吗?

        何小燃见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怎么想的,她劝道:“待不下去你就回去,这里不是你这种娇少爷来的地方……”

        “你说什么?”周沉渊听到娇少爷三个字,严重接受不了,“说谁娇少爷呢?”

        何小燃垂眸,一点都不诚心地道歉:“对不起。”

        她带着周沉渊,从这头一直往里逛,边走边说:“前面有个巷子,里面有个老奶奶卖得鸡爪特别好吃。”

        她看了眼周沉渊身后跟着的人,睨他一眼,“为了你的人生安全,你就别进去了,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她抬脚朝里巷子走去。

        巷子有些暗,只有不远处的拐角才有些隐隐的昏暗灯光,特别像电视里演鬼片的场地。

        如果不是墙上贴着“古法秘制凤爪”的字眼,任谁都想不到里面还有个卖鸡爪的小窗口店。

        她一拐弯,人就不见了。

        周沉渊皱了皱眉头,抬脚跟去,身后的人急忙跟上。

        拐过弯,就看到何小燃站在一个窗口前,里面一个老太太正往纸袋里装鸡爪,何小燃跟老太太说:“让一个,再让一个!我家四口,你放单数不好分。”

        周沉渊走过去,“怎么舍得买吃了?”

        何小燃说:“我妹喜欢吃他们家鸡爪。”

        她无意中瞟了他一眼,突然发现有个红点点从他后脑勺的位置一闪而逝,她敏感地抬头。

        那种肉眼无法看清,完全来自直觉的预感让她心里一沉。

        她快速的扫了眼巷子深处,隐约看到人影晃过。

        她再次看向周沉渊,周沉渊问:“你要看到什么时候?”

        要不要点脸?哪有这样直勾勾盯着男人看的?

        她要是光看他也就算了,关键她看晏少庄也是这么看的!

        周沉渊极力绷着脸,腰杆也是习惯性挺得笔直,既然她要看,那就让她一次性看个够,也让她知道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别总觉得世上就一个晏少庄能看。

        最好亮瞎她的狗眼才解恨。

        下一秒!

        周沉渊的衣襟突然被何小燃抓住,猛地往下一拽,用力过猛,周沉渊的脸一下撞到何小燃脸上,鼻子一酸,眼泪都出来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0.01秒,周沉渊被何小燃一把摁到另一侧墙上。

        “你……”

        “噗噗”两声,对面墙上留下狙击枪弹痕。

        周沉渊猛地抬头,拐角处站着的人也觉察到情况不对。

        巷子深处一阵呐喊:“冲啊!”

        跑出七八个头上黑衣人,他们戴着头套和各种卡通面具,手里拿着棍棒,朝这边“啊啊啊啊啊”冲过来。

        不等那些人挨近,巷子墙上有人影悬空而下,对方身形矫健,手中匕首寒光闪闪,脚一一落地,便目标明确直奔周沉渊。

        何小燃就等这个表现的机会呢。

        她完全不给周沉渊反应,反手将他一把拨到身后,赤手空拳对上对方,故意留个空挡,眨眼间,身上外套被划破,胳膊当即有血浸出。

        那帮拿棍子的黑衣人们还没冲到跟前,领头的突然站住脚,回头一数人数,怎么多出来一个?!

        他们发现情况不对,齐齐顿住脚步,又一阵“啊啊啊啊啊”,鸟兽散状快速从四面八方逃走了。

        何小燃捂着胳膊,看看那帮跑走的人,再看看眼前这个人,对方招招致命刀刀狠辣,完全不留余地,这哪里是秦山能招到的高手?

        坏球了!

        这是假劫匪遇上真杀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