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40章何必刁难她?

第40章何必刁难她?

        周沉渊这话说完,何小燃还真有点被感动到。

        她为了不被退回去,这一阵吃不好睡不饱,米饭愁得只能吃两碗。

        原来周沉渊心里是这么想的。

        早知道他这么自恋,她一早就该跟他表达仰慕之情,就不用那么熬心熬肺,还欠秦山五碗面了。

        第二天上午,何小燃上完课,正想偷摸瞅一眼周子析的走狗们有没有又在等她,结果南召突然出现在教室窗户口。

        为了避嫌,周沉渊一下课就走了,根本不跟她接触,这会儿南召过来,八成是周沉渊派来找她的。

        “少夫人,老太爷要见您。”

        何小燃:“谁?老太爷?”

        “是。”

        南召是个不爱笑的年轻人,看着年纪不大,有一张俊俏但是冷漠的脸。

        据听说他比周沉渊大几岁,所以上学也早。

        周沉渊跟他那帮狐朋狗友结伴成行的时候,南召就是独来独往,奔波于校内外。

        算是周沉渊身边行动最自由的人。

        想从南召脸上看出什么表情,几乎不可能。

        何小燃心思沉了沉,周家比她以为的更早知道了周沉渊遇刺的事,她心里有些慌,生怕把秦山那帮人牵连上。

        她收拾了包,抿着唇,神情有些严肃地跟着南召下楼。

        南召把她送到金月亮,说老太爷在那等着她。

        厚重的欧式大门被南召推开,何小燃走进去,果然看到老太爷和周沉渊都在里头。

        跟他们一起的,还有另外一些她不认识的男男女女,想来也都是周家人了。

        周沉渊面色沉静,只是淡淡看她一眼。

        “太爷爷,您找我?”

        老太爷有张很极端的脸,笑得时候,是个慈祥和善的老人家,不笑得时候,看着特别凶。

        他的视线落在何小燃身上,上下打量她一眼,让何小燃一时摸不清现在是什么状况。

        她小心地瞅周沉渊一眼,周沉渊还不理她。

        “还疼吗?”

        老太爷威严的声音突然响起,这话听着……

        更像是关心。

        何小燃下意识伸手摸向被包扎起来的胳膊,“不疼了。”

        “胡说!”老太爷说:“伤得那么重,怎么可能不疼?你这孩子,就是喜欢把什么委屈都往心里压,什么都不说。昨晚上的事,我都知道了。”

        事件第一时间的报告,已经送到了他手里。

        “沉渊都告诉我了。”老太爷站起来,走到她身边,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

        这话是好话还是坏话,何小燃一时分不清,她小心谨慎地站着,脑子里瞬间盘旋了多种说辞,至于说哪一种,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昨晚上,多亏了你机警,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就知道你是个好姑娘,现在更加确认了我的眼光。”说着,老太爷睨了身侧那对男女一眼,语气带了些不悦:“你们两个怎么说?”

        何小燃这才把视线落一直没有说话的两人身上。

        只一眼,何小燃就知道那两人是谁了,一定是周沉渊的父母。

        晏少庄曾说过,身为晏三爷众多子女里唯一的宝贝女儿,晏婳自幼便被当成公主养着。

        这是何小燃第一次见到晏婳真人。

        她是真美!

        当年晏婳就凭一张照片,直接让周沉渊的爹周商沦陷,甚至不肯再看其他家姑娘的照片一眼,觉得那是对晏婳的亵渎,说她是海报上精修过的电影明星都是侮辱了她的美。

        同样是眼睛鼻子嘴,可人家搭配在一起,那就是天仙下凡,别人就只能勉强称为人。

        周沉渊跟他妈长得那是真像。

        从五官到脸型,简直一个模子出来的,就连睨人时不屑的眼角,都是一模一样。

        何小燃哪怕觉得周沉渊的脾气性格坏到下水道臭水沟,她也得承认周沉渊长得好。

        最神奇的是,周商和晏婳极有夫妻相,周沉渊那么像晏婳,跟他爸在一块的时候,还是会让人一眼认出他们是父子。

        晏婳从头到尾只看了何小燃一眼,便是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

        周商看起来倒是表情和善。

        “小燃,你还没见过吧?这是你公公,这是你婆婆。过来见个礼,他们平常都很忙,你们见面的机会不多。”老太爷这是第一次正式给何小燃介绍周沉渊的父母。

        何小燃立刻朝那对高颜值夫妻恭敬地喊:“公公好,婆婆好。”

        老太爷突然笑了一声:“傻孩子,头回见公婆,不知道要敬茶?”

        说话间,还真有人端了两杯茶过来。

        “本来呢,我打算让人接你回九谷文昌,不过沉渊说你身上有伤,不让折腾你,所以我们就过来了,委屈你了。”老太爷笑呵呵的说:“我就说沉渊娶你没娶错,有的人啊,就是不信。这次,我看他们还信不信了。小燃,来,给你公婆敬茶!”

        何小燃小心地端着茶,送到周商跟前:“公公,请喝茶。”

        周商虽然对何小燃不满意,但是家里爷爷安排的亲事,不满意也不能多说什么。

        直到昨晚上听说儿子遇刺,如果不是何小燃发现狙击枪瞄准的点,后果简直不敢想。

        旁得不说,救命之恩不能忘。

        能找到一个能救儿子命的儿媳妇,可不容易啊!

        所以周商现在看何小燃,倒是有几分顺眼。

        “婆婆喝茶。”何小燃举着茶送到晏婳面前。

        晏婳微微抬起一双极为特别的美目,不带任何感情地看何小燃一眼,没有马上接茶,而是开口问道:“上个月七号下午,你去干了什么?”

        老太爷抬头看向晏婳,听她话里有话,没吭声。

        何小燃想了想,装傻:“婆婆,上个月的事,我不记得了。”

        “既然你不记得,那我这个当婆婆的就帮你想想。”晏婳说着,伸手从包里掏出一张纸,“啪”一声拍在身侧的茶几上,“何小燃,你好大的胆子,周家的子嗣,你竟敢说打就打!”

        老太爷一怔:“晏婳,这话什么意思?说清楚了!”

        晏婳冷哼一声,“爷爷,不是孙媳妇今儿扫您的兴,实在孙媳妇心里这气顺不过。阿渊虽说年纪不大,到底是成年了,若是有了子嗣,对他、对周家都是喜事,她呢?擅自做主,竟把阿渊的孩子直接打了!”

        老太爷威严地看向何小燃,“小燃,真有这事?”

        晏婳美丽的脸上满是冷漠之色:“这还有假?这检查的单据,都还在我手里呢!”

        “小燃?”老太爷的脸色有些难看,非要从何小燃嘴里听到回答:“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跟家里说?”

        何小燃手里还举着茶等晏婳接,结果晏婳突然发难,她的胳膊还悬在半空。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何小燃身上,气氛有些冷凝。

        这时候,突然传来一声脆响,周沉渊伸手放下手里的茶杯,他站起来,几步走到何小燃身边,伸手,直接把她整个人都薅了起来。

        “这种事问她做什么?有什么不明白的问我就行。”周沉渊掉头看向晏婳:“妈,你既然拿得到检查的单据,就该知道人是我带过去的,也是我吩咐做得手术。何必刁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