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41章那孩子不能要

第41章那孩子不能要

        晏婳神情一怔,精致的眉眼间带了些焦急,她握住座椅把手,身体微微前倾,盯着周沉渊:“阿渊!”

        她这么做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他这个小冤家?

        当初刚他说要让娶媳妇时,他整个人都炸了。

        怎么周家那么多适婚的、适龄的,这种冲喜的荒唐事就落他头上了?

        后来答应下来,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更别说被迫转回国内学校的委屈和无奈了。

        晏婳做这事,甚至都没有本周沉渊通过气。

        一是她担心阿渊年纪小,沉不住气,在老太爷面前穿帮。

        二是她认定这事根本不需要通气,阿渊求之不得。

        晏婳哪里想到,自己费尽心思,没想到宝贝儿子竟然丝毫不领情。

        老太爷拧着眉:“沉渊,这到底怎么回事?”

        周老太爷当然知道何小燃嫁进周家,在周家没什么话语权,他是念在她昨天救过周沉渊的命,所以才给了她辩白的机会,结果站出来说话的是周沉渊。

        周沉渊拽着何小燃走到老太爷跟前,突然带着何小燃跪下来,“太爷爷,是我让她把孩子打掉的。”

        “你——”老太爷“呼”一下站了起来,没想到事情竟然是真的!

        老太爷震怒:“这么大的事,你竟然敢擅自做主?究竟是为什么?”

        “太爷爷息怒,这孩子不能要。”周沉渊垂着眼眸。

        何小燃憋足了劲不吭声,就想看看周沉渊葫芦里卖着什么药。

        “为什么?说清楚!”老太爷满脸怒意,周家的子嗣,竟然说打就打了?

        周沉渊垂着眼眸:“太爷爷还记得当初,我跟小燃是在什么地方被太爷爷带人堵住的吗?”

        老太爷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当然是金月亮的男厕隔间,这事想忘也忘不了。

        周沉渊说:“其实,小燃那天被人下了药。”

        何小燃瞳孔一缩,就听身侧周沉渊说:“那天我觉得她脸色不对劲,就主动找到了她。也幸亏我那日先找了她,否则,太爷爷那天看到的,就是另外一番场面。至于是什么人做的手脚,恕曾孙儿无能,一直查不出。想来是有些人太喜欢小燃,又或者是太不喜欢小燃的人吧,毕竟,她在周家也就只有一个我而已,而我,不过是周家众多子弟中最不起眼的一个。”

        何小燃看着周沉渊,抿着唇没说话,可她心里已经知道周沉渊这样说的目的。

        弄清那药是谁下得,对周沉渊来说不重要,哪怕现在铁板钉钉的证据砸在花轻语身上,昭告天下都没有意义。

        他说那药是周子析下得,就必须是周子析下得,她不是天天被周子析追得跟过街老鼠似的?

        以后不会了。

        何小燃感觉到周沉渊抓着她的手,悄悄握了握。

        “你说小燃被人下了药,什么药?”老太爷听出他话里有话,但也没忘现在的重点是什么。

        周沉渊勾了勾唇角,“就是那种用在不听话女人身上的药,也是太爷爷最讨厌的那种下三滥的东西,可总有些人能弄到那些肮脏的东西害人。”

        他的语气带着几分无奈,就好像明知道是谁,却又只能无可奈何的隐忍着、愤怒着。

        这话一说,老太爷抓着扶手的动一紧,分明猜到是什么人。

        老太爷现在明白为什么周沉渊说孩子不能要了,服过那种药,孩子一定生不得。之前有过其他人家出过事,当时还是男方服了药,结果生出了畸形儿。

        他动了动唇,咬牙切齿地骂道:“混账东西!”

        虽然没有点名,可在场的人谁都知道老太爷骂得是谁。

        “我亲自给沉渊挑的人,他也敢打主意,吃了熊心豹子胆的狗东西!”

        老太爷震怒之下,猛地一拍茶几,吓了屋里人一跳。

        老太爷威严地开口:“都安!把那孽障给我看在家里,谁要是敢背着我放他出去,我第一个饶不了他!那孽障敢拿他老子压你,你就把话给我砸他头上,有什么问题,让他们来找我!孽障敢说一个‘不’字,直接打断他的狗腿!”

        老太爷身后站着的一个精瘦中年人低头,直接应了个“是”。

        周沉渊跪在地上,腰板依旧笔直,他垂着眼眸,一言不发。

        老太爷又说:“另外,把那混账东西身边人撤了。那些人给他,是为了在危机时能保他性命无忧,现在反倒成了他肆意妄为作恶多端的帮凶!”

        何小燃慢慢垂下眼眸,遮住眼底的神色,被周沉渊握着的手在肌肤相贴的位置,有些隐隐发烫。

        她突然想到之前周沉渊几次强调,说周子析那边他来处理,原来在这里等着。

        周商和晏婳也是没料到周子析竟然这么无法无天。

        晏婳瞧不上何小燃,虽说有些家世身份的原因,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晏婳认定何小燃居心叵测。

        她为了嫁入周年,婚前不知廉耻勾引阿渊,做出那种丑事,实在是上不得台面!

        晏婳的脸色露出愤怒的神色,周家谁不知道周子析无法无天?只是晏婳没想到,那狗货,竟然敢把手动到了阿渊头上!

        真是欺人太甚!

        不但晏婳,就连周商的脸色都极为难看,“九弟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阿渊是小辈,这种事又是丑事,他不认下怎么办?可九弟也不能依仗这个,对觉得阿渊这个小辈好欺负!”

        晏婳紧绷着脸,声音都带了些颤音:“前些日子,九弟还在我跟前阴阳怪气,说阿渊和小燃对他公然不敬,我当时还想着,我家阿渊不是娶了媳妇就不懂尊敬长辈的人,原来这其中还有着这么一层!”

        晏婳一双美目气得染了些雾气,她咬着一口白玉般的牙,恨道:“要我早知道这样的事,别说阿渊,换了我,说句不怕爷爷教训孙媳妇不懂事的话,我都要恨不得扇他两巴掌。自己小辈的新娘子,还是您挑选的人儿,他竟毫无伦理道德的概念,这还算什么长辈?”

        周商伸手握住晏婳的手,被晏婳一把甩开,她迁怒周商,正眼都不愿意看他。

        周商有些难受了,这事他也是刚知道,怪不到他头上啊?

        老太爷当然知道晏婳就是说给他听的,也知道她对周子析的处理不满意。

        晏婳是周家娶得那么媳妇中,算最成功的一个,从出生到家世,再到行事作风辅助丈夫,那是一等一的好。周商本人的性格并不适合当周家的家主,他媳妇倒是弥补了他过于温吞的一面。

        老太爷想了想,又说:“都安,把那混账送出去吧,让人盯着,叫他改过自新,不必惯着,他就是打小娇生惯养多了,忘了行事分寸。没个三五年时间,不准他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