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42章周沉沉都做美容

第42章周沉沉都做美容

        周子析不管被送到哪,最起码得有三五年回不来。

        他现在是个垂头怪,再被送出去,想害人也没有办法。更何况,换一个地方,自然不可能像在南城这样为所欲为,行事做派总会有所顾忌。

        只是……

        何小燃想到了晏少庄,他要是知道这个结果,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因为这个事一打岔,何小燃敬给晏婳的那杯茶,到底没成功。

        车在楼下停下,周沉渊下车后直接上楼,何小燃跟在他屁股后面。

        “你还跟着我干什么?”周沉渊只是拿眼角睨她一眼,那眼神,看起来十分倨傲。

        何小燃早习惯他这傲娇的姿态了,立刻朝他露出一个慈祥的微笑:“我来接周沉沉。”

        周沉渊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抬脚进了电梯,何小燃不等他开口,也跟着进去。

        周沉沉在这边生活的很好。

        何小燃去的时候,周沉沉正在做面膜。

        人家面膜是贴脸上,周沉沉的面膜是贴龟壳上。

        面膜纸大小刚好盖住龟壳,闹钟一响,面膜纸就被人取下来,然后何小燃就看到一个人拿着软毛的牙刷,抱着周沉沉刷壳。

        何小燃赶紧过去问:“怎么周沉沉还能做面膜?”

        负责照顾周沉沉的人是个穿白大褂的大叔,“刚刚贴得面膜是为了软化角质,现在刷壳是去角质,同时还能杀菌。长期坚持,能起到美容保健的作用,配合精心的喂养,龟壳会光亮好看,就连这边的缺角,换几次壳后,都能长齐。”

        何小燃抓抓头,觉得周沉沉的日子比自己过得还悠闲,龟生赢家啊,都做起美容了:“教我刷吧。”

        大叔把刷子递给她,“刷得时候要注意,别让水沫进它眼睛,万一喷进去了,要赶紧冲洗干净。”

        何小燃抱着周沉沉,拿卫生纸盖住它的眼睛,刷壳。

        “轻一点轻一点!”

        周沉渊扭头看了一眼,晋极和宗唐那一帮人都偷眼朝何小燃那边看,又看向周沉渊,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但是眼底八卦意味很浓。

        中午老太爷亲自过来见少夫人,肯定是因为昨晚上的事,怎么不说两句啊?

        周沉渊说:“我饿了。”

        老太爷被周子析气着了,没吃饭就回去了,周商夫妻自然也跟着走。

        他们俩饿着回来的。

        刷壳的任务被大叔拿回去,何小燃蹲旁边看,等刷完卡,她抱着周沉沉去水下面冲一下,然后拿布擦干。

        周沉渊拧着眉,开口:“你不饿是不是?还不过来吃饭?”

        何小燃一听,立马放下周沉沉,过去吃饭。

        她一坐下,晋极等人立刻站起来避开,人都不往客厅站,一眨眼功夫客厅就他们俩,以及在地上爬的周沉沉。

        何小燃看周沉渊一眼,开口:“谢谢啊。”

        周沉渊“哼”了一声,问:“你是指哪件事?”

        何小燃:“……”

        这样一问,貌似确实不是一件事。

        她说:“昨晚上的事,你二叔的事,还有……”扭头看了眼乌龟:“还有周沉沉。”

        周沉渊睨她一眼,“别误会,我不是为了你。我就是单纯看周子析不顺眼,他不识警告,三天两头去学校找你麻烦,就是没拿我的话当回事,不给他教训,他学不乖。”

        何小燃心思一动,“你不怕你二叔报复你?”

        “他配吗?”周沉渊勾勒下唇角,分明没把周子析放在眼里。

        周子析就是好命生在周家,还长了一个辈分,要不然,有几个也被收拾了。

        “其实,没必要骗太爷爷,你被下了药跟我被下了药,还不是一样?”

        结果,周沉渊头也没抬的说:“如果我是受害者,你会是怀疑对象。而你是受害者,他们绝对不会怀疑我。只要不是我下了药,那就可以是除了你之外的任何人,包括周子析。”

        何小燃一怔,她诧异地看着周沉渊。

        她从来没想过,原来他当时说她是受害者背后的用意,是考虑到了细枝末节。

        周沉渊见她盯着自己看,瞬间有些不好意思,“你适可而止!一直盯着我像什么样子?让人看到,还以为你没见过男人。”

        何小燃瞌睡眼问:“你是为了保护小白莲吧?”

        周沉渊说:“我领花家曾经照顾的情分,但这不是你拈酸吃醋的理由和借口。你别什么事都扯上小语。”

        何小燃震惊:“那你是到今天都不信你家小语干过坏事?”

        周沉渊看她一眼,“你在妒忌?”

        “我在判断你是真蠢还是假蠢。”

        周沉渊气死:“今天帮你的人是谁?”

        “这不会影响我对你智商的判断。”

        周沉渊“啪”一声放下筷子,指着她的鼻子说:“是你!就是你!你别想往别人头上赖!”

        何小燃:“……”

        “以后注意点你的身份,检点些,别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块!”周沉渊“叭叭叭”一通喷,连带着秦山都被刮带到了,“你要找也找些有真本事的,做戏做全套,假惺惺的吓唬谁?就凭你找得那些下三滥的人,还想打断我的腿?用点脑子吧!”

        何小燃敏感地抬头:“所以巷子里那些动真刀实枪的人,是你找的人?”

        周沉渊又是一通“叭叭”:“你觉得我是活得嫌命长,找个狙击手朝我脑袋开枪?”

        “所以除了那个狙击手,其他几个程咬金是你找得人?”

        周沉渊“呼”一下站了起来,手指一下一下点在何小燃的脑门上,越来越使劲,“记着,这世上任何事,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你要想安安稳稳过日子,你就给我闭紧嘴!”

        何小燃突然抓住他点着自己脑门的手,一脸真诚地说:“老公,咱们俩现在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你要是不好了,我还能好吗?保护你就是保护我自己!”

        周沉渊迅速涨红了脸,恼羞成怒道:“还不快点松开?你打算摸到什么时候?”

        何小燃松开手后继续表忠心:“你知道你今天多帅吗?一箭多雕啊!我再也不用担心每天放学后被人追着打了!”

        周沉渊微抬着下巴,拿眼角睨她:“我就今天帅?”

        “不,你天天帅!”何小燃朝他晃大拇指的同时,还塞了块红烧肉进嘴里。

        周沉沉爬到桌子腿底下,周沉渊看了一眼,拿脚推开,“你给周沉沉改个姓。”

        何小燃抬头:“为什么?”

        “我凭什么要跟乌龟一个姓?让它跟你姓。”周沉渊拉着脸。

        “那不行。我养沉沉三年,都没让它跟我姓,知道为什么吗?”

        周沉渊问:“为什么?”

        “因为我这姓不是我本姓,养母的,我不喜欢。后来听说我要嫁的人姓周,我就琢磨着,让沉沉姓周也挺好。跟你姓,拿周沉沉当儿子养,多好!”何小燃不好意思地看他一眼:“我就是没想过你叫周沉渊,名字往一块一摆,啧,儿子变小叔了。”

        周沉渊:“……”

        有点生气,又有点高兴是怎么回事?

        吃完午饭,等何小燃抱着周沉沉走了。

        其他人从屋里出来,“阿渊,少夫人走了?”

        周沉渊放下筷子,优雅地擦擦嘴,“回头让人查查少夫人,她一个被收养的孤儿,哪怕天赋异禀,也没道理在林家那样的环境,还有机会学到那么高超的拳术。”

        晋极一愣,“拳术?”

        “对,她拳术有套路,没经过系统学习的人,打不出来。”周沉渊站起来,“别让太爷爷那边的人觉察到,以免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