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43章找不着何苗了

第43章找不着何苗了

        何小燃带周沉沉回家。

        她掏出手机,盯着晏少庄的手机号看了好一会,琢磨着他现在是知道了还是不知道,她是告诉他还是不告诉他?

        心情有点烦躁。

        最后何小燃给晏少庄发了个短信:学长,周子析的事,你知道了吗?

        晏少庄没有回复。

        何小燃换了运动服,戴上耳机,抱着周沉沉去运动间运动,饭后消消食。

        周沉沉在家里最主要的作用就是她做运动的时候,陪着旁边,要不然她一个人会特别无聊。

        运动间空间很大,甚至比主卧还要大,里面器械齐全,但是何小燃常有的只有那么几样。

        激昂的音乐从耳机里传来,何小燃保持着均速,持续输入。

        耳机突然被有电话自动接通,何小燃按停跑步机:“喂?”

        “小燃。”晏少庄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我给你回了消息,我猜你可能没看到。”

        “学长?”何小燃拧眉:“你还好吗?”

        “还好。”晏少庄语气深沉:“周子析的消息我刚刚接到。”

        何小燃没说话,就连呼吸都压抑着,“对不起,我不知道会变成现在这样。我原本是想着,能把他引到外面来,也是好的,没想都……”

        晏少庄的呼吸就在耳畔,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且带着坚定的语气:“小燃,你不用道歉,不是你的错。听说,是阿渊出得手?”

        “嗯,他也是看周子析三天两头到学校找我麻烦,嫌烦了。也可能是想帮我一把……”何小燃说:“只是没想到,他直接把人弄走了。”

        晏少庄压了压英挺的眉,“或许,这也是周沉渊觉察到了什么,在帮周子析。”

        “应该不会,他不喜欢周子析……”何小燃说:“听他的意思,应该是周子析有点成得寸进尺,所以惹恼了他。”

        “你当初跟阿渊是因为被他下了药?”晏少庄突然问。

        何小燃一愣,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晏少庄的信息得到的好快啊!

        “学长,发生过的事,就不要再提了。”何小燃坐在地上,手指一下一下戳着周沉沉的壳。

        晏少庄听着她的话:“你是为了小雪吗?”

        何小燃垂着眼眸,语气淡淡地说:“不全是。为了她,也是为了我自己,以及我想要保护的人。学长,你不要担心,我一直都知道我在干什么。反倒是你,你跟周家人相处,一定受了很多委屈,我希望你不管做什么,都能达成所愿,都能心想事成。”

        晏少庄轻轻应了一声,“我也希望如此。”

        何小燃的手摁着周沉沉,不让它爬,她问:“你想要周子析死吗?”

        晏少庄那边沉默了良久之后,他才说:“我想要周子析死。但我不想你被牵连其中,一丁点儿都不行。这件事,只能我来做。”

        何小燃心里突然有些难受,“她一定很想你。”

        “她一定也很想你!”

        何小燃说:“我也好想她啊!”

        “我也是!”晏少庄说:“小燃,答应我,周子析的事你不会再插手,行吗?”

        何小燃咬了咬唇,“学长,为了那种人,牺牲自己不值得。”

        “所以我不会牺牲自己。”晏少庄说:“我们都知道不值得,否则,我也不会选择周之楚。”

        何小燃深呼吸一口气,郑重道:“学长,我答应你,不会插手周子析的任何事。前提是,你要好好的。”

        “好!”

        何小燃挂了电话,伸手把手机扔到脚边,抱起周沉沉,摸摸它的壳,对周沉沉说:“沉沉,我要是你就好了!”

        没有牵挂,没有烦恼,不用为了钱犯愁,当一只无忧无虑的乌龟。

        别说头上沾点绿,像周沉沉这样从头绿到尾也没关系啊。

        正抠着周沉沉的壳,冷不丁脚边的手机又响了,何小燃扫了一眼,伸手点了下接通,夹着周沉沉在膝盖中间,对电话说:“喂?老丁?”

        “菜鸟,菜鸟救命!帮帮我,求你了,救命啊!”

        电话刚一接通,就传来老丁杀猪般的嘶吼,正声嘶力竭地通过听筒传来。

        何小燃脸上神情未变,她语气平淡地问:“声不再高,说事就行。谁要你的命,第一紧要的是打110,而不是打给我。这点小孩子都知道常识,需要我教你?”

        “菜鸟,我求你了,我实在没办法了……”

        老丁的声音刚吼了一半,电话突然被人拿走,电话里一个似曾相闻的声音传来,“何小燃,别给脸不要脸,明天晚上的比赛,你不参加也得参加,否则……哼!”

        何小燃微微拧眉,“怎么着?你们现在还玩威胁这一套?”

        “何小燃,你以为你躲得隐蔽,我还找不着你?你学校、家庭住址,家里有几口人,我可是一清二楚。”赵启冷笑,“我们老板跟你客气,你还真当老板是给你脸?要不是你还有利用价值,你以为你算个什么货色?”

        何小燃嗤笑一声,“口齿挺伶俐嘛,你那口牙都补上了?”

        “贱人,你给老子等着!”赵启暴怒,猛地挂断电话。

        当初何小燃一拳下来,他一口牙掉了一半,不知道被同仁嘲笑过多少回,害他连续几天不敢开口说话。

        对赌拳赛就在明天晚上,对方指名要菜鸟杀手,如果何小燃不出场,那就意味着地下拳会不战而败。

        赵启愤怒之下,只能抓老丁过来逼他让何小燃出赛,结果何小燃根本不吃他这一套,听她说话语气,哪里像是在意老丁生死的人?

        地下拳的老板们都很清楚自己缩从事生意的性质,所以行事都很低调。

        虽然背后有靠山也有些权势,但他们主要目的还是赚钱,并不想闹事,以致下面一众爪牙根本不敢放肆。

        可事到如今,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赵启的能力一定会受到质疑。

        为了尽快定下赛事拳手,赵启觉得,不得不动用一些非常规手段了。

        何小燃看着被挂断的电话,不是不担心老丁,而是她要是被人两句话一唬,就妥协,那她以后什么事都不用干,光听别人指挥得了。

        再者,对何小燃来说,老丁就是吃这碗饭,他早该知道面对的都是些什么人。如果这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天真的以为事事顺心,那只能说他活该被人欺负。

        做这种行当,哪个背后没点靠山?要不然谁都能在他身上撒尿,哪个拳手要他这样的废物当经纪?

        何小燃身体素质很好,手术过了一个月,她的体能分明有所好转,当初被红king打过肚子,也在服了医生开得药后不疼了。

        难得身体复原,她每天花费在体能训练上的时间又恢复了以前的运动量。

        第二天早上十点半左右,何小燃正在上课,突然收到何时的短信:姐,我找不着何苗了!

        短短几个字,何小燃一眼就看出了何时的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