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在线阅读 - 第45章只能赢不能输啊

第45章只能赢不能输啊

        赵启话音刚落,废弃仓库破旧的大铁门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把一帮心怀鬼胎的人齐齐吓得一激灵。

        他们急忙回头,就看到何小燃手里拖着根一米长的钢筋站在门口。

        这帮人到底做贼心虚,一看到何小燃真的过来了,顿时心慌不已,一个两个往赵启身后躲。

        赵启还在极端紧张和恐惧之中,情急之下,他弯腰捡起地上的砖头碎石,咬牙道:“死一个也是死,死两个也是死,跟她拼了!”

        他这话让躲在他身后的人心里一惊。

        过失杀人和故意杀人是两码事!

        但是……

        不等他们细想,何小燃动了。

        她挥着半人长的钢筋一伸手甩了出去,一棍子甩在距离她最近的两三个人腿上,她人也跟着跃了过去。

        打人不打脸,她专打人这帮狗东西的腿,且下手极狠。

        人如疾风身如影,所过之处横七竖八倒了一地。

        仓库里唯二站着的人就是何小燃和赵启。

        赵启之所以敢把何小燃叫过来,就是因为仗着人多势众,七八个大老爷们,还怕她一个臭娘们?

        擂台上打得天花乱坠,实际上赵启嘴知道,女人拳赛,表演兴致居多,很多都是演练好的,拳场一帮哥们在一块经常讨论,谁不知道这些女拳手都是花架子,比一般女人好点,但是跟男人比,力气上就占了下风,更何况他们还是七八个人?

        赵启就是不信,他们七八个还收拾不了何小燃一个女人?

        没想到不过眨眼的功夫,这帮平时吹得人五人六的兄弟们腿都被打折了。

        原本在拳场的时候,何小燃那天晚上也动手了,确实比花拳绣腿好那么一点,但也就是好那么一点罢了。

        当时是在拳场,他们怕闹大了老板知道,才让何小燃占了先机。

        没想到这次跟上次比,何小燃下手更狠。

        上次是有顾忌,这次呢?

        赵启一下怕了,何小燃面无表情站在他面前,赵启紧张地后退:“贱人,我告诉你,我身后可是拳场,拳场身后的人不会放过你,我警告你,别给脸不要脸,你今天晚上不乖乖去打拳,拳场损失可都会算在你头上,你……”

        何小燃没等他把话说完,突然飞身一个漂亮的甩腿,一脚把赵启蹬到了十米开外。

        不等赵启爬起来,她已经几步追过去,对着他的膝盖,一脚踩下,“咔嚓”一声,赵启的惨叫声惊天动地。

        另一帮人的哼哼声瞬间消音,惊恐地看着赵启在地上翻滚。

        赵启断得是腿,而那帮爪牙是腿骨错位,不一样的伤。

        这也是为什么赵启惨叫成那样,其他人只是原地哼哼,不动不疼。

        大头盔躺在地上了无生息,何小燃伸手直接把大头盔抱起来,抱到外面空无一人的阴凉地,放下,伸手抱住大头盔,使劲一拔。

        何苗一张脸涨红的通红,奄奄一息。

        “何苗?苗苗?醒醒?周围没人,只有姐姐一个人,快点醒过来!”何小燃拍打她的脸。

        不过几十秒过后,何苗哼唧了一声,动了动长长的白色睫毛,睁开眼,“姐,我刚刚做噩梦了,好多人围着我跳舞……呜呜呜……”

        何小燃口袋掏出一小片水,喂给她喝,“人家跟你说什么了?你连何时都不管,自己就跟他们来了?”

        “他们说你出车祸了,快死了,让我去见最后一面。”

        何小燃气死了,“这种离谱的话你也醒?”

        “车祸是天灾,谁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

        “你还有理了?最起码跟何时说一声,你不知道她找了你多久?脑子跟你的胆一起离家出走了?”

        “呜呜呜……”

        何苗爬坐起来,揉着眼睛哭。

        姐姐又骂她!

        “还有脸哭?小心我扔你去火车站!”何小燃站起来,把头盔重新给她戴上,指着一辆倒在地上的自行车说:“推着车,在门口等我。”

        何小燃说着重新进了仓库。

        仓库里的人以为她已经走了,正想办法自救呢,结果何小燃又重新折了回来。

        仓库内一时之间噤若寒蝉。

        何小燃走进去,在赵启跟前蹲下,她淡淡道:“当初你们老板可是说了,拳场只想赚钱,不是黑涩会,不搞那一套,现在拳场绑架我妹妹,坏你们自己的规矩,触碰我的底线。这事没那么容易玩。”

        赵启疼得满头是汗,全身都在打颤,这时候他知道怕了。

        当然,他不是怕何小燃,他是怕拳场。

        “何小姐,我错了,我道歉……这是我们哥、哥几个的主意,跟拳场没关系,是我们擅自做主……”

        何小燃看着他的表情,笑了起来,“现在说跟拳场没关系?”

        她拿起手机调出短信给赵启看,“你发得短信可不是这么说的,你的短信上可是说了,我跟你作对,就是在跟拳场作对。现在认怂,晚了!”

        赵启张了张嘴:“今天晚上的拳赛,如果你不参加,这笔损失还是得算你头上,你……”

        她看赵启一眼,伸手往他衣服里摸,摸到折起来的纸,拿出来,展开一看。

        晚上参赛选手戈恩拳场签得对赌协议,她看完,拿纸拍拍赵启的脸,“拳场想赢?我要是输了拳场要输几千万?”

        赵启忍着剧痛,“你只能赢不能输……”

        何小燃冷笑一声,从赵启衣服口袋里拿出笔,在对赌协议上唰唰签上名字,“只能赢不能输?难道你不知道,胜败乃兵家常事?这世上可没有不败的传说啊!”

        赵启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何小燃,你要是敢故意输,你就完了,你就是故意跟拳场作对,你……”

        何小燃脸上的笑容更大了,“这可不是你说了算啊!”

        站起来扔下笔走人,临走丢下一句:“这事没完!”

        走到外面,何苗还在等着她,何小燃抬眼一看,那帮人的面包车还停在空地上,她沉了沉脸,呸呸两下,挽起袖子,走过去,推车。

        何苗赶紧跑过去充当啦啦队,在边上干使劲:“姐姐加油!”

        何小燃一鼓作气,嘿咻一声把车推进了前头早起干涸的臭水沟,车头一下扎进去,露大半个车屁股在外头。

        何小燃骑到车上,何苗坐到后座上,抱着何小燃的腰,沿着废弃的小路,一路骑到大路上。

        “姐,里面是什么人啊?”何苗问。

        “好日子不过,非要找死的人。”何小燃回答。

        “他们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是你傻,非要跟着人家来。”

        “呜呜呜……”

        “有本事哭,你有本事别被人骗啊!”

        “呜……”

        何小燃骑着自行车,蹬得飞快,很快从路边停着几辆车边驶过去。

        南召急忙掏出手机:“少爷,刚刚何小燃带着一个奇怪的东西骑车回去了!”